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7

哆啦A梦:无限可能的童年偶像 - [電影]

Tag:
 

      毫无疑问,从小到大我最喜爱的卡通形象不是拿着金箍棒的孙猴子,也不是脚踩风火轮的哪咤,而是和我们有着不共戴天深仇大恨的倭国的漫画家藤子·F·不二雄创造出来的机器猫。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被老鼠咬掉耳朵身材短小本领无边憨态可鞠的机器猫了,只记得能够拥有一只机器猫一直是我童年时光里亘久不变的幻想。
      小学时,一本机器猫的漫画书(后来才知道是盗版的)是1.98元。从我家到学校中间有一间小书店,里面常常买各种当时流行的日本漫画书,我就是在那里买书。但机器猫的漫画书出的实在是太多了,对于一个资金有限的小学生来说,靠购买的方式买齐所有的机器猫漫画实在是太不可能了。我也开始像康夫一样,经常在书店看免费书。不过那个书店的老板还不错,从来没像漫画中把康夫从书店赶出的老板一样也赶走白看书的我。如果放学还早,我就会到那个书店看上一会新来的漫画书。除了机器猫,也还看了很多倭国的漫画。那时真是惊异于倭国人的想象力,他们竟然能有那么多的画家,而且画了这么多好看的漫画。90时年代初,中国小孩子好象没有人不知道《圣斗士星矢》、《七龙珠》、《足球小将》等等日本漫画的。
      后来,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全套的机器猫以及机器猫的超长篇,我终于知道原来机器猫本来的倭国名字叫哆啦A梦。在某个寒假,我用当时的压岁钱抱了整整两箱机器猫的漫画回家。爷爷看到我抱着两箱漫画书回来,还以为是给我8岁的弟弟买的。其实拥有成套的机器猫漫画一直是我自小学以来就梦想的。看着一本本崭新的而且还是正版的机器猫漫画出现在我面前的失火,我知道我当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其实有很多人都喜欢机器猫,它至少陪伴了三代人的成长。1969年,酷爱漫画的不二雄和他小时候的同学安孙子素雄合作以藤子不二雄名称创作了《叮当》,在《小学一年级生至四年级生》杂志上开始连载。从此,机器猫这个卡通形象就一直延续下来。很可惜地是,不二雄在1996年的时候因病去世了,这个机器猫之父已经永远告别了他的机器猫和读者。虽然整个机器猫的故事都是杜撰出来的,而且还有些科幻故事的味道,但它还是给人一种很真实很亲切的感觉。我想这是机器猫故事可以风靡世界的原因吧。戴着圆圆眼镜的康夫,不是那种“高、大、全”的人物,他很笨,考试经常得零分,运动也不好,唯一的拿书好戏就是翻花绳。而且他还不可救药地喜欢漂亮的静子。但是康夫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孩,每个普通人或许都可以在康夫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所以他的遭遇很容易博得大多数人的同情。而我们可爱的机器猫虽然来自科技发达的22世纪,但其实他只是一个在那个时代作为废品的机器人,而且还被老鼠毁了容。他也有很多缺点,比如他很矮,一心希望自己能有双长腿。所以,机器猫也不是一个完美的造型,也是有着种种缺陷的。至于康夫的其他伙伴们,都是一群有着鲜明人物特色的小孩子。按机器猫诞生的时间来推算,康夫们其实已经是我们叔叔辈的人了。他们其实代表了在站后成长起来的倭国的第一批人。对于他们来说,战争的阴霾早已过去,倭国正走上经济高速发展的道路,所以他们的童年注定了是一种正常的、安逸的、允许有幻想的童年。
      机器猫的故事风格其实和小津安二郎的电影很相似,关注地都是温馨的、平凡的倭国生活。在他们的眼中,看不到多少危机感或者和意识形态相关的东西。在机器猫的世界里,没有什么绝对的坏人,透过孩子的眼中,世界其实是很清澈的。即使到了后期的超长篇当中,虽然直接出现了好与坏的对立,但作者每次都把恶的一方设置成地球以外的人,而且每集都有一个光明的结尾,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色彩。也许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处理有些许逃避的成分,但对于无忧无虑的孩子来说,世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关于这部电影没什么太多话要说,只是觉得它是我看过的第一部剧场版的机器猫故事,应该写写。我想除了机器猫,现在我很难耐心地耐着性子看完一部动画片了。现在早已过了一边吃着蜀片一边看动画片的年纪,但对于机器猫,我却一直对它怀有一种朴素的情感。看一部这样的电影,你不用带着太多的思考,只需要拿出来一点时间来回想当初的那种天真无邪就好。那个蓝色的胖胖的家伙,始终是所有爱幻想的小孩子们心中永不褪色的梦。直到他们都长大了,他也依然当年的样子。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