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22

说“暴露” - [雜感]

Tag:
    昨天收到一个朋友的短信,唏不rao了。那佛,跟一个人佛自己的隐私,是知己;跟一群人佛自己的隐私,是流氓;跟一大群人佛自己的隐私,是暴露狂;跟全国人民佛自己的隐私,那就是“艺术人生”。按这样的分类方法,除了木子美、流氓燕等喜欢暴露身体的女人,恐怕很多在Blog上混的人都要归于第三类了吧?也就是说我们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暴露狂”!
    说到“暴露狂”,我突然想起一个朋友给我佛的一件事。我的朋友那家住兰州军区家属院,老坐地是143路。有一次,在那回家的车上,那就遇到这么家子的一位爱好暴露的人士。当时车上的人并不多,那坐在车子地最后面。有个男地佯装要在某站下车,一吓子从座位上站起来,突然把身子一转,对着那把裤子脱到了!佛实话,刚开始,那跟我佛地时候我怎么都不相信。我佛再怎么不成,兰州也是个讲法制的城市啊,虽然也有喝社会,但都是干比这个牛B的事吧,都是些砍人、卖包包的事,那有佛随便对着一个女娃娃脱裤子泥?这也太差池了吧。但是她反复强调此事绝非自己杜撰哈地,确是千真万确地。
    唉,撒话不佛喽。确实,林子大喽撒鸟都有泥。不过,我觉得这个短信那佛地还确实有些道理。刚开始组博客,都是没撒人看,那确实是自己跟自己佛隐私。等了写一阵子,看的人多了,也就没撒隐私可谈了,你的撒事,只要是在博客写老,那基本上就摸撒隐私老。不过还好,我们脑子还不潮,还木得撒是可写地撒是不可写地。唉,别的不说,丹我认识个流氓燕啊、竹影青瞳那么家子的人,呐把我羞死泥。家你说,万一你们的裸照让你们的老子看捉了怎么办泥?像流氓燕,那也是个当妈的人老,丹是那儿子看到那老妈精身子上上下下的,能受地了吗,那当妈的也不害怕把那尕子弹子吓哈。
    话佛回来,你们爱暴露那是你的事,和别人无关,但也有句兰州话佛,撒事组地差不多。博客是个好东西,从某种意义上佛,也算是对草民阶层的一个话语解放。但是,这个人哪,还是应该要上些脸,你佛你们现在年轻,说露就露了,大家看的是个新鲜。一直这么组,看地再多也犯到病泥。我就摸明白,家现在这么组的人怎么越来越多了?我想那们是不是都勾个了二两,用这么家子的方法出名泥?
    家我胸前没有两堆肉,也没有那们的资本。我还就是老老实实的多写些字。我觉得这么组就握液地很嘛。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