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6

梁文道在三联书店读书 - [雜感]

Tag:

 

    

      梁文道在三联书店读书,没想到开篇竟是一篇王安石的《同学一首别子固》。我以为受西方影响多些的知识分子如他,对国学不是那么感冒,看来我是想错了;上来那么多读书的人,竟然没有人读到《我执》里的章节。我以为那是梁文道最适合朗读的文章,看来我又想错了。
      朗读会进行了一会儿就变成了提问与回答。看来台下的听众比起朗读,更渴望的还是表达与释疑。他们有太多的问题没有答案,想期待面前这个戴黑框眼镜的人能给他们提供一有益的些帮助。可也许是给每个人的时间太短,上台的人虽然有着强烈的表达欲,想说的东西很多,但大都并没有说得太清楚。对政治、教育、民主等等的困惑,或左或右的争论,始终停留在表面的争论上,也只能是一些空泛的、无意的东西。我实在觉得,一个如梁文道这般的人,是不可能给予这些问题合理的解释的。所有的人都仅仅是提出问题,至于怎么解决,谁都不知道。在强大的现实面前,真正有效的行为只有靠动手解决。除此之外,任何通过语言进行的思考与反抗仅仅是一种隔靴搔痒的举动。
      面对这些问题,梁文道倒是比想象中乐观一些,对于很多比他年轻得多得多的人,他更多地表现出一种乐观的情绪。有一位说以前一直以为梁文道是公共知识分子,但现在觉得他只是个大龄文艺青年。大龄文艺青年和公共知识分子的界限其实很模糊的。但我宁愿他只是个大龄文艺青年。什么东西,一旦沾上了“公共”二字,难免有陈列展览的性质,夹杂了太多原本以外的东西,就更复杂了也些。也就不那么好玩了。
      有一些人向梁文道提出的问题,真是愚蠢。但好在他们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来修正自己的想法。也许,很多人心里都有深深的压抑,来这里的目的之一也许仅仅想证明自己是不孤独的。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