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9

温故2006――一些唱片(国内部分) - [音樂]

Tag:
黄建为《Over The Way》


      这张专辑最宝贵的一点就是并没有太多炫技或想法在里面,有的就是干净与清澈,就是简简单单地用自己的琴唱自己的歌。歌手和听者都可以尽可能地放松。很难说这是一张完美的唱片,但实在要挑出什么问题也是不容易的。不知道他的出现会不会再掀起一股叫“独立男声”的风潮?

彭靖惠《浪费时间是快乐的》 


      专辑的名字很好地说明了一切,这不是一张适合在拥挤的公车或地铁里听的专辑。如果你一个人在家,吃罢了午饭,在暖洋洋的太阳下面,拿起你一本你喜欢的书,一边读一边带着耳机听它,那应该是个最佳的选择。听什么歌和当时听歌的心情其实有很大的关系。

Sulumi《立体声巧克力》 


      Panda Twin是孙大威,Sulumi也是孙大威。不过,Sub Jam时期的Panda Twin可没有像这次的Sulumi这么乖巧。这张是用Game Boy 游戏机以及 Nanoloop 节拍音序器完成的《立体声巧克力》,向人们充分了展示了孙大威的游戏情节。简单的游戏效果音乐经过重新的排列组合,出现了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其实这种手法并不新鲜,在日本和美国也早有人做过类似的音乐。但孙大威作为年轻的电子艺人,能够不断尝试不同的音乐类型,从早期的乐队形式到后来的独立电子艺人,应该说还是值得肯定的。

 
b]苏打绿《小宇宙》[/b]


      他们最新的MV《小情歌》才明白,他们“红”还是有道理的。主唱长相十分中性,而且嗓音也很特别,应该会赢得很多人的好感。乐队的成员中还有一名小提琴手,这在流行组合中并不多见。现在乐坛有一种潜在的趋势,只要不是传统的三大件乐器挑一统大局,就有吸引众多眼球的潜力。而且更重要地是苏打绿还遇到了一个好的制作人,他清楚地知道现在的市场需要什么样的音乐。

曹芳《城市稻草人》

    
      她的成功不是幸运也不是偶然。

新裤子《龙虎人丹》


      新裤子成军应该有十年了吧。十年前的流行punk到今天态度坚决的合成器流行,新裤子用自己的方式做着自己喜欢音乐。新裤子其实是中国摇滚乐历史上比较典型的一个案例,从刚开始组建时跟风做punk乐,到了后来逐渐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来重新定位自己的风格,新裤子在这个层面上其实不应该背负太多的骂名。毕竟做什么音乐是乐队自己的选择。你可以不喜欢他们的转变,但不能因为不喜欢别人的音乐口味和自己不同就对你并了解的音乐有先入为主的偏见。这其实是一种耍流氓的心态。

胡德夫《匆匆》


      去年听胡德夫的人多半是音乐触觉敏感的人,因为那时他在大陆还不为人知;今年听胡德夫的人多半是赶了一回音乐上的时髦,因为今年他的名字开始和周杰伦相提并论。但不管怎么说,胡德夫的音乐确实不是吹出来的。在台湾,胡德夫被称为“台湾原住民民谣之父”,年过半百才出了平生第一张正式专辑。对于他来说,这也许是一种苦尽甘来,但对更多的人来说,台湾原住民的音乐世界在郭英男之后,又一次被胡德夫带到了人们的眼前。那些低沉雄浑的歌声,毫无疑问都是来自土地的。

AK-47 《出发》


      这一年中几乎没怎么听重型音乐,AK-47算是个例外。作为一支常年活跃在地下舞台的乐队,他们坚持不懈的态度赢得了很多人的认可。当年的初始成员如今就剩下主唱兼贝司老猫一人,但他带着新的成员还是一路坚持了下来。今年他们的努力有了结果,终于出版了首张正式的录音室作品。如果要用一个词汇去形容AK-47的音乐,那只能是很“给劲”。他们的现场据说是一直都是最最火爆的现场之一,也许有机会真应该亲身去感受一下。很喜欢他们音乐中的采样,为重型的音乐中带了一些温情化的感觉。

金培达 《Isabella》电影原声 


      彭浩翔的新电影不那么幽默了,连电影原声也有些不一样了。这张专辑是今年我最喜欢的一张原声。轻灵的吉他很容易让人想到自己正置身空旷而灯光暧昧的澳门小街上。

 Tizzy Bac《我想你会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


      Tizzy Bac是今年非常红的一支台湾乐团,《我想你会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是他们在网上流传甚广的专辑。有人说他们的音乐属于“牢骚系”,这应该是一个非常贴切的形容了。对于台湾独立乐团这几年的表现,整体感觉就是一个“乱”,似乎只要不是太流行的乐队统统被贴上了Indie的标签。Tizzy Bac,属于年轻人的音乐,因为年轻人总有一肚子的牢骚要发。发泄完了,也就舒服了。等过一段时间,等你到了没牢骚可发的年纪,是不是还会依然想起他们的音乐?

张悬《My Life Will》  


      把她和曹芳放在一起比较是难免的。现在有人把她叫做台湾的曹芳。假如是她先出唱片,那么把曹芳叫做大陆的张悬也未尝可知。她们确实比较像。但我觉得曹芳在某些歌里面表现得更“性格”一些,歌曲也比较“摇”,而张悬呢,还是和陈绮贞走的路子比较接近。在陈绮贞依然活跃的独立女声乐坛里,似乎“后陈绮贞”时代已经慢慢走进人们的视线了。

李志《Has Man Future?》 


      李志是近一个时期被很多人提起的名字。作为一个地下歌手,这其实并不正常,因为很多在春节晚会上和同一首歌中唱了很多年歌的人,我们也未必说得上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相比,李志并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他的吉他弹得比你我好不了多少,他的一些歌,比如他第一张专辑的一些歌曲编曲简单得就像我们自己写的一样。但这些都没有关系,他打动我们,就是因为他的真实。因为这种真实,这种来自民间的真实,让他的歌显得朴素有力。今年11月,他发行了他第三张专辑,据他自己说这是最后一张了。这张售价48元的地下唱片比很多音像超市的正版唱片都要贵。他说即使把他所有的唱片按照这个价卖掉也挣不出他为此投入的制作资金。这话我完全相信。看一看这张设计精美的唱片,连同歌词,笔记本,海报,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一张来自地下的唱片。这张唱片的标题来自梁漱溟先生的晚年自述《这个世界会好吗》,这恐怕也是很多听李志歌的人和他一样关心的问题。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