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6

路中杂记 - [旅行]

Tag:
8月17日 兰州――南京  
    临走的时候,兰州突然的天突然阴沉下来,连续几天高温,今天竟然飘起了小雨,让人感觉格外凉爽。这让我不断想象千里之外的南京会用什么样的天气迎接我。
    运气不错,南京并没有想象中炎热。出了机场大厅,本以为是热浪滚滚袭来,没想到反倒是几丝小风轻抚。晚餐吃得十分操蛋,端上来的米饭都是糙米,黑得像喂猪的。但想想出门在外就这德行,又不是第一次如此,也没必要大惊小怪了。
    这餐厅也倒奇怪,一拨又一拨的游客像打仗一样在这里吃饭,竟然还有位老先生在大厅里买画。老先生是画国画的,作品多半是梅、菊、虎等等。老先生的旁边还有位主持人,她不断介绍老先生的作品和老先生的经历。按她的介绍,这老先生也算是出过国,拿过奖的。不知怎么竟在饭馆里卖画。不知老先生在这里多少时日,又卖过多少画,反正这一晚,吃饭的不少,买画的就一个没有。如果老先生的经历不假的话,他也只能抱怨台下坐了一帮子不懂欣赏艺术的人了。不过,这国画的风雅与狼吞虎咽的食客之间,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在饭馆里卖画的,老先生是如何选中这里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从饭馆步行百米便到了夫子庙,从后门走到桥上,秦淮河上早已是一片灯影霓虹。秦淮河的灯影素来有名,有诗云“桨声灯影连十里,歌女花船戏浊波”。自清先生和平伯先生在游览秦淮河时,曾各写有一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这可惜这等美文我并没有读过,只是牢牢记住了文章的名字而已。上次来秦淮河是在四月里的白天,虽然河边蝶舞纷飞,柳絮漫天,但灯影却是没得见的。那秦淮河的灯影之美似乎还体味不出。
    而今天重游此地已是黄昏,黄色的灯早已让秦淮河笼上了一团光雾。没有月亮,但在秦淮河上并不觉得黑,河上都是灯的倒影。街上的行人如鱼般穿梭,河上的船只也来往繁忙,一派繁华喧闹景象。在乌衣巷边驻留,旁边就是王导谢安的纪念馆。进了小巷,没有几个行人,更没有灿烂的灯火,与巷外的喧嚣相比,乌衣巷内显得格外的冷清。茫茫夜色中,饱经风霜的古屋散发着一丝苍凉的气息,白色的墙与黑色瓦诠释着乌衣巷的破败与冷清。当年,魏晋名士自风流,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了多么灿烂的一段注脚,而如今落花已随故人去,留得空巷空叹息。曾经的风流早已如烟云散尽,留下布满烟尘的旧屋空巷寂寂然立于时空角落。
    禹锡先生“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诗文让这里充弥了感伤的气氛。千百年来秦淮河的灯影不绝,但在这灯影中匆匆闪过的身影,早已是消失地无影无踪。但秦淮河的灯影还要继续下去,秦淮河上的故事也一定还要继续下去。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8月18日 南京――无锡  
    车到无锡是中午。午饭后去了三国城和水浒城,捎带在太湖上坐了一回仿古战船。太湖应该看看。歌里唱说,太湖美,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影视城就建在太湖的边上,三国城临挨着太湖。碰见一个无锡电视台的摄制组,刚刚架好机位,在湖上升来升去,里面还有一个“关羽”,后来才知道他们是给无锡拍城市宣传片。
    人造景观永远是很无聊的,宣传得很好,但看过了才知道不过如此。来过一次,就足矣了。其实在影视城我早已心猿意马,我迫不及待地希望今天的行程早些结束,因为晚上我就要见到DD了。
