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8

世界杯期间的生活(二) - [雜感]

Tag:
    最近读完了侯马的诗集《精神病院的花园》,第一感觉是挺“规矩”的,这似乎是“学院派”一个共同的特点。如果非要让我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一下他的诗,我一定会选择“克制”和“隐忍”。侯马的一些句子写得非常之好,由于书现在不在我手边,我无法引用了,如果有谁看到这本诗集,可以翻翻看。看评论说,侯马的诗写得比较悲悯,充满人性关怀,这点我也表示赞同,这恐怕也是知识分子写作的集体走向。只可惜,很多时候,人们对这种关怀似乎并不感冒,而且反有觉得装B之嫌。“学院派”的日子不好过啊。现在提到“学院派”似乎总有一些鄙视的声音,似乎搞艺术、玩音乐、写诗之类的事情只能集中在“社会”上。而我觉得这种硬性分离的做法正是一部分人心虚的表现。《精神病院的花园》还是河北教育出版社的系列书籍,也是韩东主编的。河北教育出版社这几年的表现挺让人欣喜,出了不少好书,尤其是对诗歌的推荐真是不惜余力。河北教育出版社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在这几年图书市场上比较活跃,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的前瞻性很强,出的书不是凑数应景之作,而是站始终站在一个比较前沿的位置上,这才使我们有机会读到更多的好书。
    最近看的几部电影以老片居多,着重看了《午夜牛郎》、《猎鹿人》和《闻香识女人》。看这三部电影主要是冲着三位老戏骨去的,最近很迷这种演技派的东西。我一直觉得霍夫曼在《午夜牛郎》里表现《毕业生》要好,但现在人们一提起他,似乎总爱提及《毕业生》和《雨人》,霍夫曼在《午夜牛郎》演的小偷一角,绝对是教科书般的表演。而《猎鹿人》我并不是很喜欢,我对这类型的影片一向不太感冒,看它只是为了看德尼罗。但看完有点失望,还是喜欢《出租汽车司机》里的德尼罗。同样是反战题材,《出租汽车司机》更吸引我一点。《闻香识女人》的风格特像《死亡诗社》和《蒙娜丽莎的微笑》,都是那种美国公校生活的。帕西诺的表演无可挑剔,和《忠奸人》、《盗火线》里一样好。戏骨就是戏骨,不必在乎角色,只要给他们发挥的空间,他们在表演中所产生的巨大张力的确是很惊人的。这几天脑子里一直是《午夜牛郎》里那个小偷的样子,这恐怕就是影星的力量。
    这几天当然没有遗忘足球,小组赛就快要打完两轮,有人欢庆晋级,有人准备打道回府。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阿根廷和巴西还是强大的可怕,虽然巴西首战只赢了一个球。但这两支球队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是令人恐惧的。荷兰队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看来他们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其实世界杯是足球世界的伍德斯托克,谁在台上谁在台下并不重要。这一个月其实对很多人来说就是两个字:狂欢。球迷的疯狂和乐迷的疯狂之间其实是可以划等号的。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