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18

写给老于 - [雜感]

Tag:
    刚送走了老于。
    晚上在我家吃了我和他在兰州的最后一顿饭,很简单。但比起我们在学校吃得要好多了。我们曾经在11月的时候一顿饭只花一元钱!也许旁人是无法想象的。那段时间我们各自都很“穷”,每天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单调得不能用水来形容。最大的乐趣莫过晚上下了自习在宿舍聊天到深夜。直到他的鼾声雷鸣般响起。
    老于的大名叫于春阳。东北人。豪爽、热情,和我气味相投。因为他比我年长两岁,我喜欢叫他“老于”。他的生日是6月4日,我曾经开玩笑说他出生在一个革命的日子,注定了要有革命的一生。我们很合得来,经常探讨一些深奥的话题。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经过了考研这段特殊的艰苦时光后,我们的友情更加坚固。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们相互鼓励,相互帮助,为平淡的生活寻找乐趣。
    如今,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我们各自都有一个好的归宿了。这是我们最大的欣慰。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终于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数日后他就要踏上回家的火车了,而我却还在异乡的土地上停留。看来,不能去车站为他送行了。这样也好,免得都时都控制不住各自的感情。说好了,都是真爷们儿,不搞儿女情长,可每到这种时候,眼泪就再也不听控制了。今天的小别算是为他饯行吧。简简单单地,像我们以前的每顿饭。
    等我再次回到兰州的时候,老于应该已经到了东北老家。真怀念和他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以后,希望再碰到一个像他这样和我没事就聊中外历史、中共党史的人恐怕难了。答应在他走之前送他一部《康熙王朝》,看来我要食言了。从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开始看这部电视剧。直到我们就要分手的时候,他还在看。老于有他自己的爱好,他坚持他觉得应该坚持的。这就是老于。
    走好,老于。有缘还会再见!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