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9

重聚 - [雜感]

Tag:

      二师兄从重庆来北京。毕业后我们见过两次,但每次都是行色匆匆。去年年底,在重庆机场,他前脚走,我后脚到,还是错过了。这次要小呆数日,兄弟几个终于可以好好地团聚一下。二师兄这次是带着新女友而来,口头上说着来北京看望大家,但我们都清楚这家伙看望大家是其次,陪女朋友出差才是真的。他到之前特意给大伙儿来了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大家见面后千万别提关于他在大学时代的恋情。于是大家相互转达,统一了口径,约好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一见面,杜先生就说二师兄胖了,属于帅哥发福的典型案例。在学生时代,二师兄深陷的眼睛是足以杀死一些姑娘的。现在,小伙儿的肚子已经大了一轮。而后,就是聊聊往事,将那些陈年旧账又翻说一遍。总的基调都是向上的,是风光的。这样的谈话也总是符合男性一贯的心理追求,总是在假象的世界中把自己描述为战无不胜的斗士和牛逼人物。好在,只是喝酒叙旧,没人追究那些旧去事情的来龙去脉,一笑了之。而有的真的是因为时间太久,根本想不起来了,又或者真的从未发生过。
      众人皆很兴奋,不一会儿,带来的酒水就不够用了。二师兄也喝得比较开心,散场之前基本大了。大家很欣慰一下子就喝出了效果。在整个过程中,他身边的新朋友一直很安静。即便在不多的发言机会中也表现得相当得体,得到了众人一致的好评。如果这是次见面会,那么这位人民教师姑娘已经顺利通过了面试,并且在在座众人中获得了很高的分数。她的普通话和她安静的气质,使我们一举颠覆了对重庆姑娘的印象。话里话外,我们一直在夸她。这并非刻意,而是觉得她和二师兄的确很适合。
      遵照事前叮嘱,我们只字未提二师兄从前的恋情。看得出,他非常爱眼前的这位新朋友,而新朋友也很爱她,俩人时不时就自然地流露出幸福的感觉。在饭后,二人极力邀请我们去重庆参加二人的婚礼。
      二师兄的北京之行很愉快,新朋友完成了学校布置的工作,在他离开的前一个晚上,大家又去新开的双流兔头饱吃一顿。在临上火车前,二师兄还不断重复让大伙儿去重庆参加婚礼。大家都说一定的一定的,你丫别在磨磨叽叽,赶紧走人。
      二师兄可能是个极其怀旧的人,因为他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结果大家全体被雷,他还在继续用着02年买的手机,诺基亚8250。而和他浓重重庆普通一样没有变化的是,他的网名一直都叫“爱皮皮”。那个新朋友可能不知道,这个皮皮其实就是他当年私下称呼当时女友的名字。皮皮对二师兄的新生活恐怕一无所知,又或者知道一些,但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毕业后,皮皮回到老家,合伙开了一个公司,有时在我们网上碰到,互相寒暄几句,大家心照不宣,什么都说,但就是避及往事。
      想一想,他们在当年是一对多么被看好的人啊。想当年,我们也说过去重庆参加婚礼的话。如今可能真的要去了,却发现新娘已经换了人。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