    DD和我是大学时代的同学,我们分属不同的专业,但曾在一起上过基础课。DD是他们专业公认的美女,周围转悠的男生很多。由于不是一个专业,彼此从未说过话,也没有机会认识。那个时候,201电话刚刚兴起没多久,学校里很流行收集用过的电话卡,DD也是其中的一员。刚巧我也有为数不少的电话卡,某次上课,DD坐我旁边,无意中说起聊起收藏的电话卡,我送给她一张300图案是鸡血石的电话卡。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再以后,交流多了些,相互熟悉了起来。渐渐地,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彼此都有了些好感。大二的夏天,她从家回兰州,打电话要我去火车站接她。隔几日,她来我家玩,老妈做了一顿很丰盛的饭来招待她,她帮老妈做饭,老妈对她的印象也很好。
    但是,所有的一切也就到此为止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更进一步。有些容易说出的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再以后,她有了一个篮球打得很好的男朋友,而我也开始和另一个女孩谈恋爱。整整四年,我们就这样发乎情,止乎礼,没有了下文。只是见面打个招呼,发个短信,偶尔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也只是聊聊平常的生活。
    大学毕业后,她和他的男友一同去了无锡,我再没有见过她。这些日子里,我们各自的生活都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我们靠着电话、网络保持着仅有的联系。来无锡之前,我没有告诉她我要来,只是到了中午,才发短信说我已经在无锡了。
    南方的天黑得早些,六点多天就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在无锡的百盛门口,我见到了DD。她没怎么变,还是大学毕业时候的样子。街对面就是崇安寺,我们在公园里找了一张长椅坐下。不远处是无锡当地的老人在唱戏,声音很是好听,典型的吴侬软语,只可惜我一句都没听懂。两人独处的时候总是很美的,尤其是当年有可能相爱的两个人再次相逢的时候。只是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女友,而我又成了单身一个。想再续前缘是不可能的了,虽然我曾在心里偷偷的想过,但毕竟她还是别人的女友。我们坐在公园里,周围坐了很多年轻的情侣,身在其中,感觉自己很滑稽。来了一个卖花的小姑娘,从她手里买了一束玫瑰,送给DD。我说,这花只能在这段时间发挥作用,等你一会回去,上车前就扔了它吧。
    十点多了,公园里没什么人了,D也要回去了。在无锡最繁华的人民路上,我们手牵着手,一起走在高楼的下面。步速慢极了,像在踱。碰到一个乞讨的人,一嘴的河南话,说什么自己出来打工被骗了钱之类的话,一听就是假的。但这个人又不断说了些中听的话,比如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然后她又突然冒出一句祝先生和小姐百头到老。听了这话,我感觉很好笑,我问她谁说我们俩是一对了?她说你们俩有夫妻相。她这句话把我们俩都说笑了。就为了她这句话,最后我还是掏了钱给她。DD说,你知不知道无锡有多少这样的骗子,我说不要紧了,反正这样的话她只能对我们俩同时说一次。我们俩都沉默了。
    在崇安寺买的珍珠奶茶,一人一个,一路拿着。喝完,竟然找不到垃圾桶丢掉。我说直到找到一个垃圾桶,才让你回去。DD微笑得点点头。但这里真的没有垃圾桶,又走了几百米,还是没有垃圾桶。时间真得不早了,找不到垃圾桶也得让她回去了。在一个路口,我们拥抱了一下,然后我送她上了车,目送着她离去。而后,我在街的对面,上了一辆和她要去的地方方向正好相反的车。
    坐在车上,我不断地用“假如”开始设想,只可惜,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再经历一遍,很多事情也没有机会再“假如”一次。感情这玩意,再深奥,归根结底也逃不出“缘分”二字。没缘就是没缘。


