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20

没有标题行不行,操! - [雜感]

Tag:
    每天早晨出门都要路过公园,前天和昨天,公园的门前都很滑,因为积满了厚厚的雪。而在刚才,我又经过那里,发现雪已经化了,地砖重新露了出来。明天,干燥将继续降临,天空又会恢复往日的样子。兰州冬天的天空,不会给人任何惊喜。我们早就习惯在这样的天空下行走、工作、谈恋爱、抽烟、划拳……卡尔维诺有篇小说《烟云》,我觉得身边的情况已经和他写的差不多。
    大象从合肥回来了。大雪使郑州附近的铁路瘫痪了,足足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才到兰州。他还是那么无所谓的样子,辞了工作。头发留长了,人也更加消瘦。晚上几人一起吃了饭,聊天中大家普遍赞同“80后”生活普遍艰难。该轮到我们站在浪尖上了。我们都不再是当年不谙世事每天只想着怎么打球的高中生了,身边的人有人忙着结婚,有人忙着发财,能再坐在一起吃饭的确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明天是周末,想想,这星期好象没几样正经事,书没怎么读,电影只看了一部。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和各种会议打交道。忙前跑后,把那些“肥头大耳们”的话一一记录。我终于明白,中国的新闻行业的堕落是一点一点完成的,在潜移默化中,我们就开始为XX服务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