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21

南京首日 - [旅行]

Tag:
    早晨七点从饭店出发,晚上七点返回。整整十二个小时,马不停蹄。也许是最近一段时间没有走过这么多路,累啊!
    今天南京的天气不错,晴天但不是很热。这个季节对南京这样的南方城市而言,真正是“乱穿衣”的时候。所以,我在街上既看到了衣着光鲜的摩登女郎,也看到了穿着皮衣的男士。仿佛这里分明是冬天和夏天两个不同的季节。
    今天的安排主要是游览中山陵。在南京,中山陵是所有景点中名气最大的,因为这里是南京最具代表的游览胜地,是南京的必游之地。它坐落在南京市东郊钟山东峰小茅山的南麓,西邻明孝陵,东毗灵谷寺,傍山而筑,由南往北沿中轴线逐渐升高,整个建筑群依山势而层层上升,气势宏伟。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遵照他生前安葬在钟山的遗愿,灵柩暂停放在北京香山碧云寺内, 并决定在南京钟山修建他的陵墓。自1926年春动工,至1929年夏建成 。它坐北朝南,面积共8万余平方米,其中祭堂为仿宫殿式的建筑,建有三道拱门,门楣上刻有“民族,民权,民生”横额。祭堂内放置孙中山先生大理石坐像,壁上刻有孙中山先生手书《建国大纲》全文。中山陵。主要建筑有:牌坊、墓道、陵门、碑亭、祭堂和墓室等。从空中往下看,中山陵像一座平卧在绿绒毯上的“自由钟”。山下中山先生铜像是钟的尖顶,半月形广场是钟顶圆弧,而陵墓顶端墓室的半球形的穹隆顶,就像一颗溜圆的钟摆锤,广场南端的鼎台(现改为中山先生的立像)为大钟的钟纽,“鼎”在古代是权力的象征,因此整个大钟乃含“唤起民众,以建民国”之意。孙中山的立像英姿勃勃,摆动的手势好像正在发表关系国家命运的演说。中山路是原来的迎柩大道,是孙中山先生灵柩南下时走过的路,也是南京第一条柏油马路,1926年动工,1929年完成。当时,孙中山先生的葬事筹备处广泛征集陵墓设计方案。结果,建筑师吕彦直设计的“自由钟”式图案荣获首奖。吕彦直还被聘请为陵墓总建筑师。这组建筑,在型体组合,色彩运用,材料表现和细部处理上,都取得很好的效果,色调和谐,从而更增强了庄严的气氛。
    蒋介石对孙中山先生一直都是敬重的,尽管他后来的行为违背了孙中山先生生前的愿望。所以他对孙中山先生的真可谓是“厚葬”。纵观孙中山先生的一生,他从一个医生到后来的中华民国大总统,中间历经数是年风雨变换。最终,中国的封建王朝在他和他的伙伴手下终结了。就这一点而言,全中国的人都应该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终结中国封建专制的统治,也许还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孙中山先生长眠在此已经快八十年了,现在的中国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内忧外患的中国了,而统治中国大陆的也不是“三民主义”了。不知孙中山先生泉下有知,能否预想到这世间的沧桑变化?他当初雄心勃勃寄予厚望的“三民主义”只能在远离大陆的孤岛上继续实践了。出中山陵向西不远就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和皇后马氏的合葬陵墓明孝陵。它从洪武十四年(1381年)正式动工,至永乐三年(1405年)建成,历时25年。先后调用军工10万,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规模巨大。当时从朝阳门(今中山门)至孝陵卫到到陵墓西、北所筑的皇墙有45华里长,护陵驻军有5千多人。那时候陵园内亭阁相接;享殿中烟雾缭绕,松涛林海,养长生鹿千头。鹿鸣其间,气势非凡。因屡遭兵火,现仅存神烈山碑,下马牌坊,大金门,四方城及神功对德碑,神道石兽狮,獬豸,骆驼象,麒麟,马等六种24只,神道石柱二,文臣武将各四。
    明陵墓的神道从四方城开始。四方城是一座碑亭,位于卫桥与中山陵之间,是明成祖朱棣为其父朱元璋建的“大明孝陵神圣功德碑”。其顶部已毁,仅存方形四壁,内有立于龟趺座上的石碑一块,碑高8.78米。碑文由朱棣亲撰,计2746字,详述明太祖的功德。碑座、碑额雕琢瑰丽。神道由此向西经外金水桥(今红桥),绕过梅花山再折向北,长约1800米。其中段为石象路,这段路上相向排列着12对石兽,分别是狮、骆驼、象和马等6 种,每种两对,姿态是一对伏,一对立。后面是一对高大的华表,上雕云龙,气势不凡。折向北面的神道上分别列着4对身着盔甲或蟒袍的文臣武将,可惜有些已经损坏。石人石兽的体型都很巨大,是明代石刻的艺术珍品。明孝陵的朱红大门坐北朝南,正对梅花山,门额上书“明孝陵”三字。门外东侧立有一个石刻告示,系清宣统年间两江洋务总局道台、江宁知府以六国文字刻着“治隆唐宋”四个金字,是清康熙帝第三次南巡时亲笔题书。碑亭后原建有两御亭,西边叫宰牲亭,东边的称具服殿,今均已毁坏,仅存一些石柱和石井栏等。在原享殿的位置上尚可见到64个石柱的基础,由此可以想象当年享殿的规模是很大的。现在享殿为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复建,比原来的要小得多,内供奉朱元璋画像。享殿后是一片纵深100 余米、宽数十米的空地,是当年露天祭祀的场所,中间有甬道,两边林木茂盛。甬道尽头有石桥,称大石桥,又称升仙桥,意思是过了此桥即为“仙界”。桥北是一座宽75米、高16米、进深31米的城堡式建筑,称方城。方城以大条石砌成,正中开拱门式斜隧道,有台阶可步入,计54级。出隧道东西各有石级可登城顶。城顶原建有宫殿式建筑明楼,明楼顶部及木质结构已毁,现仅存四面砖墙,南面有拱门3 个,另三面各有拱门一道。在方城顶上极目远眺,东面有中山陵,南面是梅花山,西面有中山植物园,北面是“宝顶”,四周树木葱茏,松涛阵阵,不禁令游人发思古之幽情。宝顶是一个直径约400 米的圆形大土丘,即朱元璋和马皇后合葬的地宫,它的四周有条石砌成的石壁,其南边石壁上刻有“此山明太祖之墓”七个大字。由于保存完整,明孝陵已经在2003年被评为“世界遗产”。



    看着朱元璋的陵墓,我又想到另一个开国国君――刘邦。按现在的人话说,他们二人都是“平民皇帝”,刘邦在没当皇帝之前甚至还是个二流子。他们坐皇帝的经历揭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没有什么是改变不了的。当一种政权腐朽到了一定的程度,专制和暴政已经维持不了它的存在的时候,就必然出现一种势力去推翻它。即所谓“时势造英雄”。这样的政权迟早都是要倒的,朱元璋们的出现只是又给它的倒掉加了一把劲,加快了它倒掉的速度。换言之,即使没有朱元璋,也会有马元璋牛元璋出来推翻它。所以,那些当权的人要当心了,要知道你们的位置就算是铁打的,该灭亡的时候也会有足够高的温度将它熔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