(影视城外观)

(水浒孙二娘的黑店)

(清河县大街上的老艺人)

8月19日 无锡――苏州 
    看来的确是到了秋天。听当地人说,苏州在三天之内迅速降温,一下从酷暑进入初秋。苏州被称做“东方威尼斯”,其秀丽旖旎自然是不遑多让,园林之美更让整个城市仿若一座大的花园。苏州是个“三位一体”的城市,整个城市从东至西分别是景区、老城区和新加坡工业园区。其中老城区的城郭从春秋时期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那时苏州是吴国的都城。以前来苏州的游客一般都是冲着这里的园林、寒山寺、枫桥、虎丘这样的景区去的,对新加坡工业园区似乎印象不深。实际上,仅仅从景区、市区来看今天的苏州,那真是管中窥豹了。如果是景区的大大小小的园林以及寒山寺的钟声暗合了人们对苏州最常规的印象,那么工业园区的苏则代表了另一个苏州。
    苏州的工业园区最初是由新加坡人投资兴建,因此也被称做新加坡工业园区。这里的占地面积比整个新加坡的国土面积还要大,集中了世界许多著名的企业,世界500强有100多个企业都把总部设在这里。在工业园建成之前,这里基本上已经是苏州的郊区了。
    进入工业园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空旷。到这里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六点,本以为会有一派繁忙的下班景象,但没有想到马路上鲜见什么行人,红绿灯孤单地闪烁,好象是摆设一般。各大工厂的厂房是这里唯一的主角。这些企业都有十分明显的标识,比如BOSCH、三星电子、麦拓硬盘等等,大多都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品牌。巨大的企业标识在数百里之外就可以看见。
    从厂区进入这里的居住区,则又是另一番景象了。由于是新城区,市政规划得十分出色。马路比一般城市要宽阔很多,楼高车多,工业化的气息十分浓厚。车子慢慢开动,透过车窗,可以好好感受一下这里。记得以前看报纸,上面有个提法叫“苏南模式”,今天到了这里,算是切身体会到这里的繁华了。苏州是整个江苏省经济最发达的城市,江苏南部的几个城市也是中国经济最有活力的地区,但它们本身的面积还不到江苏省的三分之一。而使苏州“发达”的引擎,就是在工业园区了。
    走到街上,如果把街上的行人全部换成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人,真的很难分辨这里究竟是中国还是外国。这里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繁华”二字来形容,这里的所有一切都让我感到震撼。这些年每年都有机会往外地跑跑,去了不少地方,感受了不同的文化,也长了不少见识。说心里话,作为一个兰州人,我没法不爱自己的家乡,但我不得不承认西部城市与东部城市确实存在着很大发展上的鸿沟。以前年纪小,嘴硬,总是不服气大城市的繁华,总觉得自己呆的城市是最好,如今切身体会,才知道自己当初的确是井下之蛙了。苏州工业园区只建成区区十年,但西部的城市要想迎头赶上,没有良好的政策和五十年的辛苦努力,是万万不行的。
    中华文明以大河文明作为发端的,没想到几千年下来,当年的蛮荒之地却成了中国最富庶的地方。想一想,这是一个比较操蛋的问题,没人心甘情愿的落后,身在西部不是我们的错。西部大开发?听上去是一个很诱人的提法。但中国的西部真的能成为又一个加里福尼亚吗?


(无锡锡惠公园)

(拙政园的荷花)

