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2

两个婚礼 - [雜感]

Tag:

      两个婚礼。周六在天津,小朱的;周日在北京,胡老师的。
      周六,部门的同事倾巢而出,一路狂奔杀向天津。天津的婚礼竟然是下午四点开始。新郎二十六了,却依然长着一张娃娃脸。司仪问新娘,新郎是什么时候对你表白的。新娘说,那是一个夜晚,我们唱歌唱得太晚,没了地铁,只好去他的办公室。黑暗中,一只手突然后面抱住了她。就这样,她的下半生就给了眼前这个人。众人大笑。笑新娘的坦诚与幽默,也笑这一段被小朱牢牢抱住的爱情。敬酒时,主人将起哄的重任交给我,让我站在凳子上,让新娘为我点烟。难为了小朱抱着新娘爬上爬下。呵呵,新娘子,别怪我,长得高不是我的错。
      周日,大望路。胡老师很有明星范儿,尽管他说他剪了有史以来最难看的发型。好在他还是那么英伦,以整体look弥补了发型的不足。兰州帮悉数出动,我又体会到了在兰州参加婚礼时的节奏。没有“支客”们的精彩演出,婚礼显得克制了不少。胡老师和火星人小姐在答谢父母的环节,哭得一塌糊涂。场面既温馨又感人。连我也跟着感动了一把。经过了多少次的航行,胡老师这条船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港口,可以安全靠岸了,实在是可喜可贺。胡老师每次写博,最后一句必然是: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如今,他的人生梦想之一,我想应该已经实现了。
      记得来北京的第一场演出就是和胡老师一起看的。看完之后,又转战去了MAO。那晚是脑浊的专场。就在那天晚上,在MAO的二楼,和另外四个兰州人一起,胡老师第一次见到了火星人小姐。也在那个晚上,胡老师收获了她日后的爱情,而我则弄丢了我的相机。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