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09

[转]Ninja Tune(忍者之声) - [音樂]

Tag:
(一)Ninja Tune
      
      在英国林立的跳舞唱片品牌中,Ninja Tune唱片公司绝对是行业中的泰斗,一个成功的异类。从成立至今,它不但是英伦跳舞音乐圈的中流砥柱,多年来Ninja还对街头文化和俱乐部潮流的普及与繁荣推波助澜,功不可没。凭借高科技的帮助,Ninja建立起一种独特的公司形象:黑胶唱片、忍者形象、高达模型、电脑科技、幽默风趣和风格多样的跳舞音乐。
      Ninja出版的作品中也透露着平等、和平与爱的新新人类宣言。《Timber》里包含的砍伐树木声、电锯声与哀鸣般的土人咏唱暗喻着人类的环保问题。更有意思的是Jonathan和Matt二人玩票一样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参加了英国的大选,并发行单曲唱片对丑陋的政治游戏冷嘲热讽。


(二) 
     
      Ninja Tune这家Hip-Hop厂牌的名字来自日本的忍者,而这家厂牌的Logo也是忍者,不过是一只忍者猴子,老板就是Coldcut。 
      介绍的是一张Ninja Tune为庆祝成立十年而出的三CD集,集合了Ninja Tune十年来的精华。 CD1,Big Dada有点急促的Beat加上Raptalk,有点觉得上气不接下气;Mr Scruff的机械Hip-hop节奏散落这些丰富音与空间的Bass;Ambient Dj出身的Mixmaster Morris化名的The Irresistible Force在其作品当中不忘显示Ambient功架,是一首挺Chill-Out的作品;Kid Koala的作品最令人惊讶,先是用了清朝宫廷御用音乐的采样,混入Hip hop的节奏当中,然后用上粤语对话片断,是在餐厅Waiter与客人之间的谈话,纯正的粤语!老板Coldcut在作品当中不玩点声音游戏就好像有点不正常了,果然他们的作品玩味十足;CD2比价Jazzy一点,也有点Chill-Out;CD3事一些由于某些原因未能正式出版或现场片断的收集,有刚才提到的Kid Koala在芝加哥的现场演出片断,采样方面用了一张钢琴三重奏爵士音乐;East Flatbush Project的作品交由Drum n bass好手Squarepusher混音,果然把Drum n bass和各种混音手法冶炼一炉,精彩,高超。 
      十年忍者,十年的精彩Hip hop,Ninja Tune已经成为能与另外一家Hip hop厂牌MoWax分庭抗礼的厂牌了。


(三)忍者的背叛

      “我们是忍者。一群精挑细选的叛教者、吉普赛人和new school勇士,经过训练,以艺术的科学为武器,与那名为浮华都市的野兽的毫无幽默感的力量作战。”Ninja Tune,忍者之声,是一个创建于1990年的英国独立厂牌,在时尚之前,他们很早就开始发行一些边缘风格的电子音乐,比如不太规矩的house、techno、hip-hop、funk、环境音乐、jungle,等等;在时尚之外,他们至今还是没有成为潮流的代言人,尽管这些音乐风格已经是相当主流,或者说连北京的IT精英都向往其酷――因为他们早就抛弃了风格化、潮流化的可能,始终坚持着为奇情异想的音乐家服务。
      用音乐的术语来说,这叫折衷主义,一个只有高手和真正的创新者才能够尝试的东西。在碎拍音乐,尤其是drum和bass兴起之前,他们就已经探索过了这种可能;acid jazz/酸爵士(或者,正确地,译做“迷幻爵士”)的重要乐队在成名之前,也以NW1为名在这里发行唱片;环境音乐的代表人物Mix Master Morris,也就是著名的e文化推动“不可抗拒的力量”,从一开始就是忍者之声老板的好朋友;公司创始人,那个名叫Coldcut(冷拼)的双人乐队早在1987年就发表了充满想象力和未来感的首支单曲……可是忍者之声一直在拒绝成为任何类型音乐的俘虏,当众称赞他们比Mo Wax(10年来最重要的电子乐厂牌,很多人认为他们是独立厂牌和地下跳舞运动的骄傲)更好的时候,哈哈,忍者竟然说:“滚一边去,好好检查一下你的脑子,我们才不会加入什么trip-hop、drum、bass或者1997年的big beat之类主流音乐呢,谁说我们是一家一本正经的唱片公司?嗯?”对,他们的出品无所不包,惟有折衷主义一词贯穿始终,说真的,当你听到那些无法归类,综合着复杂元素,但又决不晦涩高深的时代之声时,大概就接近答案了。
      1994年英国地下电子乐的翅膀刚刚长硬,忍者之声就分化为Ninja Tune和N Tone两个分支,后者明修栈道,发行新生电人的环境音乐和techno之类作品,前者则暗渡陈仓,跟爵士、funk、hip-hop悄悄地干上。后来,他们还专门为新人和临时组合开辟了Big Dada分支厂牌。
      列位看官,别相信我说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使用爵士、techno这样的名词,事实上,如果你听过他们的爵士,里面搀杂着飘逸的电子噪音、舞曲节拍、摇滚段落和采样拼贴,我想你会更倾向于判断为后摇滚;而hip-hop,用他们的话说是new school和老式new school,那跟你想象中的穿运动衫的嘴唇像过电一样活动的黑人没有什么关系,那是一些蕴涵着潜在律动的碎拍、环境、弦和hip-hop纯音乐的高智商杂种音乐……原谅我使用了以上名词,我知道,亲爱的编辑和读者,你们有点烦了,但这不是我的错,有时候好东西需要我们先付出学习的代价,而现在,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如果我送你一张Coldcut1997年出版的专辑“Let's Play!”,你们会怎样看待这套“赋予科技以精神,并赋予精神以科技”的CD和CD-rom?那些巨飞无比的音乐录像、疯狂肆意的音乐/视觉游戏,显然要比我所能描述的更有意思。如果,我再送你一张随后出版的“Let Re-play!”,那里面的软件正好可以制作上一张里面的音乐录像,你会发现,除了白痴,人人都可以尝试自己剪MTV耍啦。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科技和人性的,但是我知道忍者的科技是为心灵服务的,他们属于现实,属于此时此地的世界,并不妄言精神的高贵或艺术的孤独,却挺进到了想象力的边界。
      在忍者之声旗下,还有18岁就成为名DJ的Kid Koala、声誉鹊起的地下电人Amon Tobin、明星级的Animals On Wheels,以及集体合作的系列名牌DJ Food(给DJ的食品,而不是叫“食品”的DJ)这些都是真正了解和热爱电子乐的人所热衷收藏的出品。他们在背叛包括所谓前卫厂牌在内的主流,他们了解声音的秘密,他们幽默,他们是战士,是唱片工业缝隙中的无限空间。在2000年忍者之声10周年的时候,他们出版了3张一套的纪念合辑,半个月前我在火车上边看福柯边听之,边琢磨采样拼贴、折衷主义、后摇滚和后现代哲学局部斗以及碎片式结构的惊心动魄的一致性,多么美好,我摇晃着,眼前充满了生活的希望。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