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14

“退步”不退步! - [閱讀]

Tag:


      最近一直在看陈丹青先生的《退步集》,以前看《南方周末》知道他敢言,今读他的文章才是深有体会。他出异乡回到祖国,任职清华大学(数月前辞职)。本来,像他这样业已成名的画家,在学校带几个博士生,拿着优厚的工资,不时出席各种讲座,也是一种水到渠成的生活。但他却在绘画之外,,用写字的笔而不是油画笔表现了对社会问题的极大关注,这让我十分佩服。因为在世风日下的文艺界,甚至整个中国,居安不思危的人太多了。
      绘画的事情不懂,陈先生在这方面的造诣我只有低头学习的份儿。既然不懂也就不多说。我想这本书真正让我读后有种畅快感觉的应该算是讨论城市建设这一部分的文字。在书中有陈先生在会议上的报告,也有杂志对他的访谈。这些文字的内容大多涉及了当下中国在城市建设中的一些问题,尤其是北京和上海这样大城市的建设。中国在最近二十多年来是越来越现代化了,就拿上海的浦东新区来说,走在那里的街上,我时常会有种走在国外的错觉。到处都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那样子和想象中的上海一点也联系不起来。也许是中国人落后得太久了,一旦有了机会真是使遍全身力气发展。发展本身是件好事,人类社会的进步正是以不断发展为动力的。但是发展是不是必须要以牺牲传统为代价,这正是陈丹青所关注的。说实话,连我这样的小百姓都知道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很多东西,一旦遗失就再也无法找回。就像北京的胡同、上海的里弄,很多这样的东西伴随城市的现代化已经被无情地从历史的黑板上被擦去了。我想再过若干年,我们就只能在照片上看到它们的身影了。这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现在人们进步了,比起从前应该更知道保护文化遗产的重要性,但事实呢,我们的古迹越来越少,几乎每天都在做着对历史的破坏。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尚且如此,在偌大的中国每天又有多少古迹从我们身边悄悄地消失呢?
      陈丹青先生的文章中还有一篇谈到江南水乡,他认为传统意义上的水乡已经死亡。对此,我真是无比赞同。前些时间幕名去了浙江乌镇和江苏周庄,失望至极!如果说乌镇由于开发时间较短还保存了一些原来的古朴那么周庄真的是对所有和我做着梦里水乡梦的人一个响亮的耳光。进了周庄,伴随炽热空气而来的是浓重的商业气味。沿河的两岸,商贾云集,其势和内陆某县城的集货市场并无区别。而且最让我痛心和吃惊地是,这些生意人多半都不是本地人,而是从异地至此的外省人士。我甚至在其中发现了一家有着操地道兰州口音老板的牛肉面馆。看到这些,我真的后悔到这里来了。周庄如此,中国很多已经“开发”了的水乡也大抵如此吧。诚然,旅游业带动了当地的发展,极大地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状况,使得他们有资本离开河边的老宅,把家牵到县去。但这样的发展却是以牺牲水乡本身作为交换的,这话虽然听来残酷,却是不争的事实。现在的水乡和十年前不会相同,跟二十年前相比更是天翻地覆。看看欧洲,看看同样的水城威尼斯,上百年前的建筑依然巍立河边,可你能说它的国家没有发展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为什么同样的问题在我们手里却采取了最愚蠢的解决方式?
      我不能说中国没有向外国学习,相反,看看如今各处广告牌上打出的这个欧式花园,那个美式小区,让人感到我们真是比外国更外国。中国的现代化恨不得和国际接轨得更快一点,而不在乎我们用了什么代价去换取速度上的接近。还好,现在还没有拆故宫,还没有拆明孝陵,将来我们还不会对我们的后代用悲伤的口吻说“孩子,你现在站着的地方是以前的故宫”这样的话。但有些东西,在高速的现代化之后我们再也找不回来了。那时的孩子们可能会站在新建的卡拉OK厅前想象这里从前是什么地方。也许他们会怪我们的,因为我们拆除的是历史。
      谢谢陈先生的书,更谢谢他的“多嘴”,如果有很多这样“多嘴”的人,很多事情不会像今天这么糟糕。中国人总在不断总结教训的同时继续犯更大的错误。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