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31

端午节、儿童节以及ZBF - [雜感]

Tag:
    今天就是纪念那个投了汨罗江的楚国人的日子。今天要吃粽子,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吃到一个粽子。中午,我要么去吃米饭要么去吃卤面,总之我想我今天吃不到粽子了。以前我并不那么喜欢吃粽子,粘手,粘嘴。但近几年我突然迷上了吃肉粽子,尤其是里面有精瘦腊肉的那种。今天似乎还应该给手上和脚上缠几根彩色的线,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以前这么做过,现在不做了。这是不是说明我对很多事已不太在乎了。倒是大街上多了好些卖这些小玩意儿的小贩。
    其实,我本不准备写以上这些话的。但在这样一个日子,如果不在博客上说几句和这有关的话,那就又表示我远离正常生活了。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这是近一时期我主要的奋斗目标。其实我更关心明天的节日,因为那才是美好的。端午节年年都可以过,只有儿童节是有时效性的。它在每个人的一生中,只有那么有限的几年才能享受。所以,小朋友们,包括我5岁的弟弟,你们真他妈的应该好好珍惜你们自己的节日。这是世界上最伟大最单纯的节日。在今天,你们可以是奥特曼,你们可以是蜘蛛侠,你们可以是舒克和贝塔,你们还可以是李宇春小姐,如果愿意,你们甚至还可以是小布什和本拉登,没人会和你们计较。总之,你们想是什么就是什么,这一天,你们是世界之王。也许我应该关心青年节,但青年节和儿童节比起来,泛政治化的色彩太重了。而且,当一个青年你还必须要学会忧伤,只有忧伤了,才能表明你成长了,才能表明你已经远离了年少的无知与懵懂。但忧伤本身是可怕的。
    其实,我本不准备写以上这些话的。但在这样一个日子,一个节日和节日相连的日子,如果不在博客上说几句和这有关的话,那又表示我远离正常生活了。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这是近一时期我主要的奋斗目标。其实我讲昨天晚上的事情,因为那才是我想要表达的。
    我想说的是和犯人有关的事情。
    昨天晚上我去当犯人了。不是杀人犯,也不是强奸犯,而是最近很时尚很流行的装B犯。昨天风雨交加的时候,我正坐在理工大学弘文宾馆的报告厅里,给那里的主持人大赛当评委。对我来说,评委和装B犯之间是可以画等号的。在台下,我要正襟危坐,我要小心翼翼,我说话的时候不能用诸如“操”等生活常用词。不能太严肃,以免给别人造成学究的错觉;也不能太前卫,以免被扣上老不正经的帽子。要成熟稳重要大方得体要形象与口才并重。在我旁边的是学校的领导,团委的老师,省、市广播电台的“名嘴”,一个个的头上都有光彩照人头衔的人。他们来这里就是当权威来的,他们和我不一样,我,不是大牌,不是权威,我不想和他们一样,但我和他们混在一起。我假装自己是个游客,还是匿名的那种。比赛的时候,遇到台下鼓掌的时候我也使劲拍手,遇到台下起哄的时候我就面无表情的沉默。这B,装得太像了,对此,我感到很欣慰,因为在这么多人面前装B,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其实,这里的主持人大赛我再熟悉不过了。最早的时候,我是观众,接着是大赛的工作人员,到今天是评委。很多年过去了,我的身份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周围的人也不断地发生着变化。看着眼前这些18、19岁的年轻人,真是感慨良多。这是多么好的年纪啊。我的旁边的旁边就坐着王彤,当年我也曾在自习室一边听他的都市点歌台,一边做高数的作业,没想到有这么一天,我们能坐在一起为一群比我们更年轻的人点评。他们的表演确实是精彩的,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看着他们在舞台上光彩照人的样子,我开始怀念起自己站在上面的情形。好象就是昨天的事情。我当年做节目的那些稿子如今已经安静地躺在站里的档案盒中,多年后如果我还有机会再次翻阅它们,那简直就是在欣赏一场残酷的美了。
    昨晚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当这一切结束之后,坐着车路过小西湖立交桥,看着那些闪烁着粉红色灯光,看着凉风习习的大街上人们匆忙的样子,我突然觉得青春就这么被钉死在了墙上了。

(PS:今天心血来潮买了一本最新的《音乐天堂》,很多年没看过这本有声杂志了,自从它,坐着车路过小西湖立交桥,看着那些闪烁着粉红色灯光,看着凉风习习的大街上人们匆忙的样子,我突然觉得青春就这么被钉死在了墙上了。“妥协”之后。太多的流行内容,让人有点听觉疲劳。今天买了一看,没想到比自己想象中的样子要好多了,选歌也很意思。写今天博客的时候,我正在听它附带的CD,阿拉伯音乐,很好听。)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