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1

1947年的黑泽明 - [電影]

Tag:


      1947年,黑泽明37岁。凭借《姿三四郎》已经小有名气的他,拍了一部轻松愉悦的电影――《那个辉煌的星期天》。黑泽明一直都不算是一个轻松的人。他的大多数作品都有着严肃的主题,透露着他对这个世界的思考和批判。但在这部《那个辉煌的星期天》里,黑泽明用一种罕有的浪漫主义的视角,成功刻画了一对贫穷的恋人在一个星期天的经历和遭遇。在战后那个充满挫折感的国家里,这部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的电影很容易带给当时的人们充分的想象空间。
      在电影中,雄造和昌子是一对贫穷的恋人。对于一个星期才能见一面的他们而言,每个星期天的见面无疑是一周中最受双方期盼的事情。随着火车站穿梭的人群,二人怀揣着仅有的35日元开始了又一个星期天。
      从火车站的见面开始,二人首先参观了廉价的新型住宅。虽说是“廉价”的住宅,但对于他们来说,十万日元的无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在房子中,昌子显得很高兴,在各个房间中走来走去,设想着在哪放个茶几,在哪摆把椅子。而雄造则沉默着,只是低头看着昌子已经破掉的鞋子。
      一群孩子在街道上打棒球。雄造一时来了兴致,加入到孩子们中去。结果一记本垒打击中糕团店的广告牌,遭到了老板的白眼,还不得不赔偿老板的损失。
      昌子想听音乐会,二人排队买票,结果排在二人之前的票贩子买光了所有的门票。到了雄造和昌子面前,已经没有廉价的票卖了。而票贩子又把票价提升了五日元,这让雄造无比愤怒。他们买不起涨价的黑市票。在大雨中,雄造和他们撕打起来。最终,寡不敌重,雄造被打伤了胳膊。
      电影到这里有了一个小小的高潮。雄造一方面抱怨着自己的无能,一方面又向昌子表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昌子已经一无所有。这个时候,雄造的挫折感深深刺痛了昌子。两个贫穷的恋人在一瞬间抱着对方相互取暖。生活的挫折感已经让雄造处于崩溃的边缘,如果在这个时候昌子再离开他的话,那么雄造的世界又将再一次坍塌。昌子是个善良的女孩。她先是离开,然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重新回来。镜头在这个时候,从二人身上摇到窗外。此时,天已放了晴。
      言归于好的两人再次回到大街上,进了一家咖啡馆。最后,因为搞错了价格,二人掏出所有的钱也没能付清餐钱。于是,雄造脱下自己的大衣,抵押给店主,而他的表情却并不像一个失败者。
      出了咖啡馆,二人到了一片废墟。雄造刚恢复一点的幸福感又破灭了,而昌子却还是表现出了乐观积极的态度。她不断地开导着雄造。在废墟中,他们开始幻想着里他们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馆。在明亮的月光下,他们站在秋千上,一边歌唱,一边继续谈论着梦想。雄造说,梦想真的可以填饱肚子,因为他一晚上都没吃东西也不感到饿。
      最后,当增造站在一个空无一人的舞台上,昌子面对镜头说,我们是一对贫穷的恋人,让我们吹开傲骨的寒风,我们也有属于自己的梦想。就这样,一场假想的音乐会开始了,增造从地上拾起一根草棍,当起了乐队指挥,为昌子演奏起交响乐。舞台上根本没有一点声音,只有树叶被风吹来吹去。增造在台上全神贯住大汗淋漓,而昌子在台下则认真地听着。那一刻,一种来自内心的巨大声响胜过了所有乐器产生的声音,在空旷的舞台上,竟然让人恍惚着觉得真是一场精彩的演出。
      影片的最后,在路灯下,二人分手了,他们依依不舍,期待着下一个星期天的来临。
      看完全片,我觉得影片的中文翻译名真是太好了。辉煌的星期天,尽管看不出一丝辉煌,但对于增造和昌子来说,这个没有多少钱的星期天却的确算得上辉煌。虽然吃不饱肚子时还依然谈论梦想是个挺扯蛋的事情,但人活着还必须有一点追求的。不管是大是小,它毕竟支撑着一个人走过一生。不能说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饿着肚皮还谈论理想的人,但这个虚构的故事还是让人心里暖暖的。特别喜欢昌子这个角色。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她始终能保持一种乐观向上的心态,并不断鼓励着增造。也许两个人在一起且各方面都好的情况下可以掩盖很多问题,只有遇到困难的时候才能真正检验这段爱情究竟是什么模样的。增造和昌子就属于这样的“患难”爱人。有个小细节,二人说在战前就计划着开一家小咖啡馆,而影片发生在二战结束后。所以说,二人在一起已经很长时间了。作为一对一起吃苦的贫穷情侣,真爱的彩虹往往都出现在风雨之后。眼前二人是贫穷的晴天,可毕竟他们还有内心的富有,他们毕竟还拥有明天。
      黑泽明一辈子都在拍不轻松的电影,而《那个辉煌的星期天》算是他为数不多的一部“轻松”电影。也许大师只想告诉人们:不管怎样,保持平和心态。积极面对生活始终是有益的,无论在电影中,还是生活中。电影中的苦难可以随着导演的喜好而一时消失,而生活的中困难必须靠生活中的“演员”一点一点去消灭。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