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5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 [電影]

Tag:




国家:日本
类型:剧情/爱情
导演:行定勋
出品年:2004
片长:138 Mins
官方站点:http://aiosakebu.yahoo.co.jp/


      世界的中心在哪?
      早就想写行定勋,因为他曾是岩井俊二的副导演,曾和岩井一起合作过《情书》、《燕尾蝶》《四月物语》等多部作品。作为一个有岩井情结的人,我在行定勋身上也发现了某些和岩井一脉相承的东西。所以,喜欢岩井,喜欢行定勋也自然顺理成章。这就好比看了饭岛爱的电影,高树玛莉亚的也同样不容错过是一个道理。
      当年《大暴走》让行定勋声名鹊起,而真正让他挤身倭国一线名导的则要算是《让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了。这部电影是根据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说改变的,小说在倭国销量超过了300万。上网查了查,青岛出版社04年曾出过小说的中译,但上了“卓越”、“当当”网,发现都已经售罄。看来很真是畅销啊。
      和所有能赚足人眼泪的作品一样,《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也同样是一个关于爱与死亡的故事。
      男主人公朔太郎就快要结婚了,但他的未婚妻律子却在留下一张写着“不要担心”的纸条后神秘地失踪了他隐约觉察到,律子是去了自己的故乡四国,于是也马上起程追赶律子而去。但当他再次回到故乡,没有找到律子却一直被一种莫名的情绪所牵绊。眼前熟悉的一切,使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十多年前的高中时代……
      高中时代的朔太郎和班上的女生亚纪相恋了。亚纪是班上最受欢迎的女孩,她不仅相貌出众,而且在学业、体育等方面样样出色。能和亚纪相恋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和所有爱情一样,最开始的恋爱最甜蜜。他们一同同向广播节目投稿,用现在看来已经很古老的单放机记录下彼此之间的心里话。他们还一起去无人岛旅行,其实那是他们到过的最远的地方。第一次出远门,就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世界上没有什么别这更值得回忆的甜蜜了吧。但是一帆风顺的爱情最终会被平庸的生活所代替,那样,再美好的东西也不敌过柴米油盐的琐碎与心力交疲。所以,不用太多想象,这个故事中一定要有人死去。这样的电影必须是悲剧。因为只有悲剧才能让伟大的爱情被活着的人铭记。
      亚纪在无人岛的大石头上,突然晕倒过去,鼻孔中留下了殷红的血,她被诊断患上了白血病。
      虽然,她对死有着巨大的恐惧;虽然,她对生有着无限的希望,但命运却一再和她开着玩笑。一切在瞬间崩塌,以往的欢笑不得不被失望与惊恐的泪水代替。她竭力使自己勇敢,想使自己活下去,但她美丽的头发却一下全掉光了。朔太郎知道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去澳大利亚,因为亚纪认为世界的中心就在那里。于是,朔太郎决定一定要让亚纪的梦想成真。二人偷偷溜出医院,赶到机场。亚纪以为自己真的要去世界的中心了,她显得很开心,这也许是她最后的机会了。达成这个心愿,即使她离开,那也一定是微笑着离开。但一场突如其来的29号台风,让她最后的心愿也破碎了。因为天气原因,飞机没办法起飞,失望的亚纪倒在了候机大厅冰冷的地板上。
      行定勋运用了正叙和倒叙相结合的手法,摄影机在过去和现在之间不断地穿梭。而朔太郎也一次又一次的在回忆和现实之间苦苦地追寻。正如他自己所言,他忘不了过去。面对即将到来的婚姻,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过去,正视现在。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很痛苦,以至于律子也十分内疚。因为律子正是当年在病重的亚纪和朔太郎之间传递录音带的小女孩,也正因为她的一次意外的事故,使亚纪给朔太郎最后一盘录音带,在十七年之后才交到朔太郎手里。而律子其实一直都不知道亚纪已经离开了人世。
      影片中多次出现朔太郎手拿随身听,头带耳机的镜头,这让我很自然地联想到《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面那个男孩。此外,整个电影的基调也和《情书》等影片很相似,这是因为为本片掌机的正是岩井俊二的御用摄影筱田升,而这部电影也是筱田升的影像遗作。一部关乎死亡的电影,不但影片中女主角在电影结束后死去,连摄影师也随之而去,这些都为这部已经悲伤的电影更增添了几分宿命的色彩。
      其实,关于死亡的爱情故事,我们已经看过很多。这样的影片都无一例外地有人相爱,接着有人死去,最后有人回忆。按说这样的套路拍一遍两遍足以挖掘完所有的素材,但为什么以这样的故事为背景的电影、小说等等却能常拍常新,而且一出来就必然轰动畅销呢?究其原因还是抓住了人内心中最脆弱的东西。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面对最亲密爱人的死亡,不得不承认,所有的人,包括最冷酷绝情的人,在内心中,不会无动于衷。人类是最智慧的生命,正是因为这样的智慧,使得他们可以不同于动物,可以体会到酸甜苦辣。所以,人类常常都是烦恼的。而电影或者小说,正是把这些人类最常见的感情放大,通过影象和文字再现出来,让它们具有力量。
      为什么爱情中一定要有人死去才显得是真正的爱情?为什么相爱的人最终不能在一起才能让爱情值得回忆?死去的人可以一了百了,再也看不见人世的忧伤;而留在世上的人,却不得不面对着对死者的缅怀和对过去撕心裂废的追忆。就像朔太郎,即使将要结婚,却依然不能割舍对那个远在天国逝去的亚纪。
      在影片的最后,行定勋为我们留下了一个光明的尾巴:朔太郎和律子带着亚纪的骨灰,一起来到澳大利亚,在岩石山上,他们把亚纪的骨灰迎风飘洒。摄影机开始围绕他们旋转,然后慢慢离开,越来越远,直到最后他们变成荧屏上两个白色的小点。这是电影中最美的时刻。
      电影中的朔太郎和亚纪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唯一一次接吻还是隔着玻璃。也许不能轻易得到的东西永远最珍贵也最美。如果影片最后,朔太郎和亚纪真的走到一起,那这电影的娱乐性增强了,但作为一断凄美的爱情故事,它的感人之处也自然要消失了。不过我依然觉得,即使朔太郎和律子结了婚,亚纪也依然会活在他们的生活之中。亚纪永远是他们的生活不能躲避的名字。毕竟,很多东西,仅仅以“时间会治愈一切”为借口,是没有说服力的。它们永远不能从记忆中抹去,它们已经溶进血液,它们注定在每个难眠的夜晚,纠缠你一辈子。
      世界是没有中心的,那不过是亚纪为了活下去而想象出的一个美丽的童话。
      所以,还是那句话,牵手不容易,珍惜眼前人。
      别轻易辜负别人,也别轻易辜负自己。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