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1

I Am Back…… - [雜感]

Tag:
    最近我哪也没去,却没有写博客,这不是偷懒的缘故。没写博客最根本的原因是在俺们这个破烂局域网中打开“中国博客”的时间比写一篇博客的时间还要长!在局域网内干很多事情都是相当郁闷的。不让上一些少儿不易的网就算了,现在竟然发展到连打自己博客都打不开的起步了。
    昨天收到了“表演工作坊”的17碟套装,我的心情很激动。首先要向辛勤战斗在地下中国的盗版界的朋友致以最崇高的问候。正是因为你们不懈的努力和不怕罚款,不怕坐牢的敬业精神,才使我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东西。其次要感谢舞池中的狗同志。正是由于他的强烈推荐,我才买到这样的好东东。开了包装之后,我迫不及待地以讯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看了《意外死亡(非常意外)》。果然如狗兄所言,虽然是同一题材,但赖导的处理和国内孟金辉先生的处理完全是两条路子。但客观地说,孟导在中国大陆也只能处理成那样。如果他按赖声川的思路处理,估计他进秦城监狱的可能性就会大大提高。这充分表明,有些被别人诟骂的“小地方”,还是有一些我们非常渴望却几乎可能轻易实现的东西的。我发现,按表达的权利来说,其实我们也算是“弱势群体”啊。
    自从在郝苟兄弟的博客上学到一个新名词“边娃”之后,就十分痴迷这个词。某日和吾班一西宁籍女生无意中说起此词,后背立刻招其一阵猛烈攻击,原因是我“说脏话”!虽然我大呼冤枉,并辩称此词无非是“二杆子”的西宁叫法,但此女对我的攻击仍没有停止。我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最近几日但凡有机会见此女,必主动亲密地叫其一声“边娃”!如果按最新颁布的什么性骚扰的法规来看,言语上的挑逗也能构成“性骚扰”,那么我无疑每天都不自觉地进行着违法犯罪活动。对此,我感到十分欣慰。因为杀人放火的事情干不了了,只能靠这样的方法满足一下人类内心中原始的犯罪冲动。
    另一件让我欣慰的事情是,我又开始打篮球了。前天和今天,大家闻着春天的气息蠢蠢欲动,在操场上挥汗如雨。真他妈的痛快!其实打球和另一种以“打”字开头的运动一样,都是同样可以获得快感的形式。既然不能进行另一种运动,那么几个男人在一起,在激烈地对抗与拼抢中,获得快感,也不失一种自我解闷的好方法。
    今天下午大家在一起讨论孔子。孔子其实是个好同志。只可惜生不逢时,如果他活在现在的中国,不但可以干上教育部长,还可以利用职权搞搞腐败,拉拉裙带,更可以吸引无数愿意自解罗衫的女粉丝。可惜啊,他老人家死得早。还没充分享受到社会主义优越性,就死在万恶的封建社会中了。讨论是要上讲台的,但我没敢去。我想说“孔子是个装B犯”。但我怕这个想法太“实验”了。而上了讲台若一时找不到可以替换“装B”二字的词语,那么表达的力度就大大削弱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所有维护的“礼”都只限于他的“老板”――伟大的统治阶级,所谓“为尊者讳”即是如此。所以,我不敢说,我怕老师受不了,我怕同学们也受不了。因为大部分来这里讨论的都是根红苗正的好孩子啊。这就好比听音乐,如果直接从李愚蠢过度到大友良英,估计是个人也受不了。关于孔子先生的某些观点,比较复杂,在此暂且不表了,等有机会在好好谈谈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该检讨的是我,我不能这么“实验”。在生活中,和体制和正规教育做“实验”是没有好下场的。
    好了,废话就这么多了。看电影去喽。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