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12

烟囱(二) - [獨語]

Tag:
花了三天时间
我把自己
从六楼的楼顶
运向潮湿的一楼
现在,站在阳台上
那个本该出现你们的位置
已经让
一棵歪脖子的树
代替了
七月天气炎热
我不停出汗
街上的男人全都疲软
而你们
依然生机勃发

今夜,一场大雨后
我推开窗户
试图在黑暗里
寻觅一些你们的气息
但我再也看不到你们了
兰州的夏夜
空气里充满的是色情的味道
你们喘出的粗气和这味道
格格不入
我想,如果我
再一次把你们比喻成阳具
再一次想象你们要戳穿跨下的天空
那么我是不是
在有预谋的时间里
又完成了一次
伟大的意淫

    上个月的最后几天,在仓促的搬家通知下来之后,我开始一麻袋一麻袋的把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从六楼搬向一楼。“无限风光在顶峰”!虽然六楼夏天热的不行,但好在视野开阔,让我每天都可以向东眺望一下二热的烟囱。现在搬到了一楼,站在阳台上,除了一栋遮住阳光的楼,就是一棵树了。
    好在,六楼有六楼的烟囱,一楼也有一楼的……
    再发一遍以前写的。

烟囱(一)

每天早晨
推开六楼的阳台门
我都能看见你们
坚硬地站立在那里
你们
像两根生机勃发的阳具
硬生生地插向天空
那白色的烟
是你们在抽动中
喘出的粗气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天空被你们无数次
骑在跨下
但你们始终没有
把它戳穿

烟囱啊
从我这个角度
一定有很多人眺望过你们
在我之前有人
在我之后也一定有人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闲工夫
写点什么给你们
你们永远那么骄傲地
矗立在飘浮风沙、粉尘
甚至是流言碎语中的兰州城
从没有顾及
街道上走过的胖女人
看你们的眼神
五十年或者更久以后
如果你们还在那里
你们一定还会被人说起
而我
如果还活在这个世上
那一定是在早泻的恐惧中
仓皇逃去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