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15

青藏铁路,喜剧的开始还是悲剧的开始? - [雜感]

Tag:
    2005年10月15日,青藏铁路全线贯通。“青藏铁路由西宁至拉萨,全长1955公里。其中西宁至格尔木段的845公里1979既已铺通,1984年投入运营。而新开工修建的格尔木至拉萨段至格尔木引出后,向南沿格尔木河而上,经纳赤台、西大滩翻越4772米昆仑山垭口,跨越楚玛尔河,过五道梁,越过可可西里,风火山,经二道沟跨沱沱河,越开心岭,过通天河,经雁石坪、温泉,翻越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垭口进入西藏自治区,经安多、那曲、当雄,翻过海拔4600米的羊八岭垭口南下顺羊八井峡谷进入拉萨,全长1110公里。”……
    看着报纸上的连篇累牍,突然想起去年开车沿着青藏公路返回兰州的情形。那会儿,青藏公路两旁的旷野有很多新架起的桥墩,还没有铺设铁轨;很多的工地,贴满了口号和标语。还有不少驻地,工人们出出进进,一派繁忙和紧张的景象。一边是车流涌动的公路,一边是热火朝天的铁路建设工地。公路和铁路。没有人怀疑明天的西藏会因为交通的便利变得更繁华。同样,也没有理由不相信这个占中国国土近五分之二的高原会因为新的交通方式的到来,迎接更多南来北往,国内国外的游客。这也许在很多人眼中将是一次伟大的跨越。这条铁路的建筑师们以此又可以洋洋自得了。他们是一个星期之内,继神舟六号的设计师们之后,又一次吸引全中国人的眼球的人。他们解决了修建过程中“冻土施工、环境保护、高原生态”三大难题的挑战,为他们已经够牛B的祖国在资本主义面前又露了一次脸。
    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些。记得有位摄影前辈在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曾去过西藏。在那个年代,去趟西藏的困难并不比出趟国小多少。他在西藏呆了几个月,拍摄了大量的作品,其中几张后来还获过奖。那已经是上个世界80年代的事情了。他说他去的那会儿,拉萨淳朴地像一个原始社会。很不幸。我到拉萨的时候已经是21世纪的第4个年头了。虽然它在我的眼中一样的神圣,一样有着别的地方不能企及的高度,但当我站在繁华的八廊街的时候,我却没有再次感觉“淳朴地像一个原始社会”的拉萨。在快进拉萨的米拉山口,遇到的一切让我先是惊谔后是恶心。我们的车子还没有停稳,就有一大群小孩冲上来问我们要东西。而在先前的路上,我们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小孩子一看就是训练有素,不但伸手要东西要钱,还透过车窗向车内窥视,吓得我们赶紧把车窗全部摇了起来。大人们开始向我们兜售雪莲花和虫草,但是看了货后,我们发现他们的虫草却是假的。更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位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吵吵着要和我们照相。因为路上遇到了太多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们也没多想就和她照了。但没想到她照完竟然向我们索要“拍摄费”。我们当时都气傻了。
    一条铁路,带去的不光是繁华,在繁华的背后还有很多现在想想已经很可怕的东西。试想一下,若干年后我们和自己的后代坐着豪华的封闭列车来到拉萨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和中国若干城市一样充满了铜臭味和商业气息的拉萨,看到是满大街穿着名牌时髦衣服的拉萨时将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我们如此向往拉萨,向往雪域高原,就是向往一种淳朴和简单的生活,能游离于繁华和浮躁之外。但随着商业化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交通的再次便利,我真担心我们的拉萨会不会成为繁华的牺牲品。
    其实,说句公道话,便利的交通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其实更加能促进当地的旅游业发展,这是事实。但在我们伟大的祖国,一直奉行一条“先破坏环境再保护环境”的怪准则。比如九寨沟,路是越修越好,可风景却是去一次糟糕一次。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修一条铁路真不知道是利大于弊还是反之。所以,如果去西藏的所有游人都能提高自身保护环境的意识,西藏的所有人民都继续保持一颗质朴平静的心,我就不必在这里杞人忧天了。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我们对未来总是缺乏足够的预见力。就像十年前我们没有遇见到现在沙尘暴越来越肆虐一样。而十年前我们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们能坐着火车去看布达拉宫。
现在能做的只有在心里祈祷,祈祷这条伟大的铁路不光带去繁荣和商业化,还希望拉萨的天空不要因为火车鸣笛就滑破固有的寂静。修铁路再困难,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但拉萨只有一个,一旦丢失,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青藏铁路好运,拉萨好运!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