2007-09-15

Einige Stimmen - [音樂]

Tag:

      最近几年范晓萱的音乐越做越好,她在音乐上的转变就跟舒淇在电影上的转变一样。当年听《雪人》或者《健康歌》时无法想象她能做出这样的音乐。这次和范晓萱合作的100%乐团成员来自四支不同乐队,乐龄都在10年以上,技术上没话说。正如专辑的名字《突破》, 30岁的小魔女活力依旧,继续自己在音乐上的“突破”。喜欢《恋爱地图》里的范晓萱,喜欢现在越来越indie的范晓萱。

      升哥这次的动作快了点,这么快就有了新专辑。以前就说过,做音乐到升哥这个程度,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自己玩得开心就好。估计是岁数大了,《丽江的春天》似乎延续了上张专辑里那种怀旧的调调,也继续出现诸如“那些和青春记忆有关的美”这样的歌。《叭嗡嗡》很有意思,如果去掉他的声音,会不会被当作后摇?打电话给我们的好朋友,让他们也听见陈升在唱。

    一直觉得小张的歌词写得没有曲子好,尤其是写起情歌。这张新专辑旋律太棒了,痞子一旦抒起情来,听上去也会腻死人,后果也是非常可怕的。必须承认,痞子真诚地唱起情歌,一样把姑娘们迷醉了。

 

 

    去年黄建为很风光,所以拿了今年金曲奖的最佳新人奖。《夏树的期待》是一张EP,估计是去年的表现让公司觉得满意,出一张EP作为续续温。变化不大,一把吉他搞定。

 

 

    如题所言——所有你想要的。麦田守望者一直都是这么流行,这么好听。只要你想要的,他们都会提供。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喜欢他们第一张的人多,还是喜欢第三张的人多呢?


 

    人长得帅没办法。如果乐队曾经取得了成功,那么散伙后主唱肯定不甘寂寞,就像汪峰同志。这张专辑谈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总归是彭坦近几年在音乐上的一个总结。但袁总似乎格外看重这张专辑,赞美连连啊。


    说实话,这张专辑出不出都行。除了一首歌,其余都是器乐演奏。当然,你也可以把这理解为后摇化的冷酷仙境。可以算是民乐后摇吗?好像后摇很流行了吗?

 

 

    这个乐队有点意思。听他们的时候我想起了青岛的黄梁公主。用音乐讲童话,用上最时髦的音色,再加点小噱头,肯定赚足眼球。

 

 

    张悬这样的艺人注定要走红的。在新专辑里,张悬带“电”了。这可能也是在商业上的考虑,所以注定产生这样的局面:有人喜欢得要死,有人怀念《My life will…》。但客观地说,《亲爱的……我还不知道》还是一张相当耐听的专辑。听听模样吧。

 

 

    “陈绮贞”现在就是成功的标签。只要你以前喜欢她,那么自然不会错过现在的她。不管这样是不是盲目。“花的姿态”总要有人停下来细细品味才能欣赏出美。

 

 

    《刺青》真是太难看了,看见杨丞琳那张脸就没好感,更糟糕的是《伊莎贝拉》里好看的梁洛施也不见了。但好在还有这张电影原声。黄建勋依然表现出他惊人的创造力,制造一些甜美流畅的旋律化后摇曲目。

 

 

    总有那么一些令人惊喜的声音。六年前的气球,今天的许愿盒。听听专辑里杂七杂八的风格就知道,许哲佩不是那种喜欢被贴上一张标签的歌手。嗓音的进步是很明显了,也许摆脱了六年前的青涩,现在许哲佩要展现的就是一股子站在高处俯瞰的大气与从容。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