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4

有意与无意之间——Slint20年 - [音樂]

Tag:

   

 

    1928年的一天,刚刚结束两星期休假的弗莱明顺道走进实验室。休假前,他曾把一些培养菌放在盘子中生长。此时他发现盘子中一种培养菌杀死了它周围的细菌。这一偶发现象引起了他的兴趣,他没有想到自己无意识的举动竟意外地导致了青霉素的发现。

    这个世界似乎从来都不缺少类似的惊喜,一个看似无意的举动很有可能带来意外的收获。把时间往回倒20年——1987年,来自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的四个年轻人组建了一支乐队SlintSlint是当时不计其数的地下乐队中的一支。在音乐上,他们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充其量只是有个模糊的想法,想玩出和别人不同的东西。至于开宗立派,他们想都没想过。在出版两张专辑《Tweez(1989) 和《Spiderland(1991)以及一张同名EP 后便宣告解散了。Slint可能是一支不太走运的乐队,确切地说它生不逢时。当91年《Spiderland》出来的时候,全美国都在grunge,正被Nirvana蛊惑的五迷三道,很少有人注意到一张似乎是从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专辑。

    但事情并没有随着Slint的解散而结束。事实上,很多事情正是他们解散之后才慢慢展开。在随后的几年中,随着Post-Rock的兴起,Slint的名字开始不断地被人提起。在众多追寻Post-Rock溯源的文章中,源头都毫无例外地指向Slint。几乎从一夜之间,Slint由弃子成了宠儿,被公认行塑了日后的Post-Rock 。在诸多后来的大牌Mogwai、Explosions in the Sky甚至是Mono都很容易找到Slint的影子。

      Slint的成功是意料之外的,至少在乐队还完整的时候成员中没有人想到他们竟将改变摇滚乐的发展。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需要些勇气的。Slint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们的音乐在当时无法用被简单地归结到任何一种已有的类型中。今天重回头听《Spiderland》似乎已很难感觉当年它那种石破惊天的魅力。但必须承认在“Post-Rock”、“Indie”这些词还没被发明出来之前,Slint怪异的编曲、厚重音墙的堆砌、带有侵略性复杂扭曲的吉他音色确实给许多后继乐队无限的启发。

      Slint解散后,原成员中只有吉他手David Pajo在解散之后继续着自己的音乐事业。他因此成为Slint中个人成就最大的一位。离开Slint后,David Pajo先在Tortoise呆了3年,后又加入过Billy Corgan的新乐队Zwan。此外,他还同The for CarnationKing KongRoyal TruxPalaceBonnie Prince BillyStereolab等乐队合作过,是名副其实的大忙人。

    活跃归活跃,David Pajo虽然名声在外,但本人却十分内敛。2003年以前,他甚至从来没有以自己的本名发表过任何音乐作品。从1995开始,David Pajo以众多化名发表作品。最初是M Is The Thirteenth Letter,随后又改名为Aerial M。而Papa M的名气可能是最大的。David PajoPapa M的名义陆续发表了一些类似乡村民谣的作品,这和他早期的大量纯器乐作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01年《Whatever,Mortal》是我最喜欢的一张。开场曲《Over Jordan》有着让人心碎的声音,这几乎是最好的思乡歌曲。2003年,David Pajo以自己的本名发表的《Pajo》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张专辑继续在David Pajo的老东家Drag City发行,但在风格上又有了新的变化。在这张专辑的制作上,David Pajo用了一些软件。整张专辑听上去充满了粗糙与随意,像极了早年的Smog。典型的 Lo-Fi美学在David Pajo的手里又得到了新的传扬。

      2005年,久违的Slint出现在英国All Tomorrows Parties音乐节上,这让人们对他们的重组展开了丰富的联想。但这也仅仅是人们的想象而已。Slint真正的复合还是显得遥遥无期。乐队原成员对重组的热情似乎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随着时间的推移,乐队成员渐渐有了各自的事业。无论是养家糊口还是继续做音乐,想法已和当年有很大的不同。未来总是充满了未知,做一次准确的计划未必是有效的。20年里,Post-Rock音乐自身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不要当年那支半玩票的Slint了。

    也许是歪打正着,又或许仅仅是昙花一现。但不管怎样,Slint对摇滚乐开创性的工作在20年后的今天仍被世界各地的后继者们传承着。在这过程中,还会有像Slint般在无意间改变了摇滚乐面貌的巧合吗?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