8月20日 苏州――周庄――杭州  
    二十年前,陈逸飞一幅油画成就了今天的周庄。要不是他的神来之笔,周庄恐怕直到今日也依然是个与世隔绝的水乡小镇而已。现代都市人在大城市呆得太久,对钢筋水泥的怪兽早已厌倦到家,于是对宁静、原生态的东西一下子趋之若骛。仿佛到了这样的地方,内心就真的平静下来了。所以,面对周庄疯子一样的人群,也不需要太惊讶了。
    中国人是穷怕了的,虽然这个国家的许多人对贫穷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有任何一个可能富裕的机会,中国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就好象今天的周庄,飞速发展的旅游业让这里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九八四以前这里只不过是若干江南水乡中的普通的一员。住在这里的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世代生活的地方竟然能给他们带了很多很多远比种地打鱼要多的钱。周庄这地方,因为三面接水,只有一面靠桥与大陆相接,千百年来免于战火的侵袭,一直保存有完好的水乡格局,历代更迭,这里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但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这里的商业气息越来越浓厚,而且是一年胜于一年。各式各样操着全国各地方言的人都涌到这里,让你分不清自己到底身处何方。在街边一个小店,店主竟然操着一口正宗的兰州话卖着兰州牛肉面。他们就这样,和越来越多的游客让原本宁静的水乡一天又一天的喧闹起来。
    现在,原本居住在这里的原住民已经攒足了钱,离开水乡,搬到岸上去了。在陈逸飞画双桥的地方,我拿着相机一直在守侯,可依然没有一张照片上没有多余的人头。在这里,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拍照几乎是不可能的。过度的开发已经不可避免地给这里带来了许多的问题,比如污染,对环境的破坏等等。但中国人是不怕这些的,他们只怕穷。在保护与赚钱之间,很多人从容不迫地选择了后者。在中国,很多地方都已经习惯了先破坏后保护的模式。只是不知道,大自然留给我们多少这样后天弥补的机会。在周庄,我突然想到了青藏铁路,难以想象下一次再去西藏和前一次去发生了多少变化。




(周庄)

8月21日 杭州――上海  
    昨晚夜宿杭州。
    睡到半夜,忽然听到房间里有巨大的响动,起身去看,黑暗中还以为是只大的飞蛾。等走近了一看,又好象不是。在走近一点,好家伙,哪里是飞蛾,分明是一只手掌大小的蝙蝠!赶紧开了灯去捉。在城市里还能见到蝙蝠,这倒让我长见识了。为了抓住它,我去卫生间拿了一条大毛巾,连扑带扣,终于把它给压在房间的地板上。用手机的光照了照它的脸,看见它露出满嘴獠牙,发出怪叫,听上去怪吓人。我慢慢把它拿起来,拉大窗户,扔了出去。好在它还能飞,一下子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西方人见到蝙蝠就会联想到吸血鬼,不过中国人见到蝙蝠倒是一种吉兆。不知会有什么好事等着我?
    一早上要去游览西湖。早起,只为了坐头班船游湖。
    到了西湖上,想起梁晓明的诗《半夜西湖边去看天上第一场大雪》。他在诗中写到,爱情从宋朝以来/已经像一杯茶/越喝越淡……千百年来,西湖总容易和爱情扯上关系,只是不明白梁晓明为什么要选择宋朝作为爱情的一个分界点。在西湖上发生的爱情,苏小小、白娘子等等,多半都是以喜剧开始,悲剧结束,皆大欢喜的结局似乎并不适合中国。而且好象悲剧更容易激发后世文人的想象力。
    船在湖上,我在船中。远远望去,西湖还是这么雾气缭绕,和上次来一样。来西湖两次,都没有碰上晴天。也许在阴沉沉的天空中更适合欣赏西湖的美。有人说杭州是中国最阴柔的城市,就因为这里有西湖。白日里的西湖除了氤氲,似乎没什么特殊之处,其实我更喜欢夜色中的西湖。灯光、月光相互映照,湖水总是波光粼粼。漫步湖边,到处都是景。站在断桥上,很容易就模糊在历史和现实之中。年轻的情侣们一对对或行于湖畔或坐在湖边的石阶上。不远处的湖水就这样安静地守望着他们的爱情。在这里,正如歌中所唱,“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其实西湖的浪漫多半要归功于历代的文人墨客,他们用自己手中的笔带给西湖一抹浪漫主义的基调。湖就是湖,水就是水,放在中国哪里都是一样的。但在文人墨客的反复吟唱中,西湖的湖水就有上了浪漫的魔力。听听西湖边上花园的名字吧,一个比一个美,一个比一个有意境,花港观鱼、三潭印月、苏堤春晓、曲苑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等等,哪一个不是有着很强的画面感呢?西湖就像一首婉约派的宋辞,清新隽永;又像一杯冲泡的龙井,先苦后甜,回味悠远。
    中午品完西湖龙井就离开杭州,从沪杭高速进入上海。
    上海还是那么热,还是那么一如继往的逼仄。塞车,一进市区就是塞车。上海永远这样。
    晚上要坐船游黄浦江,上海的夜色倒是有其迷人之处的。


