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01

发型师·习惯 - [雜感]

Tag:
    很久以来,我都在同一家店剪发,并且每次都是同一个人为我剪。但是今天去的时候,店里的人告诉我,一直给我剪发的那个发型师已经不在这里工作了。我先是一惊,接着就有些小小的失落。很长时间以来,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剪刀把我的头发由长变短,由厚变薄。我已经习惯了到一定的时间就坐在那张固定的椅子上面。不知不觉,我在这家店里留下了许多被剪下的头发。这种事情也许对很多人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但对我而言,在生活中往往有很多微小的细节会使我很容易回到过去,因为我是一个很念旧的家伙。我不知道这样的习惯好不好,但我知道,很多时候,我常会为自己的这种情绪不自然地拉到一种伤感的境地。正如今天,当另一把剪刀在我的头上飞速而过,我很容易我过去在这里剪发的瞬间。记得上大学的时候,班里有好几个同学都在这里剪发,如今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已经去了外地,只有我一个人还留在兰州。有的时候,在互相的问候中,他们还常问起我那位大家共同的发型师的情况。这一次,我应该会告诉他们――他消失了,在8月底最后一次见面之后,他就告别了这个行业。当我在电脑上敲出这些字的时候,他一定不会知道在同一座城市中有他曾经的一个顾客,用这样的方式记录着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对他而言,只是普通的顾客,唯一的区别就是我经常光顾他的生意而已。但他对我而言,则和我的记忆融为一体,因为在过去很长一短时间,在他那里剪发已经是我形成的一种习惯。这种习惯,牢固地和我的生活结合在一起。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有时候,习惯会转化为依赖。我可以因为听到一首当初和某人一起听的歌而想起那个人,我想这就是一种习惯性的行为。这种行为多半是私人性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都会对自己的习惯产生依赖。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