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30

温故2006――一些音乐(国外部分) - [音樂]

Tag:
Clogs《Lantern》 


      来自美国的后摇乐团,成员四人。有别于传统的后摇团,Clogs的音乐中加入了大量的古典元素,尤其是弦乐和低音管的编配,让他们的音乐既带有古典美感,又具备成为经典后摇的气质。同名曲Lantern是整张专辑中最耐听的作品。在缓慢的节奏背后,一个声线优美的男声浅浅低唱,就好象光明从黑暗中一点一点投射出那样。

Triple Burner《Triple Burner》 


      蒙特利尔的后摇总是和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脱不了干系。Triple Burner乐队的两位成员都曾是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旁系乐团Esmerine 的客席乐手。Triple Burner的这张同名专辑虽然是张不折不扣的后摇,但还是相当具有实验精神,有点迷幻的味道。Harris Newman在这张专辑里的吉他弹得实在是有特色。 

Balún《Something Comes Our Way》 


      让人心旷神怡的“小电”,配器简单,旋律优美,非常适合在夏天听。也许这样的音乐没有太多的所谓的“精神”在其中,但简简单单本身也是一种美。喜欢就听,不喜欢就忘记他们。现在我知道波多黎各除了有大名鼎鼎的蒂姆邓肯外,还有一支可爱的乐队Balún。

Adem《Love and Other Planets》 


      Adem是当年后摇团Fridge的成员之一,单飞后走上了唱作人的道路。这是Adem在Domino发表的第二张个人专辑。最喜欢第一首歌,键盘、吉他再加上管乐的编配,听上去感觉就像流水一样。

Various Artists 《To: Elliott / From: Portland》


      为了纪念了Elliott Smith自杀三周年,一些独立乐队翻唱了一些他的歌曲,重新演绎一番,出版了这张专辑。如果你也同样热爱Elliott Smith的话,听了这张专辑你会怀念那个美好的声音。

Beck《The Information》 


      如果想从《The Information》找到《Sea Change》里那个哀伤的Beck,那这张专辑会让不少人失望的。这是一张听上不不那么“Beck”的专辑,听上去有些怪怪的。也许HIP-POP也影响了Beck?

Lambchop《Damaged》


      以前总是觉得Lambchop的风格是Indie Pop。后来google一下才知道他们原来来自纳什维尔,和Wlico一样走的是Alternative Country的路子。阴暗的调子,就是想表达忧伤。

Mojave 3《Puzzles Like You》


      好久没他们的动静,以为他们解散了。《Puzzles Like You》让我又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不过这次Mojave 3也开始变得欢快起来了。如果不告诉我这是Mojave 3的音乐,我一定会认为这又是一支以Blues式的Indie乐队。

Isobel Campbell & Mark Lanegan《Ballad of Broken Seas》 


      Isobel Campbell也算是才貌双全了吧?第一首歌以Mark Lanegan的沙哑的声音开始,Isobel Campbell灵动穿插其间,也算相得益彰吧?这是一张“后Belle & Sebastian”的唱片,但别指望找到曾经的聆听感受。这里Isobel Campbell和Belle & Sebastian里的她可不再是一回事了。唱片的名字多好听,破碎之海……

God Is an Astronaut《A Moment of Stillness》 


      God Is an Astronaut现在也是大牌了,A Moment of Stillness这是他们今年的一张5首歌EP。除了一如既往好听之外,没听出太多创新的地方。大牌的进步都是缓慢的。

Keane《Under The Iron Sea》 


      现在Britpop我只听Keane。上一张《Hopes and Fears》实在是太好听了。不过前些日子听说主唱Tom Chaplin,这个看上去有些腼腆的小胖子竟然因为吸毒而进了戒毒所。真是没看出来。英国的乐坛似乎由一些些平时不出事,一出事就让人瞠目结舌的乐手组成的。

 Seekonk《Pinkwood》


      来自Massachusetts的Indie团,风格有些杂,有点流行,有点迷幻。成立于2001年。整张专辑都很轻,还是要命而好听的旋律。女主唱Shana Barry的嗓音也是懒洋洋的那种。

Camera Obscura《Lets Get Out Of This》 


      听Indie Pop这两年如果忽略Camera Obscura是很不应该的。作为一支高产的乐队,如今的他们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媒体和公众的面前。面对他们的高产,不能说不好,但前一张和现在这张听上好象听不出太大区别。这也许不光是Camera Obscura一支乐队需要解决的问题。Indie Pop这今年有点泛滥的趋势,这不光在国外,即使是在香港和台湾。

Alif Tree《French Cuisine》 


      听Trip-Hop听得少,《French Cuisine》算得上是今年唯一一张认真从头听到尾的Trip-Hop唱片吧。这个project的主脑Alif来自法国,是个精力、想法都极其旺盛的音乐人。除了Alif Tree外,他还有其他几支不同名字不同风格的分支乐队。总体来说,《French Cuisine》手法比较实验,对合成器的运用非常娴熟,很多段落根本分不清楚是真乐器的演奏还是合成器做出来的。其中有一首长达14分钟的曲目最为出彩。

Mogwai《Friend of the Night》+《Zidane a 21st Century Portrait》 



      Mogwai今年在Pias旗下推出的唱片,只有三首歌。初次听Friend of the Nigh这首同名曲的时候,感觉这旋律怎么这么熟悉,但死活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过。后来想起不就是他们05年《Mr.Beast》第一首Auto Rock的某些段落吗?加上钢琴的Mogwai更好听了。另一张是他们为电影《齐达内》做的配乐,不好不坏,及格水平。或许他们做事的原因仅仅因为《齐达内》的导演是苏格兰人?

