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8

雪化 - [雜感]

Tag:
    CG从东北回来了。原以为五年之内不会在兰州重逢,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了面。他还是老样子,只是剪了短发,看上更加精神。
    中午一起吃饭,聊起很多过去的事情。自然而然地,要涉及那个我不愿意提及的名字。我无言以对。人和人的境遇是如此不同,他回来看望自己的女友,而我却不知道应该和他谈论谁。想当初我们几乎同时恋爱,又同时和自己的爱人天各一方,但如今他不远千里回兰州呵护自己的爱情,我却只能在觥筹交错间为他们祝福。同样是一段感情,他们俩坚持下来了,尽管中间有万水千山。打开CG的手机,依然能看见那张两年前拍摄的美丽容颜。那是多么美好的夏天啊,我们的身边各自站着美丽的脸,在校园的马路上挥手问好,开着彼此的玩笑。我知道,这一切都只能在记忆里出现了。夏天依旧是夏天,校园依旧是校园,但属于我们的精彩,早已不复存在。
    其实再次和兄弟重逢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但我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每次有旧友回兰州,相识的人总要问问某人的近况。每逢这时,心底的那些东西又要再次被翻起。我尽力不去想它,但是,一次次好心的提问却每每让已经愈合的伤疤再次流血。我恨这样的感觉。
    坐车回家,车过七里河,发现还有红色的灯笼亮着夜色中。想想,西固的灯笼已经全部取掉了,因为,春节已经过去了。这时看见这些灯笼,突然有些亲切。它们就像一颗颗蘸满鲜血的心脏,在城市的街头跳动着。再过些时候,它们也要被卸下来。它们再不能在天上滴血了。
    今晚的兰州,雪化后的寒冷让人无处可藏。春天来了,可温度却还停留在冬天。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