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03

没事,没事 - [雜感]

Tag:
    昨天和今天干得最多最正经的事就是持续发呆。尤其是今天上午,我坐在桌子前使劲地盯着窗外,心想这雪怎么下得这么小,这么慢,一点也没有堆积的样子。想起杨黎的一首诗《下雪》,里面有一段关于下雪和下雨的对比,他说下雪的喜悦是很明显的,而下雨的时候则要根据个人的心情。是这样吗?
    上校友录,刚一打开页面,就看见一张新传的结婚照片。我靠,不是吧!几天没来就又有人结婚了!点开二人所有照片仔细端详一番,回想当年和片中男主角一起上课之情形还历历在目,这转眼之间就已成了别人丈夫了。怎一个快字了得啊!照片上的两个人笑容灿烂无比,一幅陶醉在幸福当中不能自拔的样子。男的威猛,女的靓丽。化妆过后几乎让我找不到记忆中他们原来的样子。看来婚纱照的确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不然善男信女们怎对上千块钱的照片趋之若骛?
    下午洗完头照了照镜子。我老了吗?好象还不太老啊,我分明见到几颗痘正茁壮生长;那么我还小吗?好象也不小了啊,几天没刮胡子就看上去像三十多岁的一样。那么我到底是老还是小呢?不知道。是谁出的题这么地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手机停机了,一整天没响一下。删掉很多以前的短信,又看到那个女人发来的成条成条的短信。转眼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
    女人啊,我把青春献给你,你把高潮给了谁?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