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5

世界杯期间的生活(一) - [雜感]

Tag:
    好几天没有写博了,生活陷入极度混乱中,日夜颠倒,黑白不分。六个比赛日只拉了两场比赛,终日飘忽在凌晨呐喊与黎明入睡的状态中。两眼已近无神,胡子几日没刮。一想到这估计是最后一次清清闲闲的看世界杯了,不免嘘唏不已,也就更加放纵自己,点灯熬夜,试与德意志无时差。世界杯啊,不知四年后,我将在哪里为你疯狂?
    今晚西班牙和乌克兰队的比赛,本以为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没想到乌克兰迅速地被打回原形。世界杯新军的首次亮相,看来让很多人失望了。直播这场比赛的时候,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独自欣赏,而是和一个并不喜欢看球的女人坐在嘉峪关西路的一家昏暗的酒吧里。酒吧里的大电视当然在直播这场比赛,但看球的人却寥寥无几。我无法集中自己的精神,一会在比赛中游移,一会在两人的谈话中回忆着过去。
    这是一次迟来的重逢,而今天重逢也同样是一次送行。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曾经和我有关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再过几天,她就要离开兰州。因为即将要离开她学习和生活四年的城市,因为即将要面对她不愿看到的别离,今晚的她,看上去有些伤感。不过,她看上去还是成熟了,比起四年前我认识她的时候成熟了许多。谈话中,我知道她学会了很好地照顾自己,也同时幸运着得到了别人的照顾。这很好。眼前的她幸福无比,这让我无法不替她高兴,尽管我今晚也同样有点伤感。
    在106车站,我们最后一次拥抱。还是像四年前一样,她在台阶上面,我在台阶下面。拥抱持续了了十几秒后,我对她说,好了,你的男朋友不会看见我们在拥抱的。她笑了。多年前的一幕幕又在我眼前浮现。他的男朋友当然不会看见我们,他既没有千里眼也没有顺风耳。此刻的他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女朋友在和另一个男人站在路灯下说话,他只用一点信心和一点努力,筹划幸福的未来以及何时娶到一个善良的妻子就足够了。现在的我似乎越来越习惯回忆者这个角色。在生活的各个时段,各个角落,我总在不断地重复回忆。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是当年的我,除了眼睛的近视程度增加了,下巴上胡子的增长速度增加了,似乎一切都没发生什么变化。也许这就是别来无恙?而我生活中曾经的她们却都变了,变得成熟,变得理智,变得会用“现实”而不是“理想”来思考了。她们也许并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类似的,她们都永远地离开我了。无关乎谁对谁错,过去的终究要过去。这是个可笑的自我安慰,像丢了玩具的小孩期盼新玩具的到来。
    她说了现在的我平和了许多了,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愤怒的文艺青年了。这次是我笑了。我真是那个自诩愤怒的青年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或许有时是,有时候不是。但是今晚,我明白,自己只是那个有点伤感的飞渡罢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