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7

我只是想说 - [雜感]

Tag:


    很难想象,过去的一个多月和去年的这个时候竟然如此相似。这究竟一种天意还是一种巧合我根本没办法回答。在网络上消失了一段时间。自从写Blog以来,这是第一次。其实Blog并不是一个自我调节的最佳方式,但很长一段时间我却一直依赖它。直到某天我突然发现这里也帮不了我的时候,我就立刻变得烦躁起来。有几天,打开电脑,对着屏幕,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彻底地失语,不知从何说起。这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像过去了很多年,虽然前前后后它只有一个多月。在过去的这段日子,我突然觉得有些东西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改变,无论是生活还是其他什么。但怎样改变,改变到什么程度,我自己也不知道。就这样,带着眼罩摸石头过河。最终,掉在水里。开始日复一日的失眠。白岩松在《痛并快乐着》中专门有一篇文章写自己如何失眠。那也许不是文字世界中唯一描绘失眠的文章,但确实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失眠一天两天并不可怕,但当失眠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每个夜晚都要在无数次翻身中度过的时候,它就变成了比噩梦还噩梦的东西。很难形容从关灯躺下到一直听见窗外清洁工人扫大街的声音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但在这种时候对自己厌恶却是肯定无疑的。某天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在床头摸着眼镜,带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突然想起西宁。为什么是西宁?我依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总之,我觉得自己必须去一趟西宁。两天后的晚上,从西宁的火车站出来,我的心好像踏实了一点。事先跟朋友说了要来,但过了海石湾才想起手机没有开通漫游,已经停机了。在火车站出口的一个报刊亭,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话筒里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出门手机怎么不办漫游啊!是啊,为什么不?也许我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站在车站的广场等朋友,双脚冰凉。风直往衣服里穿,这里的风如此之大,有些超乎我的想象。第二天一早,西宁下了大雪,天气越发寒冷。我要去一次塔尔寺。十几公里的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破旧的夏利轿车行驶在雪天的公路上。当时在车上我想,要是它一下子连同我都从这公路上飞出去,也许这事进行到现在还能有些戏剧感。反正生活中不能缺少戏剧的成分,不管是喜剧还是悲剧。但最后它是安全地呆在它该呆的地方,并且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把我拉到塔尔寺的大门口。十年前我来过这里,那时我还是个中学生,视力比现在要好,胡子没有这么长,不听摇滚,不看电影,对未来充满幻想,还特别相信爱情。十年后我再次来到这里,有些记忆已经模糊,也不清楚来这里的动机,是要遗忘什么还是要祈求什么很难说清。我是无神论者,也不相信任何宗教,但在雪中的塔尔寺我却想能立刻跪在哪个佛爷的脚下,让他为我指点一次迷津。可惜我一个也没遇到。那天的塔尔寺竟然只有我一个游客。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耐心一个人逛过国家的公共景点,即使是离我家不远的西固公园。由于下雪,有些地方大门紧闭,整个寺院好像在沉睡中还没醒来。现在的塔尔寺恐怕一年中也找不出几天如此的宁静的日子。站在一片大雪中,我突然想起了《柯利希的宁静日子》,虽然那里的“宁静”与眼前的是如此风马牛不相及,但我不知怎的我就是想起了这本书。从塔尔寺回到市区,一个人在大街上瞎晃,路过一个邮局,进去,坐下。想写一首诗,但却怎么也写不好,只把其中两句写在一张明信片上寄了出去。今天,我把剩下的几句写好了,只是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写在明信片的背后。在西宁,依旧彻夜难眠,躺在一张陌生的床板上,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我曾尝试改变自己身上的一些东西,但结果都不甚乐观。时间长了,自己也觉得无趣,觉得那不过是在浪费时间。已然如此,还不如一如既往四平八稳的过着。但生活毕竟不是计划报表,更不是电脑程序,它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人意想之外的东西。这种“意想之外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和命运这种带有宏大叙事可能的字眼划等号,我还不清楚,毕竟我活的年月还不是太久,经历的事也不是太多,有一些人还没根本没有机会遇到。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如果两者之间真是一个等号的话,那只能是无处可逃,只能束手就擒。电影《死神来了》今年已经拍到了第三集,我不喜欢这电影,从情节到表演,而且伟大的马克思早就教导我们这群社会主义社会成长起来的孩子不能相信宿命论。但我又不得不说这电影里暗示或者隐喻表达的东西,确实让人想起来脊背发凉。让你死,你就得死,不死都不行,因为那是命中注定的,就像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一样。已经有些混乱了……我也不知道这些狗屁文字存在一个虚拟的网络上到底有什么意义,也不知道这对我有什么帮助,我只是让手指出现在键盘上它舒服的地方,想一想有些事情是不是确确实实发生过。别骗我。

