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6

和他们一起成长(三) - [雜感]

Tag:
    兰州并不是中国的西雅图。
    从地理位置来看,西雅图一过就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了。而从兰州向西走,没有了海水,沙漠却越来越多;从音乐上来看,自命清高的兰州的摇滚也从来没有一支乐队,比来自更西的新疆的舌头一样,在中国摇滚乐版图上享有盛名。也许野孩子算,可它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兰州乐队。兰州就这样在外部的尴尬和内部的浮躁中,学会了自娱自乐。观众也好,乐手也好,在自我营造的欢乐气氛中不亦乐乎。所以,如果乐队想要巡演的话,从全国范围来说,他们多半都会把西安当作最后一站,而忘记了距离西安600多公里的城市里,也依然有一群火样的观众。也许是他们还不够了解兰州,也许是兰州的演出市场还有待完善。总之,在兰州看外地乐队演出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2003,曾盛传诅咒来兰的消息最终不了了之,兰州的观众也早已习惯了类似这样的演出消息。但没让大伙失望地是,9月份,木马乐队在兰州体育场西侧的一个酒吧里,为刚刚进入秋天的兰州带了一场精彩的演出。那时候的木马成员已经变成了四个,他们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这无疑是一场大牌的演出。演出的消息在几天前就已经在网站上登出来了,在我博客的链接上,有两位可爱的女士直接参与了本场演出的海报设计和门票出售工作。
    演出照例晚了一会,不过大家已经习惯了。由于没有舞台,大家可以近距离的观看演出,这倒是件不错的事情。演出现场照例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微笑、点头、扫关是兰州摇滚永远不可或缺的。
    木马的四位成员都是很有个性的。冯雷一直站在最后,刚开始还穿着拖鞋,后来直接光脚站在地上;胡湖光着上身,胸前的纹身十分显眼,他的鼓敲得真是又狠又稳,如果不是现场的表演,我很难想象像木马这样的乐队竟然需要这么重的鼓;曹操一直微闭着眼睛,自顾自地在一旁,一副十分沉醉的样子;主唱谢强走到那里都会是这队伍中最耀眼的明星,那时的他已经当了父亲,乐队的新EP也快要发行了,一切都是顺风顺水,春风得意。
    现场是很热的,虽然酒吧外面初秋的兰州夜晚已经有些微凉。谢强每唱完一首歌,都是汗流不止,前排就有女孩子把自己的纸巾不断地递给他。
    演出的结束后,谢强的拨片被人要走了,而胡湖则在抽着兰州烟。我去和冯雷聊了几句,和他聊了聊他的大学,以及是如何加入木马乐队的。他说他自己也是木马的歌迷,后来听说木马要找键盘,他就去了,就这样一直留了下来。感觉这家伙挺和善的。
    03年看的演出不多,这一年很多老乐队不在了。又有很多新乐队成立。风格更加丰富,想表达的也更多,但是想法和最终成型的音乐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差距。这座城市每年都有老乐队解散,也有新乐队成立。看演出的人也来来回回,有些人一直热爱着,有些人叶公好龙后选择了别的东西。革命好比大浪淘沙,摇滚又何尝不是呢?怎样选择都是自己的事情,谁也没有错。
    04年,忙着旅行,恋爱,毕业,分手。对音乐渐渐有些淡忘。毕业的时候买掉了很多过去的打口带,很多过去的记忆一同被买掉了。最后的买主是附中的两位高中生,他们用50元钱买走了我最后的将近80盘口带,连同那个纸箱,那感觉像极了“革命传统”代代相传。这一年,只看了一场演出,就是学校吉协的散伙演出,谈不上水平不水平,除了回忆回忆过去几年中在这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和老友们一起喝喝酒、叙叙旧。过去几年里在这里的玩闹马上就成了过眼烟云。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