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8

破事儿3 - [雜感]

Tag:

1

    最近一旦有人问我推荐点什么书看,我就必推荐《洗澡》。然后回馈回来的意见都是非常好,这让我很欣慰。这还是曾编辑的功劳,要不是她,我估计我就要错过这本好书了。我想说的是,钱先生和杨先生是真正的文艺青年,不管他们多少岁,还在不在世。什么叫入木三分,读读《洗澡》就知道了。

    它会给你的内心挠痒痒。

2

    小潘发短信说,我要结婚了,你能回来吗?我说我回不来,我得去山东。我们认识快十年了,虽然无数次在玩笑中戏谑过结婚这档子事儿,但这一次要来真的了,我却没办法见证一下。我说结婚后你们一个在兰州,一个在上海,怎么办。她说没办法,走着看。我说,你可真前卫。她笑笑。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大学的时候曾有很多人追求过小潘,可她最终却选择了一个最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人。不管怎样,是她自己的选择,作为朋友,还是应该祝福他们。

    但是周日的晚上,又发来短信,婚礼取消了。我很震惊。问,什么原因。回,没什么原因。只是不结了而已。也无法多问什么。

    关于这件事情这两天我想了很久,总觉得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想说点什么,但却说不出来。这是一个非常拧巴的事情。从开始到结果,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和意外出现,完全不能放在一个正常的背景下讨论。家庭、工作、各种各样实际的问题和难题,这些都是超越了婚姻本身的问题,但又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所以这事儿超级拧巴。

3

    昨晚路过东单地铁出口,有一对情侣在黑暗的花园中接吻。是那种非常克制的接吻。完全不扰民的接吻。

然后过马路,恰好旁边有两个路人也看见了他们,正在针对此事发出议论。其中一个问,像不像电影,另一个说,很像,很温馨。

    其实场面也没有到特别电影特别温馨的地步。不过是一次接吻,没准还是例行公事的那种,是每日就要进行那么两三次的那种,是那种没有一个安全私密的场地不得不在公众场合完成的那种。

不过当这些出现在晚上十点多,空气里都是柳絮,电视里全是关于猪的传染病报道的一个温度适当,街边路灯灯光也适当,远处的电车晃晃悠悠等来绿灯的晚上,它们还真是具有一种感人的温度。它们一接吻,我就想起了《露天电影院》。

    我总喜欢猜测他们的身份,他们的工作,他们的背景。这是不是就是歌里唱的,我看着他们表演着爱情。

4

    买了小柯的第一张专辑,原因竟然是这张唱片在FAB的货架上是最便宜的之一,只有20元。美好药店的新专辑竟然要90块!这些歌都已经听过无数遍了,但是文案还是第一次看。写于95年的文案,相当稚嫩,充满了少年心气与风花雪月。一看,制作人是高晓松。这倒是原来不知道的。这可能是小柯最好的一张了,以后他写的越来越好听,但却始终没有刚出道时的那种感觉。有才的人的最终结果总是让人失望。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