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8

演出记 - [現場]

Tag:
    不管怎样,生活还得继续。看演出。看别人演出始终要比看生活中的自己过瘾些。
(一)





















    每年清明前后,总有大大小小的演出,不同的乐队以相同的名义纪念死去的那个人。十几年过去了,前后几代人前仆后继地跳进摇滚乐的陷阱之中。年年如此。
    4月13日的13club,到北京后看的第一场演出。当晚乐队除了军械所外,大多都是北京这两年来的新乐队,对他们没什么了解。本来兴趣不是很大,但因为小常的乐队被安排第一个出场,好歹为自己的老乡长个精神,所以还是去看了。
    没想到过去太早,演出迟迟不能开始,无奈只好去对面的万圣书园转转。早听说这个书店有点意思,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买到那本找了好久的文德斯的《一次》,心中一阵兴奋。
    拖拖拉拉的演出一直到将近十点才开始,观众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大多是乐队的熟人。往往是每支乐队刚上来,舞台下就挤满了人,而这支乐队的演出一结束,人群就立刻散开。
    小常弟弟的乐队“热气球”,走的是Indie路子,有点像The Strokes。编得还行,鼓手的技术也还不错,就是主唱的演唱还有值得提高的地方。从现场的反应来看,在营造气氛方面也还是不错的。
    从第二支乐队开始,连续四、五支乐队上场,风格基本上都是重型,意思不是很大。曲目的编排也没什么新意,走的都是类似korn的路子。为了拍摄的需要,不得不在音箱前来回移动,一晚上耳朵里都是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不能说他们的音乐不好,只是听惯了太多类似风格的音乐,觉得还是没什么太大突破,耳朵已经有点听觉疲劳了。
    Surprise的出场让人耳目一新。好歹遇见一个主唱不再是反拿话筒一上去就喊的。他们的风格也是近来非常流行的EMO。主唱是个有点神经质的小男孩,穿着瘦瘦的牛仔裤和黑色的匡威鞋。他们和热气球共用同一个BASS手,小姑娘据说人缘相当不错,加上长得也很美观,所以在乐队中颇受欢迎。我的感觉是,她在舞台上如果能放得再开一点就更好了。
    过了十二点,演出的乐队还不到一半,我决定不再看下去了。虽然后面有老牌的军械所和新冒出的瑞王坟。后者最近在演出市场比较火,也要上今年的迷笛。本想看完他们的演出,但时间已经不允许了。
    后来听说整场演出结束已经凌晨4点多了。靠。

(二)









    上周六终于看到了一场意义非凡的演出。去年年底还在blog上写杨乃文和她的新专辑,没想到这会就在星光现场看到了她本人的演唱会。在这里,我必须感谢无私的胡老师,作为优秀兰州人民的代表,他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我关于这场演出的消息,并慷慨地请我观看了这场演出。这是两个匡威青年历史性的会面,几年没见胡老师真人,他还是那么英俊潇洒啊。
    没想到来了相当多的人,我和胡老师赶到的时候,留给我们的位置已经比较靠后了。不过这不并重要,对于两个同样热爱杨乃文的人来说,听到她的歌声才是最重要的。杨乃文一出场,照例全场轰动。欢呼声、口哨声以及掌声同时响起。今晚的乃文穿了一身黑色的裙子,显得非常精神。虽然她一上来就告诉大家由于感冒的缘故,可能会影响她的演唱,但歌迷们似乎并不在乎。
    杨乃文似乎是最爱演唱大陆摇滚乐团歌曲的台湾女歌手了,便利商店、超载以及花儿乐队的曲目她都翻唱过。而整晚的演出中,只要一有这些歌出现,台下立刻就响起有一大片合唱的声音。而当《我给的爱》的前奏一响,台下几乎是骚动的声音。“我给的爱,”听得我心头一颤一颤地。
    杨乃文可能当天确实不太舒服,加之她本来就个性十足,所以演出中她几乎不怎么笑。演出完规定曲目后,她和乐队就下场了。结果,没听到《星星堆满天》的歌迷怎么能善罢甘休?大家集体要求乃文返场。最后,乃文还是重新回到舞台上又加唱了几首歌曲。





















    从星光现场出来,我和胡老师又马不停蹄地奔向Mao。今晚来自香港的荔枝王和脑浊将在这里演出。等我二人一到,荔枝王的演出已经结束,有点遗憾。听说他们的现场非常“悍”,可惜错过了。以前曾在《重型音乐》中看到过关于他们的介绍,知道他们也是香港非常牛B的一支Hardcore。但后来这帮家伙在台湾和S.H.E一起支持台独,让我对他们的印象大打折扣。
    我和胡老师进入Mao,脑浊的人正在调音。下午已经在银行见过肖容,他比我想象得要强壮许多。看来几百场演出下来,相当于进行了很多次的体育锻炼。
    脑浊的现场确实没得说,作为当年“无聊军队”中坚持到现在的乐队,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们的东西,至少他们的态度还值得大家尊敬。乐队的现场控制得非常好,很有节奏,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就把观众的情绪调动起来。这种乐队的确牛B。当晚,对他们那个吉他手印象太深了,那家伙几乎就是个闲不住,满场子跑。小伙子的胡子也很有型,不到一会儿,他的头发和胡子就全让汗水打湿了。
    在MAO的二楼,又见到了兰州的故友安老师及其可爱的女友,春节的时候大家还一起出现在“时间”吧,没想到这么快就在北京重新见面了。赞同胡老师的观点,现在的MAO几乎快成了兰州帮的据点了,哈哈,这下可算是找到了组织。
    从MAO出来又是将近12点了,NANA小姐建议大家上去工体的夜店再接着哈皮一下,而我必须又不得不赶上最后一辆南瓜车回到我该去的地方。
    充实而又快乐的一个晚上。因为听到了心爱的音乐,见到了一群不错的朋友。不愉快的事情,让他们见鬼去吧。任何一种想要改变什么的行为,都是错误的。曾经我以为自己该换一种态度重新生活,现在看来我还是回到我原来的生活中比较好。
    唯一不幸地是,我把自己的一部相机弄丢了。在MAO拥挤的演出现场,它从我的口袋悄悄地溜走了。不知道它现在正躺在这个城市的哪一个角落。


评论

  • 你们玩地好呀&nbsp;趁我不在&nbsp;是伐(刚学的上海话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木你赶紧回来沙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biggrin.gif’,’_blank’);"></font>
    茉莉 (moli)|发表于 2007-04-19 20:41:41  [回复]
  • 北京的演出市场到底繁荣&nbsp;你赶了不少场子&nbsp;收获一定不小</p><p>&nbsp;真想现场看看话剧&nbsp;但兰州就没这种机会<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五一和他们一起来北京呗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tongue.gif’,’_blank’);"></font>
    RhineBabe(访客)|发表于 2007-04-19 18:20:32  [回复]
  • 五一北京&nbsp;小见</p><p>&nbsp;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smile.gif’,’_blank’);"><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好,你们赶紧来吧!!!</font>
    兔子跑吧(访客)|发表于 2007-04-19 03:04:14  [回复]
  • 图文并记,牛~~&nbsp;祝好!<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999999’>anarchywh 回复:谢谢杜哥,同好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images/smile.gif’,’_blank’);"></font>
    杜撰(访客)|发表于 2007-04-19 01:43:30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