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4

7.22演出后记 - [音樂]

Tag:

    按循兰州历次之旧例,演出恐难依时而行。加之此前天忽降大雨,吾从家中赶来,沿途水积颇深,车缓不能速行。及到场时,已近晚七点。正值无动机五人于台,乃知前已去二队。悔之已晚。遂执机而影。

    自无动机后,各队依次登台。计有:残骸、汉密士、绿皮鞋、Leeson One、蝴蝶效应、降咒等队。本是低苦艾压轴,怎奈主办方以限电为由,只允降咒演闭。

    吾观此次演出,各有定论,好坏自不妄言。吾喜只其一点,兰州乐队终走出窠臼之路。幸甚!虽仍有依葫芦画瓢之虞,但就其总体而言,风格已趋多元化。各队皆以各自喜好为组队风格之所选,而不似前年,盲目追风之弊甚重。以当晚论之,各队以极端金属、punk、电器、后摇等等操之。不论其表现好坏,基本反映兰州当下乐队生存之现状。

    当晚无动机和蝴蝶效应吾观之甚喜。缘何?只因无动机成军于上世纪,乃当晚诸队中元老级乐队。台风稳而不燥,火候正好。实乃老尔弥坚,愈久愈香。蝴蝶效应为一新队,有成员二人来自低苦艾。蝴蝶效应是为此次演出中最大惊喜。兰州摇滚横亘西部多年,所出乐队前赴后继,连延不绝。亦有野孩子、低苦艾等叫响于中原,但却缺一禀性迥异它者,而自承国外颓靡气质的后摇乐队。此蝴蝶效应一出,正当其时。况吾深爱后摇,心偏爱之,今兰州有此乐队,焉有举而不赞之理?容吾赘言。

    当晚蝴蝶效应只三曲。头曲甚好,几近完美。缓缓而来,徐徐而终。颇得后摇之精髓。吾在台下,心中甚喜。而二曲、三曲,诚言之,由低转高之时,过渡稍显焦躁,有突兀之嫌。MogwaiGodspeed Your Black EmperorMono等队,皆营造旋转跳跃之能者。吾度蝴蝶效应必曾效之。若在此基础之上再加以领悟发挥,假以时日,大器成矣。

    此次演出,乃置于七里河陆军总院俱乐部中。演罢间隙,吾观左右,列位看官年大多岁值弱冠,青春年少,激情洋溢。遥想当年,吾初涉摇滚,岁之相仿。所观第一场演出亦在俱乐部之中。当晚执票而入,但见场内黑暗,着奇装异服者,实乃吾平生所见之和。当时心中窃想,这场面极似古惑仔电影中,各堂口话事人聚其众而会于堂。时光荏苒,今复见此景,已见怪不怪。甚趣。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