Mono《You Are There》


      这张专辑说实话有点让人失望,一点进步和变化没有。对于Mono式的后摇,听一曲就基本上知道整张专辑的走向。无非是有浅入深,中段突然一个大“爆炸”,再低下去,以为快到结尾的时候,再次“爆炸”一遍。听Mono最好不要带着耳机在深夜听,一些劣质的耳机在这个时候可能会对你的耳朵有致命的伤害。唉,明年的Mono会有变化吗?

Thom Yorke《The Eraser》


      我觉得Thom Yorke和窦唯很像,这种“像”集中体现在他们现阶段的音乐已经完全脱离了乐队时期的思路和手法。在《The Eraser》中,再也找不到那个“creep”中的Thom Yorke,甚至是《Kid A》。

Daturah《Daturah》


      来自德国的后摇乐队,2006年最大的发现。《Graveface》是乐队去年年底发行的专辑,3首曲子,40多分钟。比较典型噪音墙式的后摇乐团。浓重而黑暗的氛围开场,层层推进,从缓慢到狂飙,一丝不苟。

Director sound《Tales From the Tightrope Vol.1》


      还是后摇。短小,温暖,迷人。正如Director sound名字。很怪的编配。CD的封面也很有意思。

Isan《Trois Gymnopedies》


      Isan今年年初的EP,三首歌,加起来不足十分钟。Isan现在也算是Indie Electronic里的大牌了。喜欢他们制造的那些温暖的电流之声,就像在你的身体里跳动的一样。EP内三首曲子并非Isan原创,而是来自Erik Satie。据说,Isan的两位成员Robin Saville和Antony Ryan对Erik Satie钟爱有加,这张EP有点向他致敬的意思。Morr 这个厂牌底下的艺人说实话有点偏商业,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他们出的东西。
 
Miaou 《Make These Things Alright》


      Miaou也来自日本,但却和Mono走的是不同的两条路子,属于带“电”的后摇,氛围的感觉重了些,少了几分暴戾之气,算得上唯美。

I Am A Robot and Proud《The Electricity In Your House Wants To Sing》


      比音乐更吸引我的是他们专辑的封面。让人舒服的独立电子。毫无疑问,玩这种音乐的乐队(个人)都是衣食无忧,跟生活没仇的。如果听完这个再回头听Cold Meat的任何一张专辑,那一定会觉得这世界就快要完蛋了。

Laika《Good Looking Blues》


      网上竟有人把他们归作后摇,但我实在听不出他们和后摇有一毛钱的关系。或许他们是加了女主唱的后摇?我怎么都觉得他们只能是一支Indie团吧?这是一张6年前的老专辑,不过现在听上去还没过时,还是那么时髦。

Contriva 《Separate Chambers》


      德国电子厂牌最新的一张唱片,发表于12月11日。标志性的电器之声。

Belborn & Rose Rovine e Amanti 《Grain 》


      Belborn的声音是你一旦听过就再也忘不了的那种。你可以在很多种不同的声音中立即辨认出他的声音。这是与他们合作的Rose Rovine e Amanti则是新晋出现的意大利neo-folk团,他们最近的表现也同样出色。两支优秀的团体联袂献上的这张Grain,应该算得上是2006年新民谣界最好的一张专辑。有消息说由于意识形态的关系,Belborn从此以后将不再进行创作。这个消息如果属实,那的确是整个新民谣界巨大的损失。

Ashram《Shining Silver Skies》


      来自意大利的新古典团。这是今年听过的唯一一张新古典专辑。去年和前见猛听了一阵子这种类型的音乐,后来听多了,有点听觉疲劳。大部分团体都是旋律优美,充满了忧伤感。一首首曲子都像古典乐的一个浓缩版,无论是小提琴,竖琴还是钢琴之类,听上去差别不大。不过这张专辑还是值得一听,尤其是第五首。每次听它都会让我想到海子的一句诗――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Sparkle Horse 《Dreamt for Light Years in the Belly of a Mountain》


      Sparkle horse是我当初初听Indie时最早接触的一支乐队,对他们一向都抱有好感。这是Sparkle horse事隔五年后带回来的新专辑,甜美而忧伤。你可以从中找到你想要的一切,就像在《Vivadixiesubmarinetransmissionplot》和《Good Morning Spider》中一样。

Damien Rice 《9》


      《9》之前是《0》。《9》不如《0》。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空心吉他+沧桑人声这样的路子,在现阶段是很难有太大突破的。所以不管是Damien Rice还是别的人,第一张专辑取得成功后,第二张难免会让人觉得是第一张风格上的一种延续。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