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17

 - [雜感]

Tag:
    天气很热,热到什么都不想做,连字也懒得写。上街随便一走动就是一后背的汗,朋友开玩笑说每到这个时候死得心都有。虽然没那么夸张,不过今年也确实够热的。炎热一直持续到夜晚,头顶上轰鸣的蚊子和这该死的天气一样,让我在床上是辗转反侧,夜不能轻易寐。好在每天能喝到妈妈煮的绿豆汤,多少是个心里安慰。
    看着满大街恨不得把自己最大限度暴露的女人们,我在想唯一能减轻我炎热程度的就是头发了。也许应该去剃个光头?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