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2

在那口人性的盲井中 - [電影]

Tag:
海报(德国)
中文片名:《盲井》
英文名:(Blind Shaft)
国家:香港
导演:李杨
主演:李易祥 王双宝 王保强
时间:2002年
长度:92分钟 

      人性本善。我相信。但身体中原始欲望得不到满足后造成的心理失衡,足以让“善”变得脆弱的不堪一击。
      李杨的电影处女作《盲井》,就是这样一部有关人性的作品。
      当出现第一个死者开始,我就明白,眼前的这部电影超出了我对它的想象。它不仅是黑暗的,悲惨的,更是鲜血淋淋的。故事发生在煤矿,两个来自农村的矿工,没有安于当一个只会挖煤的体力劳动者,而是自学成材地开动脑筋,依靠杀人敲诈勒索为生。影片一开始,就清晰地展现了他们的赚钱流程:先是将打工者诱骗到矿区,伪装成和其中一人有某种亲戚关系,然后利用下井的机会,将其杀死在矿井下,造成事故的假象。接着,他们开始作为死者家属向矿主索要赔偿。由于重所周知的有中国特色的煤矿传统,他们总能在一次次“私了”中尝到甜头。而一旦得手,他们会立刻离开煤矿,用沾满鲜血的钱去挥霍,去吃,去嫖。
      在一个饭馆前,他们再次寻觅到一个目标――一个因贫困而辍学的中学生元凤鸣。在俩人一番天花乱坠的描述下,凤鸣终于和他们一起去了煤矿。但在这时,这两个杀人犯内部却发生了争执。其中叫一个宋金明的杀人犯,在家中有一个和元凤鸣年龄相仿的儿子,他甚至为自己的黑心钱给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儿子赚学费。所以,面对同样爱学而且还是个孩子的元凤鸣,他突然动了恻隐之心。而另一个杀人犯则态度坚决,认为杀人就是杀人,只要能赚钱,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一句“你可怜他,谁可怜你”暴露他凶残的本性。
      到了这个时候,冲突开始激化,电影开始向最精彩的方向发展。
      之后,为了杀与不杀,何时杀如何杀等问题,二人开始了一次次的争论。宋金明觉得元凤鸣长这么大“还没碰过女人”就死掉实在是太可惜,甚至“慈悲”地为他专门安排了一次“成人仪式”。这是整部电影最具黑色幽默的地方。他们二人商量各出一半价钱,带凤鸣来到一家洗头房,并骗凤鸣说“姐姐给你治病”。第一次见识这架势的凤鸣哪招架得住这场面?面对宽衣解带酥胸袒露的“姐姐”,被脱光衣服的凤鸣吓得直接从洗头房大哭着跑了出来。
      尽管如此,朝阳还是犹豫不已,始终对元凤鸣下不了手。最后,还是朝阳下了狠心,在井下先用木棒打翻了宋金明,然后一步步向凤鸣逼进。而在这时,想也能想到的就是,挨了一下但却没死的宋金明反手过来,从背后反击了朝阳。而后,井下恰到好处的开始塌方,最终的结果是凤鸣安全逃离,而金明和朝阳死在了井下。这样的结局似乎印证了一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经济地位上的差距,最终造成了人性的扭曲。为了金钱,善良的人开始丢弃良知,一步步走向黑暗。深手不见五指的井下,正是这种“黑暗”一个隐喻的符号。我们的社会真的是电视新闻中所说的那样天下太平了吗?《盲井》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一问题,它只是一个例子,一个带血的例子。如果有人因为导演李杨的海外背景而置疑《盲井》的真实性与指向性,那么他就要失算了。因为电影的故事,不是来自杜撰,而是来自真实的案件。在2000年,公安机关破获一个这样的案子,一共三十多起,有48人死于其中。一个中国独有的刑事案件,为电影《盲井》提供了最直接的灵感。
      “中国的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黑心矿主的心里话代表了中国绝大多数从事煤矿行业的老板的心声。记得曾经有个矿主还说过,“谁都知道世界上最富的那个人是那个弄电脑的,但谁要是来挖煤,谁就会就知道,其实这玩意儿比他造电脑的也差不到哪去!”正是煤炭行业的暴力利润和以矿主为代表大批黑心人士漠视生命的举动,才让类似《盲井》里的惨案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中国发生。每年,电视新闻中总少不了关于煤矿事故的报道,但无疑,真正曝光于天下的,只是中国数目众多的煤矿中凤毛麟角的一部分。很多隐秘的死亡,令人震惊的矿难,都是我们无法了解更无法想象的。而那些在事故中死亡的无辜生命,由于其农村背景,绝大多数都不能得到合法的补偿。那些死去的人,正如宋金明那样,在火化炉前变成了一缕黑烟,而他们的亲人,在他们死后的若干年里,只能看着自己的儿子、丈夫、父亲的黑白照片以泪洗面。他们同样是受害者,但却不能像死者一样一死而百了,他们不得不带着屈辱与贫穷继续生活。
      《盲井》太真实了,真实得像记录片而不像电影,非职业演员的本色出演也是它的另一个亮点。这种模糊的界限造就了《盲井》独特的写实气质。自然,揭露真相异或说实话的电影,在中国的官方电影院是不受欢迎的。这样的电影,无疑是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这样的电影,只能在地下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尽管李杨一再强调“《盲井》不是地下电影”。但有什么关系呢。电影拍摄出来,能被导演以外的人看到,就是一种最底限的成功。看看那张红色的海报吧,那让人心惊肉跳的红,谁敢说那不是某个矿工的冤魂,用血染红的呢?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