(这就是那只蝙蝠)

(雷峰塔在西湖中的倒影)

(上海夜景)

(从东方明珠上俯瞰)

(中国人都知道……)

8月22日 上海  
    片段一
    雨说来就来,早上在豫园还闷热得很,一路走下来,汗流浃背。临近中午,雨就下了起来,而且越下越大。在徐家汇,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很多人躲闪不及,纷纷站在商场的房檐下避雨。
    幸好包里有伞。雨正大的时候,我正在徐家汇的天桥上。天桥中央趴着一位乞讨的老人,头发花白,又脏又长,披散着,赤裸着脚。难以观察到他的脸,因为他把脸深埋在水里。雨水从天而降,落在它的身上,他没有丝毫要躲避的意思,就那么趴在雨水里,像一尊求雨雕像。

    片段二
    在鲁迅公园的路口等灯红,车窗右边是一幢居民楼。有一个空矿泉水瓶子正好跌落在室外的空调架上面。一位老人看见了这个瓶子,想把它取下来。但她个子不够高,够了几次,始终取不到。街边正好有位学生,老人求助于他。但显然这个年轻人的个头也不足以取到那个瓶子,而瓶子叫他一碰,反而又向深处滑落了。
    车子开动了。两人一同走开,我想,估计是找棍子之类的东西吧。
上海固然繁华,但大多数的“繁华”是和普通老百姓无关的。瓶子顶多值一毛钱,一毛钱对于大上海来说,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片段三
    由于不认识路,出行不是地铁就是出租车。和上海出租车司机打过几次交道,对他们的印象倒是不错。今天上车,又遇见一个健谈的司机,他和我一路聊了很多。
    上海人素来有排外的传统,但不可否认地是,上海经济高速发展,外地人的贡献是相当巨大的。这位司机说,现在的上海很糟糕,上海的房价已经是天价了,但是真正上海老百姓买得起的几乎没有,高架桥两边的房子基本上都是外地有钱人和老外的。这话倒是不假,并不能归于简单的排外心理。我住的地方在闸北区,一眼望去,遍地都是老的棚户区。这里一直都是上海的老城区,基本上都是上海的老住户。随着城市的发展,上海的高到楼越来越多,但老百姓并没有因为楼多了高了就离开这里。其实上海的繁华很大一部分是中国的面子,真正的上海老百姓除了可以稍微自豪地说自己是上海人以外,有没有发自内心的幸福感觉呢?
    
    片段四
    夏天坐地铁,等于把自己当成包子放进蒸笼里。还是不太习惯,从徐家汇到火车站,在车厢里,我几乎无法转身,勉强呼吸。我面前站着一个女人,在往前一步她就可以说我性骚扰的嫌疑了。






(豫园)

