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8

戒严 - [雜感]

Tag:

      戒严了。我被堵在北边,中间隔着交通管制的长安街,无法回到南边的家。距离不远却无法直线穿过。这多少有些尴尬。我想起卡尔维诺的小说中那个总是走错路总不能顺利回家的男主角。他也一定很郁闷。今晚,看来要走很长很长的路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