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0

哦,我们沉默如谜的呼吸 - [音樂]

Tag:






















      19号有两场民谣的演出。一场是万晓利在星光现场的演出,另一场是周云蓬、东子等人在MAO的演出。要是时间允许,这两场演出我可能都不会错过。但没办法发生了“撞车”,我最终还是去了MAO。因为我要去看我最最喜欢的民谣歌手周云蓬。
      周云蓬第一张Demo最后一首歌《不会说话的爱情》当时听得我死去活来,我一直认为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情歌了。后来正式专辑并没有收录这首歌,我还觉得挺遗憾的。一想到当晚就能见到周云蓬了,我高兴得就像一个十八岁的小青年。
      来到MAO发现观众并不多,买票进场,竟然发现一个观众也没有,只有调音师在调音。无奈,只好在二楼先坐一会儿。演出时间本来是八点一刻,后来延迟到了九点。无论在中国的什么地方,演出似乎总是不能按时进行。这恐怕也是一个中国特色。
      第一个上台的乐队我并不认识。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两个新疆小伙子。用的少数民族方言,听不懂歌词,只能听个旋律了。整个演出他们一直使用的是民族乐器,有冬不拉,口弦,笛子以及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乐器。第二首歌他们竟然表演了喉音。没想到这玩意儿现在已经这么流行了。估计是知名度不高的原因,他们的演出观众反应比较冷淡。感觉他们和IZ的表演还有一定差距。现在的观众已经不是大头了,并不是所有的具备民族元素的乐队或个人都能获得他们的青睐。
      老周第二个出场。观众大概不超过四十个人。MAO里很安静,和几天前脑浊、荔枝王的演出现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注意到荔枝王的乐手也来看演出了,并依然用他的DV拍个不停。MAO里没有座位,所以观众都席地而坐,这样的感觉真好。老周被东子搀着上台的,我站在最前面,离老周的距离不到一米。这时我是万分激动,不由自主喊了一声“云蓬牛B”。
      台上的老周和我在照片上看到的一样,穿着黑衣服,带着大黑墨镜。调了调琴,没有多余的话。演出正式开始。第一首歌是《九月》,我听到了海子的诗――我琴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他唱了一些老歌,我基本上已经可以和他一起唱了。《失业者》结束后,老周说了一句“这个酒吧真安静啊”。台下的观众都笑了。的确,没有什么人说话,大家都静静地坐在地上听台上的歌手唱歌。老周还唱了《中国的孩子》,歌词写得太好了。这也是他下张专辑里的一首歌,再过一阵子估计就能买到这张专辑了,十分期待。演完最后一首歌,老周要下台了,没有听到他唱《不会说话的爱情》让我十分不爽,在他将要下台的一瞬间,我赶紧对他说:“云蓬,能唱一下《不会说话的爱情》吗?我特别喜欢听这首歌,今天来这就是想听你现场唱它。”哈哈,没想到这么一喊果然奏效。刚开始他还嘟囔了一句,时间不够了。但台下响起了掌声,他又重新回到椅子上。
      《不会说话的爱情》开始了,那一刻我真是像喝了好多好多酒,就要醉过去了。我感觉老周就是我一个人唱这歌的。唱到最后那几句,“我们最后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我简直都快要流泪了。只有眼睛看不见的人才能写出这么优美却直指人心的歌词。
      第三个上场的是刘二,没怎么好好听,因为我发现老周这时也坐在台下,就过去和他聊天了。只是听到几首翻唱杨一的歌。那首和蒜薹有关的山西民歌倒翻唱得有板有眼。很喜欢。
     我对老周说,05年他们去兰州演出就在我家附近,因为我当时不在兰州所以错过了。没想到他立刻问我说,你家也在西固吗?哈哈,老周的记性还真是好。又说到当时的蓝音鼎,老周又说他们现在在兰州又开了一个叫什么时间的酒吧。哈哈,老周对兰州的情况还很熟悉的嘛。他说他今年有机会还要去去兰州,并说要挑北京最热的时候去,我说好啊,希望在“时间”吧再看到你的演出。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冬子。以前并没有听过他的歌,但知道他和“野孩子”的关系很不错。玩民谣也有一段时间了。冬子一上台说了几句话,他说演出之前和周云蓬打赌,说今天的门票卖到400块就请周云蓬去洗脚,但他输了,于是他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看来人们还是喜欢疯狂。他又说,今晚到的人,都是自己人,他就随便唱了。他一开口,我还真有点惊讶,没想到他的嗓子这么好,和周云蓬完全是两种风格,倒是有点像朱方琼。很嘹亮,也很有力量。歌词也是简单但却深刻。
      站在台下,我注意观察了一下这些歌手的和弦,发现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复杂。搞民谣的人往往有一种特质,虽然形式很简单,但要表达的东西却很有力量。草根的东西总是吸引人,抛开浮华的东西,其实音乐的内核还得来自于生活。不关你怎么牛B,怎么愤怒,怎么形式,怎么实验,离开了生活和泥土的音乐都是臭大粪,都是经不住推敲的东西。
      演出是和姐姐一起去的。她刚和姐夫吵了嘴,闹了别扭,心里不痛快。晚上她到家后给我发来短信,大意是说,看了一场净化心灵的演出,她心情好了不少。姐姐曾经是学古典音乐的,对摇滚乐很少接触,演出也从未看过。我想她用“净化心灵”来形容一场普通的民谣演出,多半是因为她是第一次看他们唱歌的缘故,其实并没有那么夸张。但我相信在某一刻,在场的观众包括我,多多少少沉寂在他们的歌声中,忘掉了一些不快的事情倒确实是真实存在的感觉。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