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1

培养工作时间之外不上网好习惯——和石磊聊天 - [雜感]

Tag:

      在一个阴沉的下午和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和“不插店”的主要负责人石磊先生进行了两次亲切友好的交谈。以下是交谈内容。

飞渡:石磊,你好。

石磊:你好,飞渡。

 

飞渡:最近在忙些什么?

石磊:培养工作时间之外不上网的好习惯。

 

飞渡:MicroMu换了新名字,最后为什么在众多选择中选中“不插店”?

石磊:最重要的原因是buchadian.com没有被抢注。

 

飞渡:仅仅如此吗?

石磊:当然还有好记,以及它和谐音词的双重含义:原声乐器和免费。

 

飞渡:你提到了“免费”,我想这也是“不插店”最大的特点。我想不少人都对这个厂牌的来龙去脉感到好奇,你当初是怎样有了这样一个想法的。

石磊:这是我的老板Ed Peto的创意,这个创意产生于去年5月,61号在北京国际乐器展上获得器材赞助,在获得创可贴T恤的资金赞助后,MicroMu正式上线。6月中旬开始录音发行。我们想在目前这种环境中找到一种让音乐人和音乐公司都可以通过音乐生存下去的方式,并且不改变目前大多数用户通过免费下载获取音乐的习惯。

 

飞渡:在运营这样一个以免费下载音乐为主的网站,在具体操作上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石磊:实际上比传统模式厂牌要容易,因为我们不用担心销量,也不用计算卖多少张CD才能回收成本。我们的赞助收入,除了支付音乐人版税的部分,其他都直接用于做音乐。

 

飞渡:有没有感受到来自主流唱片公司方面的压力?

石磊:我不觉得主流唱片业和“不插店”在受众上有很大交集。

 

飞渡:有很多人都在猜测“不插店”会不会出实体CD,这对“不插店”来说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如果该方案可行,你们打算如何操作?

石磊:客观地说我希望在我们有能力制作专业录音室品质的专辑之后才考虑制作CD,同时我也不认为在一个祖咒只能卖两千张的环境里制作CD有任何实际意义。

 

飞渡:“不插店”最初的几张唱片,一直是以民谣的形式出现的。而到后来,不插电这种形式的范围越来越大,包括液氧罐头这样的重型乐队和张守望等人也开始和你们合作。不少人认为不插店首先是一个民谣厂牌,你认可这种说法吗?

石磊:我所知道的中国目前的民谣音乐人屈指可数,我指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民谣。提到美国民谣,你会想到什么,从Clarence AshleyLeadbellyRobert JohnsonBob Dylan,有完整的体系和线索。Love and Theft显然是建立在那样一个百年传统之上的。在目前的中国我看不到这样的传承,我对最终是否会出现这样的传承也持悲观态度。20岁的Dylan初到纽约时,在咖啡馆唱一天挣一美元,他的听众是真正的蓝领。中国和世界从未同步的发展步调,以及互联网对人的行为模式的颠覆,基本杜绝了这样一个听众阶层在中国出现的可能。

 

飞渡:就是说从你的角度,你否认“不插店”是一个纯粹的,或者你认为的,有着“完整的体系和线索”的民谣厂牌?

石磊:那是理想化的目标,也可以用来做宣传用语。

 

飞渡:那么“不插电”应该如何定义,它选择录制音乐人的标准和口味究竟是怎样的?

石磊:任何关于生活并有独立见解的,原创的,用原声乐器表达的音乐。我可能不完全赞同或欣赏他们的音乐语言,但我看到他们在这个音乐图景里的位置,并至少认为他们可以为后来的人,无论是音乐人还是听众,提供一些启发,即使是用他们的失败。

 

飞渡:在目前的范围内,在中国大陆,谁是心目中认可的,可以划作你概念范围内的民谣艺人。

石磊:张佺,小河,杨一。需要说明的是我在这里区分了民谣和Acoustic Pop,后者当然不一定不好,比如Joni Mitchell

 

飞渡:你刚才提到了Bob Dylan,你在一篇访谈中曾说过“至今没有见过比我更爱Bob 的人”。那么你觉得Bob Dylan是什么?你怎样评价他和他的音乐?

石磊:他让我明白,真正喜欢一个人的音乐,就应该尝试去走这个人走过的路,自己去体会和思考他的生活和作品的关系。任何其他的解读都是误读。他作为Bob Dylan的人生本身是他最完整的艺术,无数的专辑,现场,文字,或电影只是他的侧影。有记者在问到他的电影Ronaldo and Clara时说:“既然你让一个不是你的人在电影里扮演你,那么能不能说,Bob Dylan在这部电影里,同时也不在?”“没错。”“那么至少Bob Dylan导演了这部电影?”“不,Bob Dylan没有,是我导演了这部电影。”

 

飞渡:那在选择音乐人录音的时候,有没有你个人的口味渗透其中?

石磊:这是无法避免的,但老实说,选择本身有限,也必须考虑到对赞助商负责。

 

飞渡:我知道赞助商会为“不插店”的一切运营成本买单,“不插店”也会定期支付赞助收入的一定部分作为音乐人的版税。我想知道下载量和音乐人收入之间的关系大概是个什么样的关系?

