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09

别再让我想个该死的标题 - [雜感]

Tag:
    从学校回来,一周算是结束了。没有太多感想,新生活开始地如此平静和波澜不惊。我继续回到学校当一名学生。已经习惯了这种规律性的日子,再度归来也没有什么适宜不适宜之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年龄差距很大。他们拖家带口来兰大上学,放弃了原本稳定的工作,够不容易的。
    学校教育在更高的地方其实自由度越高,这点我现在深有体会。上课没有课本,只有老师开的几十本书的单子。看着这些读名字都拗口的书,很难想象把它们都读完会是什么样子。算是和社会学干上了,以前听摇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摇滚乐也不正是大众传播的一分子嘛。如今真正接触了才明白,这摇滚和传播的结合还真是咱义不容辞的研究方向。想想要是咱学术论文来个摇滚乐的选题,那还不牛B死!
    分部如今是“人口”稀少,楼道里每天都静悄悄的。没有电视,没有音箱。我在宿舍听个歌都不敢放开音量,真有点“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味道。这里的人谈论的东西确与我本科时不同,毕竟是文科背景的学生居多。很多时候,这里的人交流擅用古语,问候时双手抱拳互道“某某公”。这一切让我觉得很是新鲜。
    我对新舍友说,我身上一半流着工科的血,一半流着文科的血。这血自此就有了两种颜色,一种蓝一种红。混合混合就是紫色了。写到这里,刘兴垒,如果你看到我上面写的话,你会笑了吧,呵呵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