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4

投票 - [雜感]

Tag:
    朋友打电话过来,说是帮忙投什么票,罗罗嗦嗦解释了一大堆,并给我传来了详细的投票方法和200个身份证号。看了投票须知,我明白了,这又是一次不要脸的作弊行为。
    此比赛是中国电视剧产业中比较有知名度的,已经举办了很多届。以前虽然也知道这个比赛,但却从来没有参与过什么观众投票、评选之类的。没想到今年第一次参与就是以这样的方式。须知上写得很清楚,把怎么投投哪些投给谁都写得一清二楚。反正不管你其他怎么投,一定要在其中的一项目中把选票投给某某。鉴于一个IP地址和一个身份证号只能投一次,所以每投完一次必须断开网络连接,然后重新拨号,以保证每次IP地址都是不同的。
    说实话,要不是给朋友帮忙,实在不情愿干这样的事情。而朋友也是给别的人帮忙而已。这样的差事麻烦程度不言而喻,更要命地是每一次投票过程中内心出现的那种恶心感觉。本来观众参与这样的投票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通过观众的反馈,影视行业的创作者、演员可以凭此获知观众的心理,以此不断提高作品的质量。这本是好事一件。但现在这样的作弊,无疑起不到任何这样的作用。就那我自己来说,每一张作弊的选票投其来十分随意,只求数量不求质量,根本不去看投了什么电视,什么演员。
    200张选票中还有我父母的两张选票,他们是中国电视剧的主要观众,比我有发言权。所以,在总共经我手的选票中,只有他们的两张是最认真、最真实的。尤其是我妈妈的选票,甚至在某项选择中犹豫不已,因为在她看来很多电视剧都是不错的,很多演员的表演也是不错。看着她的认真劲儿,我在想,中国的电视剧的对象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而他们的意见却不能真正地被表达,他们往往是最被忽视的群体。这真可笑!那些投机者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意见,只在乎最后的荣誉会落在谁手上。我深深地鄙视那个必须要选的人。其实,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也没有看过这个人主持的任何节目(她是最佳主持人的侯选人),在投票之前我甚至没有听过她的名字。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我的手里被选了200次。而且我知道,还有很多我这样的人替她投票。我真的希望在颁奖晚会的那天,这个人名字不会再出现在任何获奖的名单里。
    也许这个人本身是无辜的,她也不一定了解幕后发生的这些事,但我还是很鄙视她。鄙视的原因就是让我在“帮忙”这个前提下,吃了200只苍蝇。帮忙是应该的,但苍蝇的味道还是令人憎恶的。
    中国这地界上,什么都可能有假。去年还有人短信参与的“超级女生”有可能引发中国民众民主诉求。要我说,这番言语在今日看来也仅仅是一种自我安慰。在什么都可能有假的大环境面前,又怎么会出现真正的民主?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