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7

广播往事 - [雜感]

Tag:
    前几日朋友发来一个问卷,其中有一个题目是关于广播的,问及是否经常听广播,一般都听哪些节目之类的话题。
    要不是这个问卷,广播似乎离自己已经很遥远了,突然发现有好久都没好好地专心地听过广播了。其实我对广播很有感情。
    很小的时候出了水痘,不能去上幼儿园,爸爸妈妈白天都要工作,没有人照看我,只好把我一个人反锁在家里。那时我只有4岁,为了防止我一个人在家里出危险,爸爸把所有可能会引发危险的东西比如火柴、剪刀等都收了起来。当时家里的还是黑白的,但为了防止我摸电之类的,爸爸每天上班前都会把电闸拉掉。所以,除了一个小小的白色收音机,我没有其他的娱乐工具。每天下午,大概是4点多吧,我都会把收音机准时拨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收听“小喇叭”。“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当熟悉的声音响起,我一天的快乐也随即开始。
    小时候的经历大概培养了我对广播最初的感情。
    上了小学,中午放学回家一般都要听听广播剧,那时听了很多历史方面的广播剧,比如《邓宝珊将军》、《李银桥回忆毛主席》等等,都是那个时候听的。80年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人们的思想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上出现了很多新生事物。电视开始越来越流行,彩电开始普及。收音机在一般家庭中的地位渐渐被电视所取代了,人们更习惯在吃完晚饭之后守在电视机前看连续剧而不是从广播里收听每晚七点的新闻联播了。只有楼下老大爷还经常用它们听一听秦腔。
    初中和高中由于学习比较紧张,广播听得也不多却印象深刻。大概是93年左右的时候,大陆的流行音乐开始火起来,电台总是播放一些当时最流行的“金曲”。当时很多流行歌曲我都是从广播上首先听到的。我现在仍能想起当时听《同桌的你》时的那种感动以及听《Don’t Break Heart》的震撼。原来,音乐还可以是这样的。
    高中的时候,电台里常常有点歌的节目。学习的时候,一边听广播一边写作业。经常能听见朋友之间互相点歌,感觉都是和自己岁数差不多的学生,其中还有很多小情侣,在忙着为对方送去祝福。年少时的爱情虽然玩闹但却真实甜蜜,只是不知道现在那些当年给对方点过歌的情侣们,又有多少还牵着手。
    那个时期还有个节目很轰动,就是“子夜情更浓”。我记得那个主持人叫红杏,很暧昧的名字。节目大多是关于性的,有很多是夫妻之间的故事,听上去既神秘又很滑稽。当时班上很多男生都听,第二天还常常把听到的节目当笑话一样相互之间聊侃。对于当时的我们而言,性是神秘而又有趣的东西,每个男生都或多或少地有着自己的性幻想。在压抑的三年高中生活中,这个节目为我们的生活的确增添了不少的乐趣和话题。后来这档节目还是顶不住压力,消失了。
    后来,上了大学。四年大学生活,基本上也就是大一好好地听了一年广播。当时学生中流行听CRI,有阳晨主持的音乐节目。主持人的声音很好听,现在还能回忆起来。当然,必听的节目还有“都市点歌台”。在兰州生活的朋友们应该对这个节目不陌生吧。好象在那时还是小有知名度的。
    上了大二,我就加入了学校的广播站,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平日听广播的影响。总之,在广播站的日子是我大学时代非常美好的一段时光,关于广播站的故事,有时间专门写文章吧。这里就不罗嗦了。
    进了广播站,对广播的热情由“听”转到了“做”,后来几乎不怎么听了。大学毕业了,广播站的同事们都各奔东西,再也没有机会在学校广播上听到自己的节目了。
    最近两三年,除了停电,几乎从未打开过收音机。每天在电脑面前的是远远高于其他任何事情。偶尔听听广播,也是在出租汽车里,断断续续地,甚至不知道自己听的哪个台。
    上周四也就8点多一点,在出租车里。司机开着广播,刚开始是大段大段的广告,后来正式的节目开始,又是什么男性康复门诊之类的节目。感觉很恶心,似乎除了前列腺,男人们就得不了其它的病,似乎除了生殖卫生的节目,电台就不能放些别的吸引听众。这才刚八点啊,黄金时间就开始“治病”,难道是城市生活压力太大,男人和女人性生活的时间已经开始越来越提前了吗?
    那天一个朋友从北京回来,她是在北京做电台的,她说她们台里去美国调研发现美国的广播市场非常好,节目的内容也很新颖。她欣喜地说,广播的前景还是很不错。
    真的如她所说吗?但愿吧。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