8月23日 上海――南浔  
    今天去了南浔水乡,南浔的宣传口号是,江南水乡九十九,不如南浔走一走。感觉上南浔的格局和乌镇差不多,开发得比较晚,没有周庄那么浓厚的商业气息。
    到了这里,第一感觉都是清静,看不见旅游团队的出没,只有零零星星几个散客。南浔也分老城区和新城区,新城区接着陆地,和大多数城市的小区差不多;老街区保存得比较完好,“百间屋”基本上保留了水乡的原貌。南浔建镇已有了700余年的历史,在历史上人才辈出。临着水边,有很多过去的老房子,大多数还有住户。国民党的元老张静江的老宅就在老街上。这里的建筑基本上保留了明清时期的原貌,是真正的小桥、流水、人家。往往是走到某家某户,就看见这家的主妇在烧饭要不就是一位老大爷在切肉。这些普通水乡人家的生活也构成了水乡景观的一部分。
    在南浔的老街,有一座新修的道观,里面有两个道人,其中一个正在墙角拂琴。走上前和他们攀谈,没想到这拂琴的道人知道我来自兰州后竟然和我说起白云观,这让我惊奇不已。他说他作为云游道人,在2003年的时候曾经在兰州的白云观住过一年。这位道人很年轻,但已经做了近十多年的道士了。他告诉我他的真名叫姜云龙,而道号则是云清道人。
    从南浔回到上海又赶上下班高峰,路上又堵得一塌糊涂。和一位老友约好五点钟在人民广场见面,但六点多了还堵在路上。急啊急,可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等。
    在人民广场的来福士门口,和老友见了面,我们自高中毕业后再也没见过面。我们一起在来福士楼下吃了两碗拉面,花去四十三元,这对平常吃一碗两块二牛肉面就搞定温饱的兰州人来说,还真有几分不适应。
    送走了朋友,一个人在人民广场附近转悠。本想找找上海的石库门,但被告知被拆得差不多了,只有新天地一带有一些被重新装修过的老石库门。新天地在外地人耳中也算是赫赫有名了,著名的ARK吧就在其中,于是决定去那里转转。在ARK吧门口看见一大队排队的人,走近了看到墙上的广告才知道“信”乐团24-25号两晚在这里演出,海报上标出的票价是380元,但基本上已经买不到了,周围有很多漂亮的小妞在向票贩子询问门票。问了一个票贩,一张门票已经买到了500元。新天地按朋友的话说是“骗外国人的”。到这里一看,果然如此。所有的酒水、饮料都非常昂贵,基本上不是我等可以接受的范围。我突然想起《狂人日记》里的一段话――字里行间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天边一朵云,倒印在水中)



(右边那个就是云清道人)


8月24日 上海  
    今天没有太多要写的。白天基本上在大街上瞎转悠,一直到晚上朋友下班。吃了一顿只有三个菜但贵得匪夷所思的饭外加冰激凌。去了新天地,找到了ARK吧。




(新天地)