评论

  • 看了之后有想哭的感觉,冬天不是个恋爱的季节&nbsp;你说人会不会在一次刻骨铭心的感情之后而失去爱的能力?<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似乎不会,但也说不准。</font>
    inter(访客)|发表于 2006-12-20 09:23:26  [回复]
  • 失眠是一种超级痛苦,尤其第二天还得上班的时候,恨不得死了算了。羡慕飞渡老师还能在失眠后扛到中午十一点。&nbsp;塔尔寺没有去过。&nbsp;对你的那张携诗明信片的去向很感兴趣,是寄给自己然后再续完吗?呵呵,挺有意思。&nbsp;《死神来了》1、2我看完后什么都不敢坐,哪儿都不敢去了,哈哈,印证了一个真理:该死的娃娃球朝天。<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胡老师还是如次风趣幽默</p><p>&nbsp;不知道你的那个she情况怎么样了</p><p>&nbsp;在兰州祝你好运</p><p>&nbsp;希望这个冬天你在温暖中度过</font>
    木叶豹象(访客)|发表于 2006-12-19 16:34:15  [回复]
  • ��烈�g迎加入失眠症患者行列~~!!!失眠的�^大部分原因是�X垂�w分泌的褪黑素比�^少,建�h可以�a充�XX金N瓶…………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nbsp;竟然放了我最喜�g的梵高,��是星夜~~~死神三我早也看完了,�m然�]有前�刹亢每矗�但是我��是比�^喜�g的。�y道�f我���氐椎资���宿命��者?<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可能你就是。也许我们都是呢。</p><p>&nbsp;你也喜欢《梵高先生》吗?听得我死去活来。</p><p>&nbsp;唉~~</font>
    �憾镜纳屏甲��B (pinklover)|发表于 2006-12-19 14:05:11  [回复]
  • 我这周忙着复习&nbsp;下周出来,我们坐一坐<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好。</font>
    稀我 (searme)|发表于 2006-12-19 09:24:34  [回复]
  • <b>此留言为悄悄话!请进入留言管理查看。</b><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以悄悄话形式回复!<a href=/gbook.asp?gid=48875718&userid=20060450>请登录后点此查看。</a></font>
    小疼 (xiaoteng212)|发表于 2006-12-18 15:02:38  [回复]
  • 呜~~~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记得更年轻一点的时候,暗恋、热恋、失恋、僵持、揣摩、等待...所有这些关于爱情的细枝末节的东西都可以很轻易的让我对生活产生幻灭感。&nbsp;还有一次竟夸张到哭着冲出阶梯教室,在校门口跳上了一辆从没坐过的公车,最后却去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生活是很讽刺的。</p><p>&nbsp;以后那种感觉再没有过。不知道是不是也再不会有了。</p><p>&nbsp;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如此的轻描淡写、如此的刀枪不入、如此的不死不活、如此的...</p><p>&nbsp;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成长。如果是,我该感到高兴么?&nbsp;<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你应该高兴,但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p><p>&nbsp;生活不但是讽刺的,还是残酷的。</p><p>&nbsp;那些感觉其实是一种宝贵的财富,也许真的不会再有了。就像从你身边溜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时间。</p><p>&nbsp;这就是成长吧。</p><p>&nbsp;是成长总要付出点代价。</font>
    faye(访客)|发表于 2006-12-18 14:49:15  [回复]
  • 我小学的时候也去过一次塔尔寺,记忆最深的居然是是酥油灯?&nbsp;路上还在草原上抱着小羊照过一张相,羊妈妈就站在我的身后不远的地方,看我要把她的孩子怎么样,因为我们人多它又不敢贸然过来,焦急、愤怒、无计可施...那场景我至今仍记得...&nbsp;<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小学?那应该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吧?</p><p>&nbsp;无计可施,我喜欢这个词。</font>
    faye(访客)|发表于 2006-12-18 14:24:35  [回复]
  • 我不知道呢~~我去的时候就是和尚在卖票给我呢~<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我去的时候也是和尚在卖票。</font>
    贩草莓的少爷 (lala9421)|发表于 2006-12-18 10:28:58  [回复]
  • 我只是在偶尔会有小失眠的状况~~一两天后便自动痊愈~失眠太痛苦,对于所有人都一样。&nbsp;去年去过塔尔寺,印象最深的就是冷空气和卖票的和尚~<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为什么是卖票的和尚?</font>
    贩草莓的少爷 (lala9421)|发表于 2006-12-17 22:51:23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