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23

6月23日 星期三 晴 - [雜感]

Tag:
    今天一大早就赶回家了。学校的兄弟姐妹们还是纸醉金迷吧。这几天相信大家都要吃出奇多的饭,恨不得把四年的饭都放在一块吃。今天晚上我也要在西固坐东,宴请通信(2)各位真爷们儿,纯爷们儿。还是咱自己宿舍的哥们儿给面子,早早来到我家,算是到我家里小休了一下。本想让大家都来我家坐坐,四年都没机会来,这一次应该算是最后一个机会了吧。还是很遗憾,还是有这么多的同学没来。真不知道你们下一次再回兰州是什么时候了。苏雷告诉我,这是我第一次来西固,估计也是最后一次来了。一句话,说的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到了吃饭的点,在76路车站接上了刘�S和高人,就直接向饭馆杀去。一去饭馆才发现原来兄弟们都到齐了,只遗憾那天坛子和常安没来。那天晚上大家吃得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我看大家玩得是蛮开心。尤其是照相的时候,真的很高兴。在这里真的看不出这是一群分离在即的人,也许大家都强忍着泪水和悲伤,留在最后的时刻爆发。整个饭馆都是我们吵闹的声音和大家的彩色衣服。
    吃完了饭,又在楼下的花园照了几张相,一个叔叔帮我照的。多年后大家还会记得他胖胖的面孔吗?哈车子来了。我对司机叔叔说,开得慢一点,从滨河路走。因为我知道,也许这次之后很多人就再也没有机会走这条兰州最长的马路了。一路上大家唱歌、聊天,还是显得很开心。回到学校之后,我和袁琨最后一次去打PS2。还是踢球,我输了。回到各自的宿舍,人手一本同学录就开始流水线作业了。整晚,校友录在不同笔迹的人手中穿梭,所以发生王冰昕给王钧写了两遍,于芳又给王冰昕写了两遍的事情真是一点都不希奇。这些今天看来平淡的字也许在若干年后值得我们留很多眼泪去回味……
    那个晚上,也许是大学毕业前所有人完成的最后一份“作业”了!


评论

  • 呃,那时候大学真有气氛啊
    现在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年代
     回复 路人 说:
    是么?
    (2009-04-13 16:52:58)
    路人|发表于 2009-04-12 23:29:56  [回复]
  • 不用很多年,现在再看的时候别说你了,我都有点辛酸,虽然我跟这些人都不认识。(古月大官人)<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唉,最痛就是分手时~~</font>
    访客343909|发表于 2006-05-09 09:59:36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