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14

给让·保罗·萨特 - [獨語]

Tag:
我不知道该称呼你什么
导师 或者一位领袖
要不 只是我的哲学老师
在风暴的现场 在革命的浪尖
你带着从容的微笑
让年轻人把主义装上刺刀
最后的一击 虽然无力撼动这世界的歌剧
却把天空戳出一个大洞
播下人道的种子
在人间生根发芽 结出果实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
坦途不是因你而铺就
在存在与虚无编织的幻梦中
你带领我们
飞蛾扑火般地对抗整个世界
现代文明的悲剧
让人丧失了自由思考和选择的权利
所有这一切
在你这里得到重新的定义
当火已经开始燃烧
就没有什么能将它轻易熄灭
那安之若泰的中产阶级酣梦
在这神圣的大火里被付之一炬
二十世纪的法兰西
注定是命运多舛的时代
如今 思想的光芒重新升起
即使在罪恶与失败中依然保持无比的真诚
看吧 就在明天
清晨的曙光将再一次把艾菲尔铁塔照亮


评论

  • 飞老师不出诗集吗?呵呵。&nbsp;中产阶级的酣梦本身没有错,但是如果建立在金字塔的中端,媚上鄙下,那就值得唾弃了。(古月大官人)<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岂敢岂敢。</p><p>&nbsp;人贵有自知之明啊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wink.gif’,’_blank’);"></font>
    访客980045|发表于 2006-05-24 09:12:12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