石磊:对应的正比关系。一个音乐人下载量越多,就会获得赞助收入中越多的部分。一次就可以收到,因为不是下载一次支付x元的关系,而是统计每个音乐人下载数量的比例来分成。可以理解为音乐人用他们的作品来入股不插店,并定期分成。

 

飞渡:在“不插店”的实际工作中,你感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石磊:看看Billboard1960年代的年终排行榜,你就可以知道那是多么混乱而激动人心的时代。而我们正处在一个一切正常到让流行音乐丧失了功能的时代,虽然我希望这些音乐对于我和听众是有意义的,但对此我并不抱有比对于这个时代更多的希望。

 

飞渡:就是说你觉得目前的困难主要来自于音乐大环境?

石磊:流行音乐只是时代的表达方式之一,具体到独立音乐的运营环境,它能做出的变革和效果都是有限的。《八又二分之一》的摄影师只能在1960年代做出那样的创造,呃,或者火星上。

 

飞渡:对于已经出版的这些张专辑而言,如果有条件,我想知道你希望在哪些方面做得更好。

石磊:让不每天泡在豆瓣上的人也能听到。

 

飞渡:你认为目前“不插店”传播能力和传播范围还很有限?

石磊:是的。

 

飞渡:我们先放下关于民谣的具体定义或者你理想中关于民谣的定义,就拿中国目前的情况而言,民谣音乐的风头很劲。你对此有何看法?

石磊:说真的我不觉得现在的环境比20年或10年前好,听国产独立音乐的人显然减少了,买音乐的人几乎没有。

 

飞渡:客观地说,不说环境,民谣音乐现在市场不错,这你得承认。

石磊:当然10年前可能没有这么多可以装下100人的小酒吧。

 

飞渡:你认为眼前的这一切还仅仅是客观事物的产物,并不是音乐本身吸引了听众?

石磊:是的,消费水平和网络作用。

 

飞渡:你这个概括“打击”的范围有点广,那你觉得那些去“不插店”下载音乐的人呢?他们也不是被音乐本身吸引的吗?

石磊:可能没有10年前愿意花钱买张楚磁带的人多。

 

飞渡:看来你对整个音乐大环境和市场都持一种怀疑和悲观的态度。

石磊:这已经不是市场的问题,而是时代是否需要音乐的问题。

 

飞渡:我觉得不仅仅是消费水平和网络造成了这些,作为大众文化受众的我们,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石磊:没错,所以我只是做我所能做的。

 

飞渡:你想通过你能做到,也就是你的工作,达到什么目的?

石磊:我只是喜欢音乐,并且我觉得中国的音乐产业可能真的还需要一些喜欢音乐的人来做。

 

飞渡:你是说你仅仅为了自己的兴趣,和音乐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

石磊:音乐本身无法主动去改变什么,音乐产业更不能。这个工作并不比其他工作更有趣,尤其是当你每天要看一百个谈论“音乐的未来”却通篇只有用户习惯,市场定位和数字授权的博客时。它只是一份工作,你知道卡夫卡的工作是工伤保险。

 

飞渡: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的爱好和工作,恰好都是音乐。这并不意味着你想要通过“不插店”传达什么。

石磊:当然,作为社会功能的流行音乐早已结束了,虽然它在大陆可能从来没开始过。

 

飞渡:那你认为能“主动去改变什么”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是作为这些音乐消费对象的听众还是更宏观意义上的民众?

石磊:力量是:电视,汽车,房子,更大的电视,更大的汽车,更大的房子,然后终于严倦并去想:除了这些我到底怎样证明自己的存在?

 

飞渡:你所说“具有社会功能的流行音乐”。可不可以举一个成功的例子。

石磊:比如1973年南斯拉夫乐队FireCould You Understand Me。它和库斯杜里卡的《地下》一样证明他们的国家是充满希望的,无论历史发生了怎样的错误。

 

飞渡:这让我想起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宇宙塑料人。

石磊:不,Fire不是一个给新闻谱曲的乐队,他们只是发明了新的音乐语法,这在流行音乐里是非常罕见的。

 

飞渡:你是说它并不具有攻击性,和宇宙塑料人他们还不同?

石磊:这和莫扎特的音乐说明了当时的奥地利充满生气一样。音乐和革命是反义词。

 

飞渡:在周云蓬和刘东明等音乐人的作品中,也有针砭时弊的成分,你怎样看。

石磊:我觉得音乐应该通过自身语法和内容的革新来和时代较量。

 

飞渡:还有台湾的交工乐团,你认为他们和上述音乐人的气质是否一致?

石磊:我没有看过交工乐团的现场,无法评价。

 

飞渡:说说《来自民间的叛逆》这本书。

石磊:我已经想不起来任何对我现在仍然有影响的中文流行音乐评论了,可能除了杨波之前借音乐之名写的一些东西。

 

飞渡:你的文字比较随意,可读性很强,这跟你的阅读经验有关吗?

石磊:我属于眼高手低那种,而且知道一点好文字应该是什么样,所以除了工作需要基本不敢写出来。

 

飞渡:“不插店”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石磊:目前希望可以和电台合作录音,这样可以有更好的设备和更多听众,当然可能先需要在目前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让合作伙伴看到价值和前景。

 

飞渡:好的。我没什么问题了。你自己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石磊:我要去吃午饭了。

 

飞渡:呵呵,感谢你接受访问,辛苦了。演出见。

石磊:谢谢,再见。

 


评论

发表评论