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9

世界杯期间的生活(三) - [雜感]

Tag: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比赛看得太多的缘故,今天突然感觉有些疲惫。本指望中午睡个好觉弥补一下,但楼下轰鸣而过的农用车和远处铁道线火车汽笛发出的巨大响声,让我一中午都处在半睡半醒之间。这样的感觉的确痛苦。自从楼下的马路修得一马平川之后,每天在巨大地轰鸣中睡觉已成了家常便饭。真羡慕同舍的一位哥们儿,任凭窗外风吹雨打,他都能迅速地入睡,并在漆黑的夜里鼾声如雷。一边是楼下巨大的轰鸣声,一边是此哥们儿无忧无虑的鼾声,能睡一个好觉是我每日最奢侈的梦想。有时候真羡慕此哥们迅速入睡的本领,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可望不及的生存技巧。要是有此绝技,估计罹患神经衰弱的可能就要小多了。
    下午妈妈打电话来说,给我烙了几个饼,让晚上的夜班车顺路给我带来,要我到门口等着。因为觉得麻烦,本想一口回绝,但想了一想妈妈的苦心,最终答应了。电话那头传来妈妈欣慰的笑声。唉,让妈妈欣慰对我来说简单无比,她只不过希望我能在明天的早餐吃到她的她亲手做的饼罢了。
    晚上瑞士和多哥的比赛让人实在看得有点郁闷,两支平庸的球队和一场乏味的比赛。下半场实在看不下去了,索性下楼散步,顺便等着夜班车。走过篮球场,一对情侣正在接吻。由于我的不期而至,他们俩的身体迅速地弹开了。我对自己的到来有些内疚,赶紧低着头迅速地离开了。要是在十年前,我很可能冲着他们站的地方大喊一声,而现在我只希望他们能安静在那里接吻,谁也不要打扰他们。在昏暗的球场接吻,其实是一件相当深奥的事情。只有体会一下,才能真正明白其中的奥秘。
    晚上的天气很凉,是下了雨的缘故。一直闷热的天气,今天突然凉下来了。人们又重新穿上长袖衣服。对于兰州的天气,用经验量度是永远不管用的。预报说明天的气温最低只有11度,这恐怕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夏天的温度。
    一个人慢吞吞地走向大门口,发现车已经到了。赶紧快速跑了几步,从车窗下接过装饼的塑料带。六个饼被妈妈用袋子裹得严严实实,整整齐齐地躺在塑料带里。
    回到楼上,瑞士队已经2:0领先多哥了。无心再看,敲下上面的字后就要去睡觉了。希望今天晚上能在凉爽的天气里睡一个好觉。

今天写的小诗

雨水天气 

就要开始
夏季的雨水天气
和雨水一起蔓延地
不仅仅是
空气里的潮湿
一些和爱情有关的话题
也在小心地传播
世界一声叹息
天空就昏暗无比
人们在雨水里
开始集体热泪盈眶
他们
是被感动了
或者是被弄疼了
六月底的屋檐下
思念和离别蠢蠢欲动
人们都湿了
只剩我全身干燥
划船抵达对面的大街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