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05

永昌路上 - [雜感]

Tag:
    十九点的永昌路。天色黯淡。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大商场前的节目让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节日。无论什么时候,你总能在这条路上发现兰州这座城市最年轻的面孔和最华丽、流行的衣裳。那些年轻的脸啊,他们绝不会知道有多少人正望着他们发慌,想起自己滚烫的青春。夜幕下,行人道上摆起了夜市,各种各样的商品和叫卖声充斥着行人的眼睛与耳朵。
    告别了朋友,我一个人走在这条充满了时尚气息的路上。我试图想象每一个从我身旁走过的人们,想象他们的职业,他们的生活,甚至他们的爱情。但我知道,这些都是与我无关的。
    在一个商店门口,我遇见一张熟悉的脸。走近了,没错,是她,还是那张白皙的脸,那张在我苦涩的青春期无数次闪过脑海的脸。还是那么年轻,那么美丽。她没有看见我,甚至连目光也没有来得及落在我身上,又就被人群湮没在夜色中。我们就像7年前那样又一次在茫茫人海中走失了。而这一次,我没有跑上去追她。一切仿如隔世。我禁不住感叹。我再也不是那个和她一起听张信哲的懵懂少年,她也不是那个梦想着去瑞士的纯真少女了。生活把我们各自引向不同的世界。许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在成长,过去的那些岁月早已如和抽屉中那些张信哲的磁带一般,落满了尘土。这7年,我间或从别的朋友口中得到过她的一些消息,知道她去了西安,又回到兰州。在民院上过学,在阳光大厦上过班。某种意义上来讲,她比我强很多。她很早就比我更了解这个社会的无情与冷漠,很早就尝尽了亲人的背叛和生活的艰辛。在她用自己的努力供养自己的母亲的时候,我却依旧过着向父母要钱的生活。7前中,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打听过她的消息,甚至和别的女孩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想起她。但时间越久,见面的机会一次次错失,渐渐地,当初那种强烈的愿望慢慢被一点点磨平。
    04年冬天,经过几番周折,我终于见到了她。那个夜晚,我穿着一身的黑,她穿着一身的白。似乎我们的格格不入,早已被安排好了。她大概忘记了当年她说过的以后各不相识的话,又或者是这么多年我们都各自平和了很多,在西固的酒吧,我们的一番长谈,那气氛更像是两位老友的叙旧。我们聊了很多,多半都是学生时代的旧事。在97年的冬天,我们在寒冷的放学回家的路上,也有过很多次这样的聊天。只是这一次,我们彼此的身份已经变了,她已是自食其力的上班族。而我依然是她眼中的好学生。按部就班地上学,按部就班地恋爱。在她面前,我永远都是比她小的“弟弟”。而多年前,她的一句“我只把你当我的弟弟”曾让我伤心了好久。在不懂爱情的年纪,是她让我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如果不是今天的相遇,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她。娜娜曾说我老是沉迷于过往的事情。我想是吧。去年的那次见面之后,我们仍然没有再见过面,直到今天。我曾经设想或很多次我们相遇的场景,可这两次相遇,都不在我预想的范围之内。我对她而言,只是漫长人生的一个匆匆过客,许多年后她也许早已忘记了我的名字;可她对我而言,却是青春期的整个世界。当年她在我的毕业纪念册上写道:“我的路靠我自己踩出来……”我想,她已经做到了。而我还要在这个无比漫长的道路上,继续摸索很多时候。
    2005年10月5日的永昌路,一个匆匆而过的身影,再一次让我身陷回忆的沼泽。一个西北男人本不该这么煽情,但今天我这么做了,只为对那些逝去的青春,挥一挥手。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