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0

诸事不顺 - [雜感]

Tag:
    钱包,钱包,钱包,我忠诚的钱包昨天晚上悄燃离开了我。到现在为止我还不能确定它的遗失是由于自己的疏忽还是因为小偷大人的光顾,总之,它就在周末的夜晚悄无声息地消失了。钱包上的毛主席头像虽然闪着金光,可这仍然没有阻止它的丢失。钱包里的钞票不重要了,迟早还会有;那些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卡也不重要了,以后再办就是了。只有一样东西,再也回不来了。那是一封信,一封很久远的信。它写于1998年的夏天,是一位对我影响很大的女生写给我的。这么多年来,用过很多钱包,钱包里的东西不断在变,只有它一直装在我的钱包里。现在好了,它终于丢了。钱包里的一切都不重要,惟独这张很旧很旧的纸。它对那个拾到我钱包的人丝毫没有用,而对我来说却意义非凡。这会,它也许已被揉成一个纸团,扔在兰州城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诸事不顺,诸事不顺,诸事不顺。本命年真的诸事不顺。从三月份开始就有丢东西的事情发生,从小丢到大,手机盖,照相机包,现在轮到钱包了。
    人倒霉,鬼吹灯,放屁都砸脚后跟。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