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25

小记摩登天空 - [音樂]

Tag:
      如果你是一个和摇滚乐有瓜葛的人,如果你是一个有着创作欲望和能力的人,如果你是一个对音乐还没丧失信心的人,如果你做的音乐不是Punk或者Neo-Metal,如果你的音乐既流行又还在站在摇滚乐的阵营中,那么你很可能得到在北京京文下的嚎叫公司以外的一家唱片公司的垂青。我说的是摩登天空。
      说到摩登天空,称赞和鄙视几乎是形容它在中国待遇最好的词了。双方各执一辞,都有着充足的理由。究其原因,还是说明摩登天空太精致了一些。外省人心中的京城,一说到唱片公司最深切的感受都是有嚎叫和摩登天空提供的。但这两家公司又走着不同的路子,按我的理解,京文更适合做一些摇滚的普及工作,旗下的乐队的风格似乎简单了一些。99年出《无聊军队》,引领全国的Punk风潮,新世纪后又挖掘了诸如夜叉、痛苦的信仰等一大批说唱金属乐队。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99年的《通俗歌曲》杂志,几乎每期都有Punk和金属党的“口”战。在围绕两者谁更牛B的问题上,双方是互不相让,谁也不能说服对方。可以这么说,嚎叫这几年的发展和中国摇滚的主流是一道的。对于外省人而言,嚎叫签的乐队多半在五道口、树村、东北旺活动过,他们基本上代表着一个外省摇滚的集团。
      而回过头再摩登天空,人家一开始走的路子就和一般人不一样。97年的沈黎晖带着清醒乐队发行了第一张唱片《好极了!?》,并创办了摩登天空公司。那时大家对沈的影响更多的是来自于清醒乐队主唱的身份,似乎还少有人注意这个摩登天空公司。然而,后来的事情证明沈黎晖同志并不是三分钟热度,继《好极了!?》之后,摩登天空发行了一张名为《摩登天空1》的合辑。那时正值颜峻和欧宁出了一本书《北京新声》,所以《摩登天空1》的出版就为所谓的“北京新声运动”增加了一些可以言说的资本和新鲜血液。当全中国的摇滚乐迷都沉浸在无聊军队的Punk大潮中,摩登天空却抛出了新裤子乐队的首张专辑,这大大颠覆了Punk乐迷对Punk的理解――原来不是鸡冠头不穿戴钉子的皮衣也可以玩Punk啊!不过也有人对新裤子的出现提出了质疑,认为他们不过是一群享乐型的Punk。
      如果有人批评摩登天空过于商业,过于向市场妥协,那么98年摩登天空计划成立的Bedhead子厂牌以及随后在此厂牌下推出了头四张专辑无疑让这些批评的人闭上了嘴巴。Bedhead的出现标志着摩登天空开始涉足地下摇滚圈。99年4月Badhead音乐工作室推出首批作品――陈底里首张专辑《我快乐死了》、NO乐队首张专辑《走失的主人》、胡吗个首张专辑《人人都有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21世纪……》及“苍蝇”乐队的首张专辑《The Fly I》。如果说99年游离于Metal和Punk之外还有另一种势力的存在,那无疑就是“地下”二字。有摩登天空参与,《通俗歌曲》的大肆宣传,上实际末的中国大陆摇滚乐坛,出现了另一种图景。这是扭曲的、聒噪的、疯癫的声音的集体进攻,他们和流行无关,却更加精细地揭示了摇滚的本源。从此,“地下摇滚”――一个与中国国情息息相关,中国人极力鼓吹的字眼在中国生根落地。
      有了正式的作品还不够,和香港袁智聪合作的产物是《摩登天空》有声杂志。尽管这是一本过早夭折的有声杂志,但在当时确是为乐迷和读者提供了一种和令人失望的《音乐天堂》大相径庭的选择。当时书中所介绍内容之“偏”(也许现在看起来就那么回事儿),所选歌之“另类”,着实让听惯了金属Riff和三和弦以外不同的声音。
      当Badhead第二击之后,摩登天空终于将煞费苦心的心血变成了手到擒来的成功。从此,摩登天空的艺人及作品迅速分化为两个阵营――偶像的继续偶像,如新裤子、清醒。他们存在的意义是让那些不摇滚的人也知道摇滚的厉害;而另一个阵营则是以No、丰江舟等为代表的,地下气息浓厚的艺术家群体。他们晦涩、他们不留情面,不给人一点想象的空间。而此时的摩登天空也完成了自身的蜕变,他们由时尚宠儿迅速向真正的音乐靠拢。几张专辑如《木马》、《小鸡出壳》、《庙会之旅》都成了日后被大家反复提及的音乐。而一些饱受关注的新乐队如PK14、诱导社都在摩登天空中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若干年后,摩登天空的这些经历很可能会成为中国摇滚乐发展的一个佐证,所有参与其中的乐队及他们的作品,也必将成为将来一段值得书写的历史。
      时至今日,摩登天空的风格已经越来越多元化,从最早的母厂牌到如今经营另类、实验音乐的Bedhead,经营电子乐的Guava,经营主流的M2厂牌,甚至还有签约的作家棉棉、田原,可以说摩登天空已经形成了一个体系严密的有着严格操作程序的娱乐新王国。作为这个王国的掌门人,沈黎晖同志无疑是个有心人,也是个忙碌的人。我无从认识他本人,也无法对他作出什么太准确的评价。颜峻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一段这样的话:“……沈黎晖,我不能说他是一个好人。他分裂,紧张,他只爱自己 ,他欠我稿费,他和我不是一类人,他与我的朋友不和……但要说起摩登天空,这架建筑在脑海里的城市,或者从另一个方向观察它,谈论中国新音乐的一个重要局部,那么,我要说的,就只能是他。”可见,沈黎晖的所作所为,到目前为止,大家还能给他一个客观的评价。
      是啊,干娱乐这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还是要淌摇滚乐这滩子混水呢。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