评论

  • 我博上有&nbsp;看看&nbsp;说不定有同感&nbsp;哈哈<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这么早的帖子都让您给翻出来了,真强啊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eek.gif’,’_blank’);"></font>
    RhineBabe(访客)|发表于 2007-05-27 11:41:05  [回复]
  • 原来我刚回来&nbsp;你就去了呀&nbsp;不过片片很不一样&nbsp;还是您是内行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tongue.gif’,’_blank’);"><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不行啊,我也是外行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font>
    RhineBabe(访客)|发表于 2007-05-27 11:40:00  [回复]
  • 我刚才的留言没有看到啊,难道白留了吗?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confused.gif’,’_blank’);">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confused.gif’,’_blank’);"><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看到了,看到了,呵呵</font>
    访客876367|发表于 2006-08-31 09:48:36  [回复]
  • 耶!巧了,我都去过呢,江南真的是很美,看你的照片好像我又去了一便,如果有机会我会选择在那长住!不过我觉得冬天去会更好,嘿嘿!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nbsp;&nbsp;&nbsp;&nbsp;nana<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呵呵,南方可是湿冷,冬天比咱这冷多了呢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smile.gif’,’_blank’);"></font>
    访客690779|发表于 2006-08-31 09:43:18  [回复]
  • 我回�戆烟}卜挖走�u�u</p><p>&nbsp;那��蝙蝠我看N�L�r�g,最后把自己��著了……<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您老最近忙什么呢?什么时候结婚啊?</font>
    pinklover (�憾镜纳屏甲��B)|发表于 2006-08-30 01:11:53  [回复]
  • 跟着你这位出色的导游一起神游江南,真是不枉我登陆一场啊:)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smile.gif’,’_blank’);"><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呵呵,你也回来了啊?写点见闻让偶瞧瞧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tongue.gif’,’_blank’);"></font>
    访客336355|发表于 2006-08-29 20:44:41  [回复]
  • OMG!文字图片一下子上了这么多,偶足足看了四十分钟。&nbsp;大部分的地方偶都去过滴,只不过偶到这些地方的时候啥也没想起,那些诗呀词呀啥的一概不知。不同的是偶去周庄的时候,岸边是艳艳的桃花,西湖也是。偶的总体印象是,这些都没什么稀奇。真是怪了,偶就是看不出个好来。外滩的人那叫一个多。上到经贸大厦的观光层,也无非如此。唉,心疼了俺的MONEY了。你倒是能消遣,回头再说。<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哎呀呀,你可真是认真啊,能耐着性子看完。</p><p>&nbsp;其实这些地方就那么回事,就是让人给吹的。</p><p>&nbsp;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font>
    worl (飘呀飘)|发表于 2006-08-29 12:10:38  [回复]
  • 你才滋润呀!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mad.gif’,’_blank’);">&nbsp;羡慕死<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还可以还可以,不是怎么滋润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font>
    访客135698|发表于 2006-08-29 10:54:16  [回复]
  • <img src=’/images/wink.gif’ vspace=2 hspace=2 border=0 onload="javascript:if(this.width>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wink.gif’,’_blank’);">我来也&nbsp;难怪那么多天不去我那里灌水哦,原来飞渡旅游去了哇,萧萧好生羡慕。奇怪,前两天你的博客始终打不开,不晓得是何原因??&nbsp;一口气看了这么多美图真是一种享受哇,想必飞渡此次旅行一定很开心。我想说的是飞渡应该将这几个地方分开写么,之(一)、之(二)...&nbsp;&nbsp;呵呵</p><p>&nbsp;南京我还没有去过,秦淮河得感觉好美哦,有点像西安的“大唐芙蓉园”&nbsp;“锡惠公园”的碧水蓝天野好美,还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好美,这样令人惬意的景致。hoho难怪江南出美女&nbsp;&nbsp;上海~~哦麦高德,我想念上海,想念东方明珠,想念我的宝贝&nbsp;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次这样的旅行??&nbsp;期待着.....<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萧萧写得好多啊。</p><p>&nbsp;你不是前几个月刚从上海回来吗?</p><p>&nbsp;只要攒好银子,等假期一到就可以撒一趟喽<img src=’/images/smile.gif’ vspace=2 hspace=2 border=0 onload="javascript:if(this.width>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smile.gif’,’_blank’);"></font>
    访客332638|发表于 2006-08-29 10:01:14  [回复]
  • 来看过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似乎说什么也不合适。&nbsp;留个小爪子印<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你现在怎么开始留言了?以前都爱潜水啊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wink.gif’,’_blank’);"></font>
    cynthialeehom (静鸣)|发表于 2006-08-28 12:20:32  [回复]
  • 好象时间有点太赶了~&nbsp;不过要开学了&nbsp;难免!
    jsdj112 (阿娇)|发表于 2006-08-27 19:46:22  [回复]
  • 不错的解说员,和你一同云游一番,别有风味。
    nantian099 (楠天)|发表于 2006-08-27 19:24:25  [回复]
  • 你似乎玩的很HIGH啊~~&nbsp;对ARK&nbsp;&nbsp;BAR的关注源于曾几何时对L’Arc~en~Ciel的迷恋~~~&nbsp;但是,现在~~我已经抵制日货了~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
    lala9421 (贩草莓的少爷)|发表于 2006-08-27 15:08:07  [回复]
  • 呵呵,坐沙发咯&nbsp;我说好多天不见你了,原来跑去旅游加怀念爱情去了啊&nbsp;写的不错,可惜我去的年月很久,我没那些印象了.&nbsp;乐儿<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不如你也写写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cool.gif’,’_blank’);"></font>
    访客967865|发表于 2006-08-27 00:37:02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