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8

一个夏天的下午 - [獨語]

Tag:

一点四十

我和母亲从26号街区出来

在小区门口

上了一辆昌河面包车

几十分种后

一个中年胖女人

在我的左手血管上戳进一根针头

我看着那些透明的液体

顺着塑料管流进我的身体

然后我腾出右手从包里找到保罗·奥斯特

他关于纽约的故事

最近正让我着迷

其间我用了两次电话

一次是我打给刘堃

一次是刘堃打给我

 

下午阳光很好

但却刮着凉风

我和母亲在先锋西路等76路公共汽车

可等了很久也没等来

于是我们决定还是步行回去

在街区什字的烧鸡店

母亲买了四个鸡翅和一斤鸡爪

它们冒着香气

很容易刺激饥饿的胃

一个人向我们打招呼

我记不得他是谁

母亲说那是她当年的同事

由于喝酒已是喝得神志不清

见人就问“你下班了?”

在工商银行门口

又碰到我的中学同学

他骑着摩托车

后面载在他的妻子

十年前我们还在一起打闹

在他家偷看录像带上的黄色电影

并不时想象班上漂亮的女生

脱光衣服究竟是什么样

看着摩托车呼啸着离开

我在想他现在关了灯的夜晚

是否找到了他当年期望的那种手感

 

打牛奶的时间还没到

我想陪着母亲

以免让她一个人站在那里等那些

从城关营送来的牛奶

我靠着墙站着

周围站满了岁数是我两倍以上的老人

他们用兰州话交谈

柴米油盐家长里短

尽管他们并不相互熟识

这让我感到亲切

也让我感到愉悦

生活的智慧往往就包含在这样的聊天中

若干年后我是不是也能像他们一样

戴着凉帽和石头墨镜

站着这里打牛奶

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奶车还是不来

我想去周围溜达一下

我看见布告栏里贴着文章

便过去看看

那是一则招聘信息几则生活常识

我的身后同样是一群老人

男女搭配

四人或六人

麻将或者扑克

我突然想起李志的歌

“我的奶奶是一朵花儿

我的爷爷就上了她……”

 

在回家的路上

我看见那么多新鲜的水果

还有老师傅的陇西腊肉

台球案边总是站满了放学的中学生

那条黄狗也总是爬在路边安静地睡觉

我抬头看看天

今天早上的雨

让这会儿的它

显得那么蓝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