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31

余建民 - [獨語]

Tag:
七年前
你和你的南方口音
一起下了火车
在这个城市灰色的天空下
学着喝下第一口“黄河”
然后开始和兰州人做兄弟
不知不觉
小西湖和西关什字
你走过很多遍
你像个真正的兰州人一样
出没在这里的每个清晨、午后和黄昏
想一想那些日子
我们曾一起高谈阔论
用年轻抵抗我们始终抵抗不了的东西
你说你不会伤心
却大醉在2004年的夏天
现在你要走了
其实你早就心中有数
你知道的
无论喝掉多少啤酒 吃掉多少羊肉
你终究要离开这里 回潮湿的南方
如果有一天你再回兰州
西装革履或是土布青衣
都不要紧
我们不喝酒了
只站在黄河边
看一眼铁桥
扳指头算一算
我们浪费了多少时间
兄弟
其实我们早该知道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我们的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