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6

说话 - [雜感]

Tag:

      有个安静的,不受打扰的,且整块的时间来写博真是越来越难。不想用忙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回想上学的时候每天都有大把大把的话可以说,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安静地思考,想事情。而现在这些时间大部分都被用于对抗在这个城市中越来越滋生的欲望与生活难题。
      早上听了陈力丹老师的讲座。上学的时候错过一次他的讲座,直后悔,想是离开新闻学院后再听上他老先生的一堂课估计是有些困难了。没想到业务学习的主讲老师中竟然有他,而且授课时间是整整一天。大师的课果然有些趣味,虽然讲的基本上还是马列新闻观,但因为穿杂了很多历史,还是让众人听得很过瘾。我坐在第八排最右边的位置。这距离在学校的时,差不多就是最后一排到讲台了。三年,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度过,而且每次都是拿着和上课内容无关的书。虽说确是多读了一些文字,也却真的弄丢了一些东西。事情总是这样有好有坏的。当时看不出,结果总是要过后才知道的罢。现在上一堂这样的课,是多么地难。
      前些日子接到阿shan来信,知道她的小说《走路回家》在大马的报纸上刊登了。虽然最终没有进入10强,但也算是不小的胜利。毕竟是发表的处女篇。今天又得知她的博客入围了大马的华文部落客的电影项目的比赛,目前是5强。10月10日就要公布获得最佳电影部落客的得奖者。这很好。阿shan是我从未见过的马来西亚网友。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始终通过邮件交流。她是个热爱文学创作的人。她给我看过很多她写的小说。很多时候,我并不能给她多么专业的建议,只是凭借着阅读的本能来告诉她作品的好恶。她和从未来过中国大陆的华裔老公经营着什么工厂,生计无忧,但我想她真正喜欢做的事是能成为一个能靠文字谋生的女作家。我欣赏她为自己喜爱的东西肯于付出的脑细胞与精力,并不断打磨着自己的文字时所具有的态度。普通的人梦想都是很奢侈的。而比梦想更糟糕的是还未叩响梦想大门之前,很多人就放弃了。好在阿shan不是。生活中总要有一些人,一些事,可以让人感到生活还能更光亮些。因为这样,出现雷蒙德卡佛笔下的那种挫败感的时候才会少一些。为她高兴。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