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8

阿巴斯的诗 - [閱讀]

Tag:


      在阿巴斯之前,我对伊朗电影的全部理解仅仅来自马吉德·马吉迪的《小鞋子》。2001年,我看了又一部伊朗电影,英文名叫《The Wind Will Carry Us》,中文翻译名是《随风而逝》。从这之后,我才知道阿巴斯这个人。再后来一点,我发现原来这个人才是伊朗当代电影宗师班的人物。像马吉德·马吉迪以及贾法·潘纳希不过是他的学生辈导演。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戈达尔曾说过,电影始于格里菲斯,止于阿巴斯。这恐怕是对阿巴斯电影成就的最高评价了。
      令我有些意外的是,阿巴斯不光是一个用电影写诗的人。在现实生活中他作为一个真正的诗歌写作者的身份也远比作为导演的阿巴斯更早些。最近读了一本阿巴斯的诗集《随风而行》,和他的电影一个名字。估计是译者的原因,没有用“逝”而选择了“行”。或许随风而行比随风而逝显得更中性一点,没有太多感伤的成分在其中。
      这本诗集收录了阿巴斯用波斯文所写的诗歌221首。这些诗歌大都非常之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读前言和序的时间远远比读这些诗本身花的时间要多。从这些短小的诗歌当中,可以深深感受到阿巴斯作为一个观察者的敏感内心。很多片段式的诗,比如“白色马驹/浮出雾中/转瞬不见/回到雾里”或者“火车嘶鸣着/停住/蝴蝶在铁轨上酣睡”这样的文字让人读过后都能瞬时产生一种画面感。
      写诗或者拍电影的动机无非是源自一种表达内心的冲动。对于阿巴斯而言,重要的首先是观察,其次才是记录。用笔或者用摄影机对他来说可能区别并不是很大。正如西川在诗集正文前写到“这些诗不是截取了自然与生活的诗意,而是截取了滋味”。我想这句话能非常准确地概括阿巴斯的诗歌。
      其实,随风而行并不见得是一种比较合理的状态。或许阿巴斯还没有到达他一直寻找的归宿。
      随风而行,意味着没有根么。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