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6

流氓的赞美诗 - [音樂]

Tag:

表演者: 刘冬虹与沙子乐队
唱片数: 1
ISRC(中国): CNA080930300
发行时间: 2009-05-08
出版者: 大公鸡唱片
介质: CD

      听沙子的歌会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它会让你身体发酥。那种感觉就像柔软的舌尖在耳廓里打转一样。当年那首《把它送给你》,几乎是我听过的最忧伤的情歌。那是可以让你从高处不顾一切纵深一跳的歌。有了这样的开头,你就应该明白,对于沙子,即使再漫长的等待也是值得的。
      九年,星星没有落在我的头上,但却等来了一个早已成为童话的世界。这一次,沙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感人肺腑。在辛辣与老练的嘲讽背后,依然是一颗兼具敏感与凶狠洞察力的心。一直认为刘冬虹是一个风骚性感的流氓艺术家。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把情绪拿捏地如此到位。这些情绪,无论大小,都是一种基于摩擦之上的灵感。是只有通过爱抚之后才能体会到的,很软的但却充满力量的东西。
      我坚信会流氓一定是最煽情的,而这样的抒情很轻易就能上升到赞美诗的高度。开场曲《吉利》简直听得人想死。在加了混响的吉他分解中,我听到的是 “我的爱来得越来越困难,我的时间有限”……
      这张专辑以一对男女在夜间暧昧而私密的对话为线索。在这些和爱有关的歌中,有一种很尖锐对立的东西在里面。是冲突,也是隔膜。无法轻易调和。所谓剪不断,理还乱。大概就是这样子。这些复杂的情感涉及人性,因为基于各种欲求的情感塑造了世界绝大多数时刻的样子。但如果所有和人性有关的东西,都能用爱情来解释,那世界可能要轻松很多。反过来,如果音乐很好地解释了爱情,说出来你切身体会到感觉,那焦虑并不会随之减少,反之却让你陷入更深的思考。无论是《两只燕子》里的热烈,还是《浪浪浪》中的风情,抑或是《怪模怪样》中的实际,《别离开我》中的冷静,都体现了刘冬虹这种思考。这是一种用看似随意的方式表达最深刻的思考的做法。这也正是沙子有这独特魅力的一面,最稳健娴熟的一面。
      非常客观地说,《一个早已成为童话的世界》是刘冬虹和他的伙伴们创造的又一张伟大的唱片。它没有固定的形状与统一的风格,它如此的性感,油滑,成熟,充满了光泽——像陈年老玉石那样的光泽。它还带着原始的,冲动的,赤裸裸的欲望,里里外外都是身体的味道。它是尖锐的,也是温情的。既伤痕累累,也还没全丢弃希望。它正如封面上那媚幻的色彩一样,它没有具体的形状,像一团氤氲之气一样复杂,迷人。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